穿越农女种田记_分节阅读_68

穿越农女种田记 作者:暗墨沉香

      穿越农女种田记 作者:暗墨沉香

    穿越农女种田记_分节阅读_68

    到了六月份,眼看天气越来越热,地里的麦浪一天比一天黄。俚语说:“麦黄糜黄,绣女都要下场”!就是指麦收时要抢收抢种,只有把种来的粮食颗粒归仓,劳心劳力的老百姓才能把心放到肚子里。因为,一家老小全指望地里这点出产,若是麦收出了差错,能让一家子困难好几年,都缓不过劲来。

    上半年来风调雨顺,地里收成大多不错,老农们脸上都笑出了褶子。麦子熟了,金黄色的麦穗沉甸甸的,压弯了那细细的茎秆。全家老小几乎都上阵,男人们割麦子,女人捆成捆,小孩子在后面捡麦穗,田里到处是忙碌丰收的景色。

    李梅把家里收拾完以后,也到地里割麦子,干点顺手的活儿。家里只有几亩地,两人忙活几天就差不多了。不过娘家那边只有爹一个人忙活,等这边弄得差不多了,还得指望孟瑞山帮着收拾。

    麦收忙起来是又脏又累又热,老农们恨不能长在地里,一夜之间就把麦子收回家,以免被坏天气坏了今年的收成。平时在山野间玩耍的半大孩子全让大人赶到地里拾麦穗,一颗都不想放松。就连李成文都不去学堂读书了,回家帮忙麦收。

    麦子捆好以后,装到木板车上,全部运到麦场里。麦场早就收拾好了,被石碾子压得平平整整,地面结结实实。几家占一块地方,轮流压场。

    今年孟瑞山早就跟岳父说好了,他们两家还有李大娘一大家子用一个麦场,这样合起来劳力多,干活快,每家轮流压场。

    相比来说,孟瑞山和李梅娘家加起来的地都不如李大娘一家多。孟瑞山是刚回来不久,还没来得及置办田产。他准备麦收后打听一下,附近有没有人家卖良田,实在没有,就冬闲的时候开荒,自己拾掇几亩地。只不过荒地前几天收成差点,好在免了三年赋税。

    李大娘家家境殷实,这些年置办了一些地,就是儿子们分家,都能个个分到不少地。他们地多,收的慢些,所以头场就让给孟瑞山了。

    56

    孟瑞山自幼失怙,对性子老实的老丈人很是亲厚。他跟李梅感情又好,自然是先照顾老丈人家,就先给他家碾麦压场。

    孟瑞山先跟李老爹用铡刀铡麦穗,又借用了李大娘家的更牛,套上绳套,后面挂上石碾子,让李成文牵着牛转圈,把已经晒酥了的麦穗压开来。李大爷就跟在石碾子后面翻麦秸。

    中午李梅做了两盘凉拌小菜,剩下的全是实惠的肉菜,野菇炖鸡、红烧肉、青蒜苗炒瘦肉等。肉是提前买的,吊在自家水井里能多放一两天。肉食顶饿还有营养,最适合干活的人吃。

    她还煮了满满一锅绿豆汤,给干活的人喝汤解暑,然后特意舀出一碗煮烂的绿豆,压成豆沙,放上糖,给壮壮当零食吃。

    农忙的时候,李梅边忙活边照顾壮壮。好在这孩子乖,让他自己玩一会儿,再给他点东西吃就能打发了。李梅觉得孩子小,还不怎么记事,毫不犹豫地把农场里的几种水果拿出来给壮壮吃。当然,李梅记得关起大门让壮壮吃,还嘱咐壮壮不要告诉别人,不然以后都吃不到好东西了。

    小孩子最是护食,一听这话,忙答应。李梅也不怕壮壮说漏嘴,反正孩子小,许多东西他还描述不出,有人问的话,就说在山上摘得野果子。

    农场渐渐升级,种出的农作物越来越多,李梅已经种了好几种水果,比如桃子、水梨、香蕉等。农场里的作物不分地域,种啥长啥,可给李梅带来不少方便,在这边角旮旯的小村庄,她起码能吃上很多种别人想都想不到的东西。

