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不在意 作者:池上红衣

      姥爷那头,听着姥姥的话,哼了一声,同样也没反对。

    这事说到这里也没什么可讨论的了,后面又说了一会儿话,最后舒俞俊陪着老爷子下了几盘棋才离开。

    不过离开的时候还惹姥姥生气了。

    姥姥想让他留下来,明天早上再回去,但舒俞俊想着汤易准一个人在家,不放心,就没同意,以明天还要工作为由拒绝了。

    然后姥姥就不开心了。

    舒俞俊又陪着哄了老太太半天,才总算把他哄好了。

    回去的路上,舒俞俊打电话给汤易准,却是刘杰接的电话,刘杰告诉他:汤易准喝醉了,他们在回去的路上。

    舒俞俊微微皱眉,说了句:“知道了,路上小心。”便挂了电话。

    回到家,发现汤易准还没回来,想着他喝醉了,舒俞俊又下了楼,在停车场等了一会儿,终于看到汤易准的车缓缓开进来停车场。

    在停车场看到舒俞俊,刘杰半点没意外,只不雅的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指着车里呼呼大睡的汤易准:“人我送到了,检查下,没问题我走了。”

    曾有次汤易准喝醉了,刘杰送他回去,第二天汤易准发烧,舒俞俊急糊涂了打电话过去对着刘杰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刘杰气疯了,自那以后两人就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每次送汤易准回来刘杰都要阴阳怪气刺上他两句。

    也每次舒俞俊都无视。

    刘杰自己也清楚,所以一刺完不等舒俞俊回答,直接开车就走了。

    路上接到个电话,却是汤易准去酒吧的事情被狗仔拍了。

    刘杰皱眉,汤易准不是流量明星,又注重隐私,除非偶遇很少有狗仔专门蹲着拍他,就不知道这次又是被那个祸害波及的,要他知道了一定要他好看。

    刘杰阴森森的想着,还好这次的媒体和他有些私交,能花钱解决,要不然发出去以舒俞俊的小心眼还不得把他整死。

    刘杰那边长吁短叹,舒俞俊这边也是鸡飞狗跳。

    本来他害怕汤易准明天早上起来脑袋疼,给他煮了醒酒汤,谁知道这小混蛋喝完汤睁开眼睛后就缠着他不放了。

    到处点火。

    本来他害怕汤易准明天早上起来脑袋疼,给他煮了醒酒汤,谁知道这混蛋喝完汤睁开眼睛后就缠着他不放了。

    到处点火。

    还叫起了他老公,舒俞俊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哪里能忍,最后愣是给闹了大半夜。

    ☆、第 6 章

    闹了半晚上,刚睡醒徐青青就打电话过来了,说是她已经在他家门口了,问他收拾好了没有。

    “……”汤易准,把自己往被窝里塞了塞,抬手将手机搭在舒俞俊的耳朵上,舒俞俊嗤的笑了,后对徐青青说:“刚起来,你稍等会儿我给你开门你先进来。”

    说完挂了电话,从床头柜上摸过大门遥控器,打开门的同时对汤易准说:“不想去就给导演打声招呼别去了。”

    话音刚落,汤易准就已经从床上坐起来了,一边闭着眼睛穿衣服,一边说:“别,我就起来。”

    什么时候拍什么戏都是提前排好的,他要是请假导演就又得重新排,不说别人有没有档期,还得麻烦,他只是没睡醒,又不是什么大事情,没必要这样。

    实在不行,一会儿车上再睡会儿也是一样的。

    舒俞俊没有阻止他,一道起了床。

    楼下徐青青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看到两人下来见怪不怪,分别问了好,三人一同出门。

    汤易准徐青青去影视城,舒俞俊晨跑。

    房车停在楼下,上车后汤易准挥着手跟舒俞俊道了别,等车开出小区跟徐青青说了声:“我睡会儿,到了叫我。”便睡下了。

    徐青青扭头瞅了他一眼,应了,开车前往影视城。

    汤易准今天有四场戏,八点开始第一场,如果顺利会很快,但今天和他拍对手戏的是男三——江元饰演。

    男三的演技,不能用差来形容,根本就没有演技。

    辣眼睛的很。

    但偏偏人前不久刚得了某个养成节目的第二名,人气正旺,再加上小伙子脸皮厚,不管导演怎么骂剧组里的前辈怎么刁难都不会红眼,反而把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恭恭敬敬的态度谦卑。

    导演暗示过几回让汤易准把人领回去——汤易准他们公司的,被汤易准无视了后也就在剧组里待着了。

    汤易准和徐青青到的时候他早已经到了,妆上好了,连身上的衣服也已经换成了一会儿拍戏时穿的衣服。看到汤易准江元提起衣摆,欢欢喜喜的朝着汤易准跑了过来跟汤易准打招呼:“易哥好。”

    “你好。”秉承着高冷的原则,汤易准没什么表情的点了点头,继续往化妆间走,走了两步突然又停了下来,扭过头看着江元,问:“你剧本看了吗?”

