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2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2

    对此,万家也很委屈,他们开的明明是高级娱乐场所,平常也就是唱个曲,排个戏。里面的姑娘都是地地道道的清倌人,从不曾逼良为娼,却不知为何就成了那众矢之的。

    这“意园”本是万家主为其爱女万意建造的十六岁生辰礼物,谁知道正赶上河内王来河内郡上任,就被强行征收了。这“意园”倾尽万家无数奇珍异宝,全郡也就这一座,官员们可能也觉得有些对不起万家,于是大发恩德,这次的接风宴便给了万家一个名额。

    万意破天荒的被准许参加了这次宴会,可众人都知道她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配角,用来衬托那些“天之骄女”的狗尾巴草。

    这才有了,万意被人孤立的局面。

    此时万意双眼无神,恍恍惚惚,就跟傻了一样。

    “看到没有,那个就是万家的女儿,从小不学无术,偏偏万家主还送她去全郡最好的女学,可惜烂泥始终扶不上墙,她进学第一天就闹了不小的笑话。”

    “我知道,简直笑死人了。女夫子本想考较一下她的才学,以便因材施教,便让她做出一句勉励勤学的诗句来。”

    “她却说道,司马迁几经宫刑,乃得史记。”

    “噗,几经,一次又一次……”这也太残忍了吧。

    “哈哈哈。”

    “呀,姐姐你们好坏,那个什么刑岂是我们这等女儿随随便便可以说出口的。”一红衣女子满面羞红,特意大声的说道。

    旁边的黄衣女子本来抢先说出那话,只是为了尽快融入这些女子之中,却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白惹了一身骚,是啊,这种……话岂是小女儿该说的。都怪自己一时大意,被人捉住了话里的把柄。

    那红衣女子刚才那么大声,明显就是说给众人听的。

    这是在跟自己作对啊,黄衣女子恨恨的绞着手中的帕子。可也不敢把怒火发到别人身上去,今天来的姑娘小姐们那么多,谁知道是不是藏着哪尊大佛来,万一得罪了人,那就不好了。于是便把那周身怒火统统发到了罪魁祸首身上,看着远处的万意,尖酸刻薄的说道:“瞧妹妹说的什么话,我哪里知道那个什么刑罚,不过是转述万意的话罢了。”

    周围不乏圆滑机敏之人,于是就有人立刻接口道:“是啊,谁都知道万家是做那个起家的,想必这种事,万家小姐应该从小就接触了不少吧。”说话便意有所指的嗤笑起来。

    众人听后,也是心领神会的嬉笑起来。

    那黄衣女子见此,更加意得起来,于是建议道:“不如,我们就去见识一下,这万小姐是如何的草包?”众人都喜拜高踩低,去践踏一个处处不如他们的商户小姐明显会让她们更有成就感。

    于是便假装着矜持了几句,一窝蜂的娉婷而去。

    本来无一人的安静小角落,霎时间拥满了脂粉香气。

    而万意还是那副迷茫样子,满脸呆愣,似乎什么都没有看见,愣愣的坐在那里如一樽石像。她现在思绪混乱,看着周围的这一切像是真的,又不像是真的,就怕只是大梦一场,蓦然回醒,却只是黄粱一梦。

    她死了吗?

    难道灵魂也会做梦。

    可为何这梦境如此真实……

    即便是最深的孤寂绝望里,她也不曾回忆起这时的场景,她和武裎冉初见的场景。她如丑小鸭一般被人围观笑骂,那人就静静的站在那里,围观了这场全程的盛宴,然后牵起她的手,温柔道:“你还好吧。”

    那时候她以为武裎冉是她的救星,那么温柔。被武裎冉牵着手走过的那一段十字回廊,众女子眼中的艳羡是她一生最得意的幸福回忆。却没有想到那会是万家所有不幸悲惨的开端……

    不是不想回忆,而是她舍不得拿出来回忆。怕回忆一次,那幸福便减少一分,每一次的回忆都心痛的无以复加。在那看不到天日的绝望里,她几乎感受不到自己还活着的事实。

    本来是来耍弄万意的,可看到她眼里那么深的绝望悲伤,眼泪止不住流淌的样子,一时之间周围的空气有些静止了。她们虽然平常看起来嚣张跋扈,自觉高人一等,可到底是养在深闺宅院的小女儿,还不曾见过有人这般伤心的模样,于是谁也不忍心开口了。

    这就造成了,如今沉寂的场面。

    武裎冉一路上姗姗来迟,脑海里不停的想着临行前元太妃交代她的话,“子让,何以控一国?”

