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不在意 作者:池上红衣

      所以,他不可能为了别人放弃舒俞俊,永远都不可能。

    有了这个想法,汤易准再说服自己就容易说服的多了,闷声闷气的说了句:“好吧,那你尽快查。”心中也隐隐有些期待他们之前没有任何血缘:“我这些天会去剧组,你也暂时不要来找我,我们两个先分开几天,好好想想。”

    “不可能。”听到他的话,舒俞俊一把就将他的脑袋搬了过来,对着他的嘴狠狠地坑了一口:“你可以去剧组,但要我们分开,那是不可能的。”

    “那你说怎么办?”舒俞俊的霸道让汤易准有些不高兴。

    “以前怎么样还怎么样。”舒俞俊说,说完手已经伸进了汤易准的睡衣里面,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若你晚上不回来,我就去你拍戏的地方睡你,叫你第二天下不了床。”

    “你他.妈的……”汤易准气的大骂一声,曲起胳膊狠狠地给了汤易准一胳膊肘。

    疼的舒俞俊倒吸一口冷气“宝贝,你要谋杀亲夫啊。”

    “没有你这样的夫。”汤易准战胜的孔雀一样冷哼了一声,却在下一秒发现自己的脆弱被舒俞俊狠狠地捏了一把,来回撸了起来。

    没一会儿,他就泄力在了他的怀里。

    ☆、第 14 章

    第十四章

    晚上,汤易准洗澡照镜子,发现脖子上青青紫紫的一大片,顿时气的踹了舒俞俊两脚:“舒俞俊,你他.妈混蛋,你让老子明天怎么出去?!”

    “额……”舒俞俊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他当时那里想过那么多,听汤易准说分手,直接气傻了,就咬了,谁知道……“要不,你用粉遮一下?”

    舒俞俊好心的建议,却不想又被汤易准踹了两脚“你滚。”

    汤易准虽然凶,但他骂人的话并不多,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

    “要不给你咬回来?”舒俞俊狠下心,试探性的问。

    “滚,谁愿意咬你。”嘴上说着滚,下一瞬舒俞俊就发现汤易准已经转身在他的脖子上狠狠地用力地咬了一口。

    鲜血都流出来了。

    但就算这样,汤易准还依旧不解气,板着脸在他的脖子上来来回回的吸了一大片,十几个横七竖八形容难看的吻痕,方才作罢。

    临了还抬手摸了摸他脖子上的吻痕,欣赏的说了句:“不错。”说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咧嘴笑了,而后眯起眼睛恶劣的命令他:“明天上班的时候不许遮住……”

    “额……”舒俞俊脸有一瞬间的僵硬。

    但很快他就释然了,低头亲了亲对着她笑得特别暖的舒俞俊,“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莫名的宠溺让汤易准红了脸。

    也不好意思再追究吻痕的事情了。

    愉快的过了一.夜,第二天汤易准起了个一大早,平日里几乎从不给自己化妆的他竟然破天荒的给自己化了个妆,当然妆容的重点是脖子记忆锁骨。

    除了那两个牙印没办法清除,上面的吻痕都被他用粉给遮住了。

    如果不凑近了看,几乎就看不到。

    就那两排牙印,也比原来的浅了很多。

    “哎”汤易准叹息了一声,“算了,咬都已经咬了。”而且他也在舒俞俊的脖子上留下了吻痕。

    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情,但其实时间才过去了一天。

    这一天,娱乐圈发生了很多事情,汤易准因为和舒俞俊闹矛盾都没怎么关注。到片场徐青青说了后才发现,他前天跑去机场却又因为没身份证坐地铁回来的事情被不知道那个小姑娘批上了网。

    大概是这些天娱乐圈太平静了,没什么大事情发生,就他这样不算顶级流量的人,发生的不算大的事情竟然上了热搜,还是前三。

    当徐青青跑来告诉他这件事的时候,汤易准直接愣住了,左瞅右瞅,最后才皱着眉头问徐青青:“你昨天为什么不告诉我?”

    昨天徐青青过来给他们送衣服。

    “……易哥,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昨天见到你了吗?”

    他是去送衣服了,但是他根本就没见到汤易准人,就被舒俞俊轰出了酒店,她容易吗她?