    “看了。”江元非常自信的回答:“我都背下来了。”

    汤易准心情好了点,难得的夸奖:“很好。”说完,顿了下,复又说:“你跟我来。”

    江元惊喜,一个“好”字带了喜,十分好听。

    听得徐青青捂脸花痴:“我天,耳朵怀孕了。”

    她就是夸张形容一下,却偏偏遇到汤易准个不懂风情的,一盆凉水半点不含糊的就泼了下来:“你怀个我看看。”

    徐青青:“……”

    您老安静的听着不行吗?

    谁让你回答的。

    进了化妆间,汤易准把他的剧本扔给徐青青,对两人说:“青青,你陪他对戏。”

    “什么?!!”徐青青大惊。

    江元也惊呆了,但他的反应没有徐青青的大,只是很不解:“易哥,这……”眼睛扫过徐青青。

    徐青青是助理,又不是演员,让她跟自己对戏是什么道理。

    汤易准却不管,说完转身坐到椅子上,对着化妆师说了句:“开始吧。”就闭上了眼睛。

    两人又瞅了他几秒,见他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默默地对视一眼后颇有些无奈的开始对戏。

    顿时,化妆间传来此起彼伏的对戏声。

    汤易准眯着眼睛听着,听着听着火就出来了,徐青青笑场也就罢了,江元也笑场,而且笑场的频率比徐青青还要多。

    “这戏你还想拍吗?”汤易准刷的睁开眼睛,怒了:“不想拍了想拍的人多得很。”

    “易哥——”江元的脸刷的白了,手一抖手中的剧本掉落在了地上。

    他也没敢捡,只抬头看了汤易准一眼,遂低下头去,满脸羞愧的道:“易哥对不起,我……”

    认错态度一如既往的好,汤易准却懒得听,摆了摆手,说了句:“你不用跟我道歉,演员这条路是你自己选择的。”便让他出去。

    “易哥。”听汤易准的话,江元有些害怕,又小小的喊了一声,声音都颤抖了。可汤易准却依旧闭着眼睛,半点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江元明白也不敢再说什么,只又小小的说了声:“那易哥我先出去了。”说完又跟化妆师和徐青青道了别,离开了化妆间。

    化妆间,江元走后有片刻的安静。

    随后徐青青偷偷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向汤易准。

    刚才的事情确实是他们不对,汤易准让她陪着江元对戏,江元一笑她也就控制不住的想笑,然后他们两个就频频的笑场,导致最后他们连一场戏都没对完。

    有些羞愧。

    徐青青垂下头,等待着汤易准发落。

    但汤易准自打江元离开后就没有再说话,像是忘了她一眼,让徐青青很是不安。

    化妆师宁姐在旁边看的明白,知道汤易准那样是无心责怪她,又看徐青青小心翼翼的模样,摇了摇头无声的笑了——这孩子平日里挺机灵的,怎么在自己的事情上就是转不过弯呢。

    汤易准要是想训她能等到现在吗?

    叹息了一声,宁姐开口拯救了陷入自我责备的小姑娘:“青青,你去服装组把一会儿小易要穿的衣服拿过来。”

    徐青青感激宁姐,但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抬头看向汤易准,见汤易准依旧闭着眼睛,半点没有要责备她也没有要参与到此事中的样子,犹豫了一下,刚好宁姐又说了句:“去吧。”才对宁姐笑了笑,抬脚离开了化妆间。

    徐青青离开后,空气有些安静。

    倒不是汤易准不愿意说话——虽然平日里在外面他也话少,但今天是因为他太困了,又睡着了。

    这事宁姐和徐青青还是徐青青拿回衣服让汤易准换的时候才发现的。

    因为徐青青喊了好几声:“易哥,现在要换衣服吗?”汤易准都没有说话。

    刚开始徐青青还以为汤易准在生她的气,有些不知所措,直到后面宁姐推了把汤易准,汤易准脑袋歪到一边才发现人是睡着了。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