    “当然是武力了。”

    元太妃只笑了笑,却什么也没有说,复而又问:“子让,何以治一国?”

    即便再怎么迟钝,武裎冉也知道了她刚才的话并没有令太妃满意,况且她并不迟钝,反而十分聪慧。这两个问题虽然只一字不通,涵义却千差万别。武裎冉知道,这是太妃有重要的事要教导她,于是不敢再含糊作答,整了整衣冠,严肃的看着太妃,拜了一拜道:“请太妃教我。”

    元太妃欣慰的点了点头,说道:“子让你从小饱读诗书,当然也知道书中所写治国理世之道,皆是什么勤政爱民等等。”

    武裎冉点了点头,她是太妃给蒙学的,她的学问如何,有多少尽量自是瞒不过太妃。可接下来太妃却话锋一转,说道:“可那书是给天下人看,你却是看不得的。”

    武裎冉不解元太妃话里的意思,元太妃接着说道:“你要记得,要想谋得这天下,就只有一个字,那就是钱。”

    “养一国百姓需要钱,养兵需要用钱,所有的一切都需要钱,可以说钱财是谋事的必备手段,你只有有了钱,百姓才会信服你,士兵才会更加为你卖力。一切自然可迎刃而解。”

    元太妃原是元国公主,见识自是不凡。今天能对她说这话,武裎冉对她的话有了更深一层的考重。但心里也有一点小小的忧虑,“太妃,您说的话肯定是金玉良言,可是如今天下士农工商,商乃是最低的一级。我如果插手进去,不但会被所有人攻奸,那些原本想要依附我的大臣也会就此远去,更别提那些还在观望中的了。”

    武裎冉的话表达的很清楚,我虽然知道道理是这个道理,可一旦我那么做了,就是倒行逆施,永无登顶的希望了。

    武裎冉险少有反对元太妃的时候,今天这是头一次,不过太妃并没有动怒,而是有些欣慰的笑了笑,说道:“你能想到这么多,我很欣慰。你比以前更加思虑周全了,可是我有让你去经商了吗。”

    “太妃您是说……”

    “现在大皇子和二皇子龙虎相争,一日比一日激烈,这宫中的气氛也变得十分诡异,你母亲虽然只是一个侍女,你也被陛下所不喜,可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到时候万一大皇子和二皇子逼你表态,你如何是好?”

    “不论选哪一个,你都将得罪另一个。以你现在的实力,肯定会成为那个最先被抛弃的棋子。更何况,你哪个都不能选。你一旦被打上其他皇子的标签,就永远没有自己做主的那一天了,就算后来勉强自立,也会被人厌弃,鄙夷你忘恩负义。”

    元太妃说到这里,武裎冉已经眉头深皱,她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关系,她现在处境危急,可也无计可施啊。

    元太妃拍了拍武裎冉的肩膀,“子让勿忧,我已经托人为你周转,让你远放河内做一太守,那里虽然贫苦,可却大有可为。”元太妃早已不理朝政,并且被囚禁在这冷宫之中,这次竟然能够为她在朝中运作一二,可知那里面的艰辛异常。武裎冉看着两鬓已有些许斑白的元太妃眼眶有些湿润了。

    元太妃本是元国公主,在元太宗殁之后,元国就曾派人来接,可是元太妃因为她却一直不肯离去罢了。整日待在这没有一丝人气的冷宫中,人也苍老的更快了。

    武裎冉重重的叩首道:“太妃,子让此一去,不知何时回转。无法为您承欢膝下,还望您多加保重。等子让归来之时,就是您出宫之日。”武裎冉不介意为年老的元太妃许下一个美好的愿望。

    虽然武裎冉知道元太妃帮她只是希望将来有一日她能继承大统,实现将她与太宗安葬在一起愿望。元太妃并不是国后,就算死后也没有办法与太宗合葬,况且她这一生无儿无女,更不会有人为她请封,可以说武裎冉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只是人还未死,便以筹谋那身后事,未免令人有些唏嘘不已。

