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不在意 作者:池上红衣

      简单直接。

    汤易准一顿,抬头看了舒俞俊一眼,不想接。

    好似接了那红包她就真的成了舒俞俊的表哥了,不接就不是似得。

    舒俞俊也看着他,双手紧紧地攥到了一起,若不是平日里修指甲修的勤快,手心都要流血了。

    汤易准收回目光,婉言拒绝老太爷的红包。

    老太爷坚持,汤易准最终还是收下了,之后大舅小舅妈还有两个表哥也都给了他红包,汤易准收下。然后将他带来的红包分给小表弟小表妹们。

    除了舒俞俊。

    因为何小苗的刻意隐瞒,汤易准根本就不知道舒俞俊的存在。

    自然没有准备他的红包。

    不过这会儿大家正开心呢,也没有人留意舒俞俊有没有红包。

    除了何小苗和一直注意着舒俞俊的何安宁,不过两人也没说什么。

    分了红包,姥爷和大舅上楼了。

    楼下,剩下几个女人和几个年轻人。

    小舅妈听刚才汤易准说见过舒俞俊,顺嘴问道:“我听小准说以前见过俊俊?”

    小舅妈没多想,就是随口一问。

    “嗯,我们是同学。”在舒俞俊开口前,汤易准率先说。

    说完,转过脸对着舒俞俊,咧开嘴笑着,笑得特别难看,嘴上却道:“好久不见。”

    “……”舒俞俊沉着脸,没说话。

    好特么的久不见。

    早上才从一个被窝里爬出来,就好久不见。

    舒俞俊的眼睛有些红。

    没说话。

    “怎么了?”老太太看两人深情对望,不明所以,问,倒没多想。

    其实除了知道他们关系的何小苗和何安宁,其他的人都没多想。

    “没事。”汤易准敛了笑,转过脸对老太太说:“就是好多年没见了,有些惊讶。”

    “这也是缘分。”老太太也惊讶,还高兴:“念书的时候是同学,谁知道毕业了还能成亲人。刚好,之前我还害怕你和这群猴子一起玩,欺负你,你和俊俊认识的话我就放心了。”

    “奶奶,你说谁是猴子呢?”几个小年轻被说成了猴子,不依,笑着撒娇。

    “我说谁?”老太太呵呵笑着:“不是你们小年轻说的,谁回答谁就是吗?”

    “奶奶你真时尚。”大家嘻嘻哈哈笑着,看起来很热闹。

    也是真的热闹。

    除了舒俞俊和汤易准,哦,还有一个知道他们关系的何安宁。

    平日里活泼的猴子似得一个小姑娘,今天却一直安安静静的坐在舒俞俊的身边。

    连大家都好奇了,纷纷跑来打趣他。

    但何安宁没兴致,不搭理他们,最后大家也就不自讨没趣了。

    ☆、第 11 章

    第十一章

    舒俞俊性格不算活泼,但也不会像今天一样,自汤易准进来后他几乎就没说过话。

    大家也发现了他的异常,纷纷询问。

    舒俞俊扯着笑,摇了摇头:“最近太忙了,有些累。”

    “我说你们一个个的,不把身体当回事,老了有你们受的……”听舒俞俊的话,老太太又是气又是心疼。

    不仅舒俞俊,家里那几个小子也是。

    工作起来就什么都忘了。

    真真叫人操心。

    老太太说完,大家又七嘴八舌的说了几句:以后注意身体,不要那么拼命之类的话,便转变了话头。

    唯有何安辰,看看舒俞俊,又看看汤易准,最后偷偷摸摸的跑过来坐到舒俞俊身边,扯了扯舒俞俊的袖子,将舒俞俊扯到自己身边,凑过去扒到舒俞俊的耳朵边悄悄地问:“表哥,你和那……”为了体现舒俞俊在他心中地位更高,连汤易准新表哥都不叫了,直接用那代替:“你们是不是以前关系不好?”

    要不然,怎么一句话不说。

    “胡想什么呢。”舒俞俊抬手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抬起头,刚好听到汤易准给老太太说他的父母。

    听着听着,舒俞俊就觉得不对劲了。

    什么时候汤易准的父亲成了驻外国大使,母亲跟着父亲在国外生活,不能回来?

    简直就是扯淡。

    其实也不怪汤易准这么说。

    是他来的路上何小苗打电话让他这么说的,说是姥姥姥爷年纪大了,若让他们知道女儿去世了肯定会受不了,所以为了姥姥姥爷,就让他这么说。

    汤易准听着在理,就同意了。

    谁知道,这会儿听这话的不仅有姥姥,还有小舅妈和几个同龄的小辈。

    姥姥好哄,几个小辈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听了他的话,问东问西。

    就算汤易准是演员,也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舒俞俊看过去的时候,刚好看到汤易准投来求助的目光,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委屈和埋怨。心一抽,舒俞俊叹息了一声,开口:“从进来你们就一直说话,不渴吗?”说完,也不等他们回答,起身从饮水机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老太太:“姥姥,喝口水。”

    “还是我们俊俊关心我。”被人关心,老太太也高兴,虽然没渴,但还是说了一声:“刚好渴了。”说着喝了一口水。

    舒俞俊又如法炮制的给他.妈,还有他小舅妈以及汤易准也一人倒了一杯水。

    至于其他的人,对不起,想喝自己倒去。

    将水递给三人,舒俞俊顺势坐到了汤易准的旁边,犹豫了下,最终将手放到了汤易准放在沙发的手上,抓住。

    舒俞俊的举动太过突然,汤易准吓了一跳。

    挣了几下,想要把手从舒俞俊的手里挣脱出来,但舒俞俊抓的紧,又周围坐满了人,他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好几次都没抽出。

    只扭头瞪向舒俞俊,示意舒俞俊放手。

    平日里舒俞俊挺听他的的,却偏偏这会儿像是瞎了一样。

    不管他怎么示意,都无动于衷。

    汤易准有些生气,还有些紧张以及一点点的害怕,生怕别人看见他两的举动,整个人都竖起来了,时刻保持着警惕。

    与他的紧张相反,舒俞俊却像是没事人一样。

    悠悠哉的跟其他人说话,说完又扭过头来跟他说话,什么“你最近在干什么?”

    “忙不忙?”“和以前的同学有联系吗?”全是些屁话。

    他干什么他不知道吗?他忙不忙他不知道吗?和以前的同学联系没联系他不知道吗?

    汤易准的脸有些黑,更生气了。

    特别是舒俞俊一边抓着他的手把玩,一边悠悠哉和别人说话的时候。

    好在他快要炸掉的时候,舒俞俊终于放开了他。

    也是这时候,刘嫂子过来说饭做好了,问老太太要不要开饭。

    因为逢年过节,何家人都会回老宅,老宅的饭桌特别大,尽管他们人不少,一桌还是能坐下。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