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不在意 作者:池上红衣

      半响后,汤易准突然开口,他说:“舒俞俊,我们要不分手吧。”

    ☆、第 13 章

    第十三章

    半响后,汤易准突然开口,他说:“舒俞俊,我们要不分手吧。”

    说完,下床从地上捡起他皱成一团的衣服,皱了皱眉,又重新将衣服扔到了地上,转身摸过手机,坐在床沿上给徐青青打电话,让徐青青把他的衣服送过来。

    当徐青青问送到哪里时,汤易准为难了。

    昨晚因为被舒俞俊背着,害怕被人看到,提心吊胆的,又以前有舒俞俊在,这些问题都不需要他操心,也就没注意,现在……犹豫了下,汤易准转头看向舒俞俊:“我们在哪里?”

    听到他的话,又看他看着他泰然自若的样子,舒俞俊突的笑了。

    被气的。

    就仗着他喜欢他。

    话不对题的回了他一句:“我不同意。”舒俞俊伸手,从汤易准手中接过手机,对电话那头的徐青青说:“天恒路君悦,给我也买一套一起送过来。”徐青青有汤易准的信用卡,以前也没少给他们买衣服,舒俞俊倒不担心她买的衣服不能穿。说完,顿了下,又叮嘱了她一句:“晚点过来。”便挂了电话。

    徐青青:“……”

    汤易准:“……”

    虽然他们的关系徐青青早就知道,送衣服这种事以前也没少干,但……现在他们都要分手了。

    舒俞俊这样,汤易准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

    只沉默着,在舒俞俊将手机递给他的时候,说:“我说的是真的。”咱们分手吧。

    无头无尾的一句话,舒俞俊却听懂了。

    冷哼了一声:“想都别想。”一句话,将汤易准扯进了怀里,狠狠地在他的锁骨上咬了一口。

    因为汤易准是公众人物,以前他都很小心,尽量不在他胳膊脖子这些要露出来的地方留下痕迹。

    这次,舒俞俊被气狠了。

    压着汤易准又是咬又是吸的,最后弄得汤易准身上红红紫紫的,留满了吻痕。

    “你他.妈,狗啊。”因为生气,舒俞俊吻的一点不温柔,好几次咬的汤易准倒吸冷气,眼泪都被逼出来了。

    翻转身子,汤易准用力推舒俞俊,想要挣脱他的钳制,坐起来。

    但因为他半边身子在床下,半边身子在床上,又被舒俞俊压着,根本就使不上力。

    没挣脱开舒俞俊的钳制,反而因为他的反抗被舒俞俊压着床上狠狠地欺负了个够。

    “舒俞俊,你他.妈混蛋。”舒俞俊从来不对他用强,也从不在他身上露出来的地方留下痕迹,这次不但对他用了强,还在脖子上留满了吻痕,汤易准觉得特别委屈。

    到最后也不反抗了,死鱼一样瘫在床上,流眼泪。

    “宝贝,对不起,对不起,弄疼你了没?”汤易准突然间的安静吓着了舒俞俊,他连忙松开压制着汤易准的手,手忙脚乱的替汤易准擦了脸上的泪水,将他紧紧地搂进怀里,胡乱的亲吻着他的嘴:“但我是不会同意分手的,我……放不下你。”

    说到最后,舒俞俊的声音也有些哽咽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汤易准本来就流着泪,舒俞俊的一句“我放不下你。”他眼泪更多了。

    虽说人要为自己活着,但人是群居动物,既然活着,就不可能不考虑周围的环境,人言。

    舆论能杀人。

    他们的关系,若是被人知道了……

    汤易准简直不敢想象。

    “这件事情等我先调查一下,好不好?”不是他不相信他.妈妈,但有些事情还是要自己弄清楚的好。

    舒俞俊说着带着汤易准坐起来,自己靠在床头上,将汤易准拉进自己的怀里,又替他合上刚才被他撕开的睡衣带子,同时将手戳进汤易准的衣服里,一下一下替他揉着腰:“先不说咱们是不是表兄弟,就算是,那也没什么,反正咱们也不可能有孩子。反而我觉得这样的话说明咱们很有缘分……”说着舒俞俊突然笑了下,低头亲了亲汤易准:“你想想,全国十几亿人,咱们两个相遇相识相爱,到最后还是亲人,可不是缘分吗?对不对,表哥——”