    现在居然还被自家艺人质疑。

    简直不能忍受。

    “……”汤易准木,好像是这样的,但他是不会认错的,只尴尬的咳了一声,后说:“行了,这件事情我知道了。”

    说完,顿了顿,又问了徐青青一句:“刘哥没操作吧。”

    “没有。”徐青青说:“你没跟刘哥说,刘哥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等网上发酵了他才发现,但看这是好事情就没让压下去。”

    “这样……”汤易准高深的点了点头,无视了徐青青不住往他脖子上瞅的目光,高冷着一张脸,走进了片场。

    和导演打了招呼,最后去更衣室化妆换衣服,化妆的时候汤易准特意嘱咐了宁姐在他的脖子上多弄些粉。

    虽然这样会让宁姐知道他的事情,可能还会多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但宁姐一个人知道总比片场许多人知道的好吧。

    而且汤易准觉得宁姐人品不错,他也有些聘请宁姐为他的专属化妆师,倒不怕宁姐将这件事情拿出去宣扬。

    这对她没有好处。

    所以,在权衡了利弊之后,汤易准才做出了这个决定。

    今天天气特别热,但宁姐大概记得汤易准吻痕的事情,曾多次在导演让停下的时候给汤易准补妆,也因此,就算天气热,大家也出了不少汗,汤易准也没有因为妆容花儿露出身上的痕迹。

    为此,汤易准很是感激宁姐,在经过一番思考后,他开口问宁姐:“宁姐,你愿意成为我的专属化妆师吗”他虽不算特别大牌,但也算是一线。

    能当他的化妆师,宁姐求之不得。

    她虽然有些名气,但名气并不是很大,而且化妆师人数多,她虽然能找到工作做,但很多时候工作并不是怎么好。

    见宁姐同意,汤易准点了点头,伸出手:“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宁姐笑得很开心。

    这些天的相处,汤易准虽然看着冷,但其实心性很软,只要不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他都很好相处。

    这也是宁姐能爽快答应汤易准的原因之一。

    解决了这个问题,两个人都很开心。

    下午拍戏拍到一半,突然听工作人员说有人来探班,汤易准压根就没想过是来探他班的——他已经明确警告过舒俞俊,不许来片场。

    所以,当听到来人是宁清时,汤易准还楞了下。

    随即想到对方可能是因为前天晚上他太伤心难过才来看他的,心底腾然升起了一股喜悦,连嘴角都不可抑制的弯了。

    只是他现在在拍戏,也只对着宁清点了点头。

    宁清性子自来熟,见他忙也没说什么,坐在片场边拉起刚下戏的男二就开始说话,人家男二要看剧本了还巴拉巴拉说个不停。

    还好他有眼力见,看男二不愿意搭理他就换了个说话的对象,这次说话的是女三。

    两人倒是聊得来,直到汤易准下戏,宁清才恋恋不舍的跟女三说:“我去找小准了,有时间再聊。”说完这才快速朝着汤易准走了过来。

    见到汤易准的第一句话就是:“你那天怎么回事?”

    “出了点事情。”汤易准说完这一句话就没打算再说,宁清原本还想问,但他也是演员,该有的警惕性还是有的,见汤易准反应立刻就意识到汤易准大概不方便说。

    便没有再问,而是欢欢喜喜的跟汤易准说起了他在巴山的事情。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无非就是片场那些乱七八糟鸡毛蒜皮的勾当。

    偏偏宁清说的高兴,而且最主要的是明明平淡的故事经他的一张嘴说出来,顿时就让人觉得很有兴致了。

    听着听着,汤易准就笑了。

    宁清这样的人,若是放到古代绝对是说书先生的好料子;就算放到现在……突然汤易准像是想到了什么,问宁清:“有没有兴趣去当主持人?”

    “当支持人?”宁清不明白汤易准为什么这么问,看了他一眼,道:“我还是觉得演戏更和我的胃。”

    “那算了。”汤易准也就是一问,若宁清真想当主持人,他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

    毕竟,他们公司没有主持人。

    而他在开展新业务方面一向做的不好,而且舒俞俊也不允许他这么做。

    后面两人又说了几句话,等到那一场戏拍完,轮到汤易准戏份的时候,两人才分开。

    汤易准以为宁清会走,却看到宁清又坐在了女三的旁边,与女三聊起了天。

    看着宁清,汤易准摇了摇头。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