    娘俩儿吃了饭,就去场里换人。她去看守麦子,让几个干活的男人回家吃饭。

    壮壮撒欢似的在场里跑着玩,李梅将压过的麦子翻过一遍,便坐在树荫下和绿豆汤解渴。

    “壮壮,过来喝点水,树下凉快,到这边来玩。”李梅怕壮壮中暑,就把他喊过来。

    壮壮听到娘亲叫他,迈着小短腿噔噔跑过来。李梅给壮壮喝了绿豆汤,就在树荫下给他讲故事听。娘俩玩得很开心,不时传出壮壮开心的笑声。

    李梅远远看到过来一个人,等她走近些一看,没想到是刘巧儿。只见她神色疲惫,脸上带着疲倦的浅笑,身上的衣服灰扑扑的,沾了一层灰尘。

    “和孩子玩呢,这孩子长得真俊,白白胖胖的,你们一家真有福气。”刘巧儿看着乖乖坐在李梅身边的壮壮,羡慕地说道。

    说实话,刘巧儿很羡慕李梅,同样身为女子,按说她家的条件更好,她自身的条件比李梅更好,到头来却不如李梅过得好。

    也是,刘巧儿出嫁前,在家受父母兄长宠爱,嫁的第一任丈夫条件很好,根本没受过什么罪。只是她的好运到此为止了,接连失去三任丈夫的她成了男人眼中避之唯恐不及的“黑寡妇”,没人敢再娶她,生怕被她克,恨不能路上见了都得离得远远的,生怕被他克到。不只男人,就是村里的女人,也觉得她是个不祥的女人,平时不但不让自家男人远离她,还嘱咐自家孩子见了“黑寡妇”要躲得远远的。身边连个孩子都没留下,成了一个孤家寡人。

    而李梅很早就失去娘亲,家里更是穷得很,一直处于刚刚填饱肚子的状态,嫁了个病鬼丈夫,还没来得及得到丈夫爱护,便成了寡妇,后来又被婆家扫地出门,简直衰到家了。

    如果不是程梅的灵魂穿越而来,李梅的生活怕又是一番光景了。

    李梅的好厨艺得到了孟瑞山和壮壮的好感,机缘巧合下她嫁给了孟瑞山。虽说是做后娘,可嫁到孟家好处很多。一是上午公婆,不用受长辈的刁难和约束;二是身为丈夫的孟瑞山稳重能干,打心底喜欢李梅,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丈夫;还有,李梅从不认为壮壮是附带的小拖油瓶。相反,她觉得壮壮是个乖巧可爱的孩子,是个可人疼的孩子。反正他生母已经不在,孩子又小,只要自己好好待他,日久生情,以后两人肯定能培养出母子感情。

    李梅现在有房有银子,还有丈夫有儿子,跟孤苦伶仃的刘巧儿一比,谁的日子更好过,一眼就能看出来。

    按辈分李梅得叫刘巧儿一声婶子。虽说平时两人没啥交情,可人家主动问话了,李梅也不好不回话。再说李梅不怎么迷信,就算刘巧儿克夫,也不可能克到她。

    只是李梅觉得两人之间没什么话题好聊,只好回道:“壮壮平时挺乖,又听话,是个好孩子。对了,婶子,你家的麦子都拉到场里了?”

    “嗯,地不多好整,李强家帮忙拉过来的,都晒着呢,等明天找人压完就好了。”

    李梅知道刘巧儿也就三十岁出头,可看她疲惫的脸色,硬生生显得老了几岁。不过她脸上光滑,被日头晒得发红,身材不错,比自己还高一点,身子丰腴,在农村来说,这副相貌真是不错了。

    “婶子,天挺热的,要不你喝碗绿豆汤再走吧。”李梅说着就要掀开木桶盖子舀汤。

    刘巧儿心事连连,听到这话连忙摆手,说道:“不用了,我这就回去了,回家吃完饭还得赶快回来干活。”

    刘巧儿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家走,边走边想事儿。她觉得自己上辈子肯定是造了什么孽了,这辈子才遭到老天的惩罚。不然,别的女人都能靠丈夫生活,就她倒霉,嫁一个死一个。到现在还没有可能依靠的人。她也很无奈,想嫁人又嫁不出去,十里八乡谁不知道她这点事儿,就算有不知道的,回头一打听人家就知道,根本瞒不住,反正她是嫁不出去了。

    刘巧儿跟卖货郎相好,也不过是想有个男人依靠而已。可到了关键时刻,他还是不顶事,肯定是回家忙那一摊子去了。只给自己留下俩钱,管什么用,累活还是自己干,这日子真难!

    最近刘巧儿去河边洗衣服时,常听人说孟瑞山对媳妇好,根本就不让媳妇下地干活,只在家里做饭就好。还是李梅运气好,再嫁的男人能干,什么都不用她操心,哪像自己,嫁不出去也就罢了,找个男人也指望不上,唉!

    李梅可没想那么多,最然她感叹命运对刘巧儿的不公,顶多也就想想罢了。

    孟瑞山跟老丈人,还有李大爷他们吃过午饭就回来了。一直忙活到天黑,才把麦子分次压完,最后把麦粒装入布袋运回家就成了。

    穿越农女种田记_分节阅读_68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