    表哥两个字被他叫的黏黏糊糊的,像是含在嘴里,转了几圈,方才放出来。

    听得汤易准脸不可自抑的红了。

    “胡说八道。”没什么气势的凶了一声。

    其实他也是不想分手的,长这么大,除了舒俞俊,就没有人再对他这么好过。

    他的很多第一次都是舒俞俊陪着他一起多的、

    舒俞俊于他,已经不单单是爱人了,他还是他的知己,他的朋友,是他心灵深处唯一的救赎和最深的羁绊。

    他不敢想象,没有了舒俞俊他会怎么样。

    他们两个人,看似是舒俞俊粘着他,但其实,真正需要陪伴的那个人是他。

    他需要舒俞俊多过于舒俞俊需要他,也因此,他自卑;更因此,以前舒俞俊说带他回家,他从来都不敢答应。

    不仅自卑,他还懦弱。

    “你有没有想过,若我们的关系被媒体知道了……”汤易准话没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舒俞俊沉默了两秒,突然咧开嘴,笑了:“宝贝,要不咱们还是离开这里吧,起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这样,就算他们知道我们是同性恋,知道我们是亲人也没关系。

    “……”汤易准翻白眼,冷哼了一声,都懒得理他了。

    看见汤易准这样,舒俞俊叹了口气,连声音都比平时低了几个度,“媒体不会知道的,就算知道了他们也不会报道出来的,你看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他们不是也没报道过我们的关系吗?”

    这么说,并不是那些媒体没发现他们的关系,没拍到照片,只不过被他压下来了而已。

    做媒体就这点好,他和那些媒体大都有交情,他们也不愿随便得罪他,一般情况下,拍到他们的照片,那些媒体都会过来问问他的意思。

    这也是这么多年了,他们的事情还没有被狗仔挖出来放到网上的原因之一。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们谨慎。

    常娱是他和汤易准两个人的,又他们是大学同学,很多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不错,所以他们两个人进出一起,那些狗仔也不会捕风捉影说他们有什么不正当的交易。

    甚至看他们进出一个小区,那些狗仔们还发散思维的认为,他们是因为关系好,买房买到了一个小区。

    这件事当初被媒体报道出来的时候,刘杰就借此狠狠地宣传了一下他们的关系,替当时还不是很红火的汤易准造了下势。

    想到这里,舒俞俊摇了摇头,亲着汤易准的脸颊:“等我先调查清楚好不好?”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舒俞俊打断他:“你知道国家为什么不让近亲结婚吗?”说完也不等汤易准回答,又自问自答道:“因为近亲结婚所生出来的孩子得遗传病或者先天疾病的概率要比非近亲结婚所生育出来的孩子高。所过,国家为了提高人口素质才规定不能近亲结婚。但宝贝,咱们是不可能有孩子的……”

    孩子……

    他们都是男的,不可能有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舒俞俊的话,他心中明明该难过的却莫名的松了口气。

    甚至荒唐的认为舒俞俊说的没错,他们也不可能有孩子,自然也就不会出现孩子患病率高的这种事情。

    而且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前,古人为了亲上加亲,还特意找有血缘关系的人成亲,这种事情也就是近些年才被禁制的。

    但也没有完全被禁制,在我国某些比较落后的地方,依旧保留着近亲结婚的习惯。

    国家也是禁制不掉的。

    除此之外,他们还可以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

    比如国外……

    这样不就没有人认识他们,知道他们的关系了吗?

    汤易准觉得他的三观都要被舒俞俊带着扭曲了,又狠狠的瞪了舒俞俊一眼。

    不过嘴上却还是说:“法律上是这样规定的没错,但伦理上……若是被人知道我们两男的一起,还是表亲兄弟……”

    “管别人做什么?!”舒俞俊心中想说,但他知道他这样说汤易准一定会非常生气,甚至可能不会再理他,便道:“我们不让人知道不就完了吗?更何况,我们也不一定真的是表亲,说不定是我妈妈弄错了呢。”

    “你什么意思?”听舒俞俊这么说,汤易准顿时怒了。

    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亲人……但话说到后面又没声音了。如果在舒俞俊和亲人之间选择,他肯定会选择舒俞俊。

    反正那些所谓的亲人他以前也没见过,这么多年陪伴在他身边,护着他爱着他疼他的人一直都是舒俞俊。

    没有别人。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