    作者有话要说:  ps:女主是先穿越后重生。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新文,么么(*^__^*) 嘻嘻……

    ☆、旧香残粉似当初

    武裎冉想着太妃给的建议,满心纠结。“你到了河内郡,可选一当地富户女为妃。一来你初入河内,毫无人脉根基,有了姻亲帮助,势必事半功倍,尽快上手河内要务。二来,商户人家根基微弱,即便钱财众多,也无人攀附,你可以完全压制,不用担心他们有二心和反复。三来,你娶了商户之女,大皇子和二皇子将不再关注你,借此麻痹众人,你也可以借此时机尽快脱身,积蓄力量。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能够为你提供源源不断的钱财资助。”

    太妃的建议实在是百利而无一害,武裎冉自己也知道,只是让她如此利用一个女人,她心里还是有些做不到。倒不是她仁慈,而是她自己就是一个女人,要一个女人去娶另一个女人,她总不能心安。

    虽然身为女人,却不能以女子之身示人,本来就是武裎冉心中最大的痛,可她也无可奈何。

    曳国的开国□□就是一个女人,身为曳国的女人应该是这天下间最自豪的一件事,可是她如今却不得不女扮男装。

    这一切都起因于,她的皇祖母太过重情,以至于被自己的皇后张离夺了帝位。也许是她的皇爷爷张离自觉对不起祖母,因此皇位传至她父亲这一代,仍是被贯之以“武”姓,她父亲武原并没有改为“张”姓,只是武原变得乖张暴力,天天疑神疑鬼,深怕被那些皇姐们夺了帝位,因此不但将他们嫁到了边塞苦寒之地,更为恐怖的是竟然下令宫中不得产女婴。

    他是在是害怕了皇位再回到女人手中吧。

    就在这个时候,武裎冉诞生了,虽然只是庶出,可女子的身份却做不得假。不知是处于什么原因,元太妃保下了她,并隐瞒了她的性别。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意园,不得不说,这园子建的极好,就连她这个见怪了天下稀罕之物的人也为这园子的精致而赞叹不已。

    情报里说万家乃是河内第一富户,看来不假。也只有万家才有如此雄厚的财力,造出这等集天下风光为一身的园子了。

    选一个商户之女为妃,这已经是必然的了。武裎冉避无可避,那就只能将损失降到最低了,既然一定要娶,那就娶个姿色最差的来,这样也不至于去祸害那些良家女子。想来想去,武裎冉觉得只有万家的二女儿最合适了,听说她不学无术,是个十足十的废物草包。

    到时候对她好点也就罢了。

    其实万意能出现在这里,跟她无意的提到万家两字有着非常大的关系。打定了主意,武裎冉便不再犹豫,不自觉加快脚步,想去会一会那个传闻中“一无是处”的人。

    园中寂静了无声,武裎冉一来,看到的便是这幅场景。

    她原以为那些官家女子会对万意百般苛责,可那样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武裎冉并不准备过去,她准备静静的待在一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当那一角月白衣袍出现的时候,万意就看到了。

    万意忽然起身,从人群中走出,不管不顾被她踢倒散落了一地吃食的矮桌,也顾不得裙脚被溅满了汤汁。

    她来不及擦去脸上的泪痕,推开面前的莺莺燕燕。

    疾步走去。

    武裎冉看着一个姑娘向她奔来,有些错愕。只是为何那姑娘看她的眼睛里充满了仇恨与不甘,她明明没有见过她啊。

    “啪”,响亮的一声之后,所有人都错愕了。

    武裎冉脸上多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大胆。”武裎冉身旁的护卫也只是愣了那么一下就明白了过来,迅速的想要去拿下万意。

    如果刚才的那一切都只是错觉,是一场荒诞不羁的梦境。可这时手掌上传来的痛觉和麻木是那么的清晰……

    万意呆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掌,白皙的皮肤经过刚才的大力已经开始发红了。

    这不是假的,是真的,是真的。

    那无意间跌落嘴中的酸涩咸味是泪水的味道。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2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