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不在意 作者:池上红衣

      刘导幽怨完,发现身边的人已经走的七七八八了。

    就连汤易准都换了衣服,从更衣室里出来了,刘导连忙叫住他:“小易啊,有件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下。”他的态度特别好,毕竟人家是金主爸爸。

    虽然常娱的总裁是舒俞俊,但谁不知道舒俞俊听老婆的话,只要汤易准反对舒俞俊肯定不会做——对此刘导很是鄙视。

    但他也就只是在心里鄙视一下。

    该问的还是要问的,更何况汤易准才是常娱真正的大股东,占着常娱最多的股份。

    叹了口气,刘导将删减江元戏份的想法告诉了汤易准,说完心底有些忐忑,好在汤易准并没有让他等很久:“删减江元的戏份?”汤易准微微蹙眉,而后道:“也就是说需要重新整理剧本了?”

    “是——”刘导说,心底突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句就听到汤易准说:“既然这样,那就再加个角色吧,改天我会让人过来面试。”

    导演一愣,虽有些不甘心,但想到江元的演技,还是点头答应了:“好,但是戏份不会太多。”不能影响主剧情。

    “无事。”汤易准说。

    他不是清高的人,就江元的这演技,他的戏份迟早会被撸掉,就算不撸掉,后期剪辑的时候肯定也会被减光,既然结局已定了,他又何必执着,还不如利用这个机会为公司的年轻演员们谋点福利。

    虽说是不打紧的角色,但对刚进公司的新人们来说也是个机会。

    毕竟,谁也不是大少爷,一上来就是演主角的。

    ☆、第 8 章

    下班回到家,汤易准打算来一局游戏,刚打开有些面板却突然接到了舒俞俊打来的电话:“宝贝,回家了吗?”

    “刚回。”想着玩游戏,汤易准回答的并不热情。

    舒俞俊感受到了,但并不知道汤易准是因为想玩游戏不想搭理他,还以为他怎么了,关切的问:“怎么了?不会是在片场受委屈了吧?”

    但是不应该啊……

    常娱好歹是投资商。

    “啧……”汤易准本来不想搭理他,但听舒俞俊的话,突然就笑了:“谁敢给我委屈?”

    他可是金/主爸爸啊。

    谁敢给他委屈。

    “那怎么了?”舒俞俊皱眉,继续问,问完喝了口水。

    大概没放下手机,喝水的声音有些响,从汤易准这边听来咕咚咕咚的。

    汤易准没忍住问他:“你在喝水?”主题成功被他带偏,但很快在舒俞俊会搭理他“嗯”后,话题又被他给拐回来了:“我打算玩游戏来着……”

    剩下的话,他不说,舒俞俊也知道。

    果然,下一秒舒俞俊就嗤的一声被气笑了:“所以,你刚才是嫌我烦?”

    可谓非常有自知之明。

    别看汤易准平日里黏黏糊糊,腻腻歪歪的,但只要碰到他玩游戏,舒俞俊就得靠边站,要不然非得干架。

    半点没有他偶像该有的样子。

    曾几一度,舒俞俊都在想,他要不要把汤易准河东狮吼的视频发到网上,让那些喜欢他的小姑娘们看看,他们粉的偶像是多么的精分。

    半点和高冷不沾边。

    说起这个高冷,舒俞俊真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

    明明就不是高冷的性格,却硬生生的要经纪人给他定个高冷的人设。

    他就不怕崩了吗?

    就这事,舒俞俊想想就替他觉得累,但偏偏人家汤易准还乐此不彼。

    他也不能说什么。

    “没有。”汤易准口是心非的说。

    舒俞俊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非常有自知之明的说:“行了,我也不烦你了,我打电话过来是想告诉你,我今晚要去舅舅家一趟,稍晚一点回来,你自己吃饭,别等我了。”

    “好。”汤易准应他。

    但并没有把舒俞俊的话放在心上。

    舒俞俊自然听出来了,又问:“吃什么?”

    “……”汤易准。

    不是说不烦我了吗?还问,一个大男人啰啰嗦嗦、婆婆妈妈的……偏偏他还就喜欢他。

    汤易准觉得他有问题。

    但还是说:“味真香。”

    味真香是他们小区门口一家手工饺子店,味道特别好,而且干净,每天都人满为患。

    特别是饭点,甭说店里的位置了,就连外卖都要等很久。

    但架不住它好吃,买的人依旧很多。

    而且晚了就没了。

    汤易准就是其忠实粉丝——钟爱肉三鲜馅的。

    “好。”舒俞俊说,说完又嘱咐他:“早点定,要不然一会儿卖完了。”

    “嗨。”听着舒俞俊的话,汤易准瞬间嘚瑟了:“我回来的时候就订了,估摸着用不了多久就能吃了。”

    但这顿饭,汤易准到底没吃进嘴里,因为他挂了舒俞俊电话没多久,就接到了何小苗的电话。

    电话那头,何小苗激动的说他就是她小妹的儿子,说完又问汤易准:“小准,你什么时候有空,有空的话能回家一趟吗?姥姥姥爷还有舅舅们都回来了,想见你。”

    “现在?”汤易准微微皱眉。

    何小苗一顿,说:“如果可以的话……”接下来的话她没说,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说完,又害怕给汤易准压力,又说:“但如果你现在实在不方便,就明天吧……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今天能来,姥姥姥爷还有舅舅他们多年未见你母亲,他们都很想尽快见到你。”

    “我不是我母亲。”汤易准微微皱眉,对何小苗这种将他当成他母亲的附属这种说法很不高兴。

    尽管他知道他们想见他,是因为他的母亲。

    但这个说法实在是……

    “抱歉,你是小玉留下的唯一的孩子,我有点激动……”汤易准没想到何小苗会道歉。

    一噎,突然觉得自己之前咄咄逼人有点过分。

    便道:“没事,前辈不用客气,我今晚就过去。”

    说完,汤易准就后悔了。

    本来他是不打算今晚过去的。

    但何小苗没给他反悔的时间,听到他的话,激动道:“真的啊,好好好……”说完立刻问汤易准:“你住在哪里,我让人去接你。”

    “不用,您说地址,我自己过来。”那有让人接的道理。

    “也好,这样也快些。”说完,又说:“小准,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吗?不要叫我前辈,要叫大姨。”

    “……”汤易准,从善如流:“大姨。”

    “哎。”何小苗欢欢喜喜的应了一声,后又跟汤易准说了几句话,便催促汤易准快过来。

    汤易准答应了,将点的外卖放进冰箱,开着车前往何小苗说的小区。

    ☆、第 9 章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