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不在意 作者:池上红衣

      大都是何小苗说,汤易准听着,倒也和谐。

    吃过饭,离开的时候何小苗跟汤易准提出要几根他的头发,说是回去做血缘鉴定,汤易准想了想,同意了。

    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情,若真是家人……

    -

    回家的路上,汤易准打电话给舒俞俊,想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他——虽然脸上淡定,但其实他的心里已经非常激荡了。

    可电话打过去却是在通话中。

    后来又打了两次,都是通话中,汤易准怒了,好在他发火前舒俞俊给他回了过来:“小易,你刚才给我打电话了?刚好我也有事情要跟你说。”

    “什么事?”汤易准顿了下,问他。

    “我妈妈回国了,在我姥姥家,我得过去一趟,你……跟我一起去?”

    他们在一起有些年了,刚开始他有提过要带汤易准回家,但每次汤易准都表现的很抗拒,久而久之他也就不敢再提了。

    这次,也就是一提,并没有抱什么希望。

    果然,汤易准果断无视了他的话,问:“所以,你刚才是和你.妈妈打电话?”他还以为是那个小妖精呢,气了老半天。

    “是。”舒俞俊一愣,不厚道的笑了:“那你以为是谁?”

    舒俞俊笑得放肆,汤易准恼羞成怒:“谁他.妈知道是那个小妖精。”

    “乖乖……”舒俞俊揶揄:“小易大爷淡定,没有小妖精,就你一个都快要把寡人榨干了,再来一个我还能活吗?”

    汤易准哼了一声,后面两人又说了几句话才挂了电话。

    之后汤易准将车开过来停在路边,坐在车里发了一会儿呆,直到交警开了罚单催他离开,才重新开车上路。

    但他刚走了没几步,却接到了刘杰打来的电话。

    “……”汤易准。

    你这是跟我作对是吧?我在路边停了那么久你不打,才刚一上路电话就来了。

    接通电话,刘杰不出意外的问他见面的结果,汤易准本来想说,但突然想到舒俞俊去他姥姥家了,便改口:“你来清酒,我告诉你。”

    清酒,酒吧。

    反正回去了也是独守空房,刘杰是他的经纪人,也是他的好朋友,最重要的是这货有点知心大姐姐,他现在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急需要个人倾诉。

    本来他是想给舒俞俊说的,可舒俞俊……

    哎。

    汤易准叹了口气,有家人真好。

    他也想有家人。

    要是何小苗真是他大姨……

    汤易准没有再继续想,因为刘杰在听到他的话后就已经隔着网线呼天抢地的大吼了:“哎呦,我的祖宗,我的小祖宗哎,你别给我搞事情了好不好,我才二十多三十岁还不到呢,脑门上的毛就已经没剩几根了,你就不能体谅体谅我吗?就算不体谅我也你也体谅体谅你嫂子啊?”

    刘杰他老婆刚生完孩子没几个月。

    “你脑门上没毛关我屁事,难道不该是找荆烈魏恒他们吗?”荆烈魏恒是刘杰手底下带的一个男团的成员。

    屁本事没有,仗着一张脸,有几个小姑娘喜欢就会惹是生非。

    公司天天给他们擦屁.股。

    幸好他当初没答应舒俞俊当艺人总监,要不然遇到这种东西早就忍不住给雪藏了,看几年不出来,还有几个小姑娘记得你。

    “别提他们了,我脑壳疼。”刘杰无奈,很快转移话题,贼兮兮的问:“小易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何小苗要潜规则你?”

    “艹。”汤易准气笑了,“脑洞真可以,不当编剧可惜了。你来不来,不来我去找别人了。”

    “来来来,老子敢不来吗?”刘杰怒。

    要是他现在不去,那他今晚……不,不止是他,估计整个公关部的同事今晚就都不用睡觉,给他处理绯闻了。

    因为这货酒量特别浅,喝醉了抓着个人就跟着回家了。

    半点安全意识都没有——当初他们就是这么认识的。

    也就是他品性高洁,要遇到个小人,他小子现在还能不能站在这里说话都是个问题。

    刘杰哼了一声,瞬间觉得自己特别高大。

    ☆、第 5 章

    八点,清酒人还不算多,汤易准进去后找调酒师要了杯酒,又跟他说了几句话,这才端着酒杯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悠悠哉的坐下。

    舞台上,一个十七八岁的小男孩抱着吉他唱赵雷的《成都》,明明声音清亮,却偏偏要学人家,刻意压低声音,反而显得不伦不类。

    汤易准听了几句话就没兴趣了,但他也没敢喝酒,索性拿了手机出来玩游戏。

    也幸好他坐角落没人看见,要不然非得被人耻笑不可。

    -

    何家,何小苗回来的突然,家里的小辈们都不在。

    舒俞俊去的时候家里就只有他.妈妈他姥姥还有他姥爷三个人,也不知道怎么了,两个女人抱在一起又是哭又是笑,神经病似得,姥爷虽然没哭没笑,却也红着眼圈,嘴角挂着笑,看着老婆女儿。

    画面诡异又渗人。

    连舒俞俊推门进去都没发现。

    皱了皱眉头,舒俞俊走过去将带来的东西放到了茶几上,问:“姥姥姥爷,妈,你们这是怎么了?”

    “俊俊,俊俊回来了啊?”听到他的声音,三个人都将视线转向了他,姥姥放开他.妈的手,招呼他过去坐到她身边。

    舒俞俊看着她,见他神情喜悦,没什么大事,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应了一声“好”,走过去在姥姥身边坐下,姥姥抓着他的手问他:“俊俊还记得小时候姥姥跟你说过的小姨吗?”

    说这话时,姥姥眼睛里的喜悦都快要溢出来了。

    舒俞俊一愣。

    他是有一个小姨,不过十几岁时跟男人私奔了,从未见过。

    看姥姥的样子,难道是找到她了?舒俞俊想着点了点头,说:“记得。”

    不仅他记得。

    怕是何家的人都记得吧。

    这些年姥姥虽没有再提过她,却总时不时地拿出小姨小时候的照片来发呆,大舅小舅还有他.妈没少为此事操心。

    “是有小姨的下楼了吗?”舒俞俊抬头看向三个长辈。

    不知为何,在说出这话时他的心头莫名的一跳。

    不过舒俞俊也没有太当回事。

    “差不多。”那头姥姥还没说话,他.妈却开口了:“是你小姨的儿子,不过还没确定呢,你张叔拿着他的头发和你姥爷的头发去医院做血缘鉴定了,等结果出来就知道了。不过我看那孩子十有八.九就是你小姨的儿子,长得实在是太像你小姨当初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听着他.妈儿戏的话,舒俞俊咻的笑了,不赞同道:“长得像也不见得是啊。”

    别说这世界上本来就有没什么关系却长得像的人,就算没有,不是还有种技术叫整容吗?他们家人长相都这么出众,想来小姨的儿子长相应该也不会太差,那么有人长得像有什么稀奇的?

    他.妈就凭这就认定那人是小姨的儿子。

    太儿戏,太儿戏了。

    “不止长得像呢。”姥姥接过他的话,语气笃定:“你.妈妈说他问过那孩子,那孩子说他.妈妈叫何小语,你说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就算有,那也是缘分,这个外孙我认定了。”

    “……”

    听着姥姥的话,舒俞俊虽不赞同,却也没反对。

    姥姥这辈子,吃过苦也享过福,现在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小女儿。、

    一直是心里的结,如果那人能让姥姥安心,想来大舅小舅应该也不会介意认下他。

    只要他不贪心不足,说不定姥姥姥爷百年后大舅小舅还会给他分些遗产。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