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4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4

    真是不怕虎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怎么办?怎么办?真是祸不单行啊?

    看了旁边的武裎冉一眼,万意眼波流转,虽然这姓武的人品不咋地,但是却是一个极有能力的人,看来这样的烂摊子就只能托付给她了。

    于是,万意华丽丽的晕倒了,没错就在这个档口。

    武裎冉见到眼前的万姑娘眼睛里露着精光的时候,就知道她一定是在想什么对策,原本还想看看她有什么好办法以解决眼前的难题。毕竟她是不希望那个年轻官员因此而前途尽毁的,因为现在敢于明面支持女子为帝的真的不多了,虽然他现在还有些稚嫩,可一旦成长起来,说不定会成为她的心腹大员。

    只是,武裎冉注定要失望了,她没有想到万意的招数竟然如此之烂,假装晕倒。

    这……真是,太无语了啊。

    万意也许刚开始是想假装晕倒来个眼不见心不烦的,谁知道一倒进一个温暖的怀中,她竟然止不住的睡意朦胧,也许是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一时冲击太大,实在是太累了吧,万意竟然真的就睡着了。

    在万意倒下的时候,因为武裎冉离她最近。武裎冉也只是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没想到这姑娘竟然真的枕着她的双臂,睡的香甜。一时心中有些愧疚,这姑娘也许真是晕倒了,并不是假装的,她刚才竟然那么险恶的揣度一个小姑娘,实在是不应该啊。

    心里那点淡淡的怜惜,连武裎冉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只是旁边的护卫阿三却有些意外,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从不喜与人近身的公子,今天是第二次抱住这姑娘吧。或许……这两人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咳咳。阿三的脸突然变得通红不已,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武裎冉,这样想他的主人也未免太不地道了。

    不过,公子竟然那么早早的就在河内郡勾搭了一个富户千金,这样真的好吗?公子实在是明智啊,莫非早就料到他们会来河内?阿三看向武裎冉的目光充满了敬畏。其实心底却有些鄙夷,公子这几天明显纠结于要不要娶妻的事,看的他们也是愁眉不展。可是一转眼就已经勾搭了一个,只是嘴上说着不要不要的,身体却很诚实嘛?看这会儿抱着人家姑娘的身子,抱的多紧?

    “阿三。”

    “阿三?”

    “啊!公子您叫我?”

    武裎冉郁闷不已,我不叫你,叫鬼啊?这阿三是怎么回事平常看起来挺机警的,一言不发,怎么这时却神游天外。

    武裎冉本想将万意交给阿三,可是转念一想就做罢了。对着众人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疯言疯语,不足为虑。”

    得了,一句话一锤定音,一个好好的人就那么疯了。是啊,疯了也好,总比丢了一条性命来的好。

    武裎冉扶着万意离开,后来觉得不是太方便,干脆直接打横抱起,后面的阿三愣了一下,就也赶紧跟着走了。

    武裎冉一走,众人纷纷反映了过来。

    那些女子们一个个盯着武裎冉的背影似乎要盯出一朵花来,看着武裎冉“带走了”万意,脸上的表情缤彩纷程。

    却只有红衣女子狠狠的啐了一口,道:“好个狡猾的商女,端端使得好手段,就让王爷对她刮目相看了。”

    众女也都反应了过来,原来如此啊,一开始那一巴掌虽然有些大逆不道,可就是为了引起王爷的注意啊。她的胆子还真大呢,一个弄不好就要吵架灭族。亏得王爷心慈手软,不知者不罪,念她是被人欺骗一时激愤,而没有与她计较。

    不但如此,还被王爷亲身给抱了出去。

    这么一来,两人也算是有了肌肤之亲,大庭广众之下,王爷就算不娶她也难了。真是个狐狸精,不要脸,这么会耍心眼。

    众女本来也都志得意满,谁料竟被一个小小的商女拔得了头筹,一个个气愤不已。

    作者有话要说:  阿三:今天王爷被附身,多年单身终于开了窍。

    一发不可收拾…呃…

    万姑娘威武~

    ☆、还未分别已思念

    “啊!”

    武裎冉尖叫一声,就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摸了摸额头,竟然起了一层薄汗。

    这已经是今夜的第几次了,她也已经记不清了。

    自从白天见了那姑娘之后,入夜以来,那张孤寂绝望尤带着泪痕的小脸就不断的出现在她的梦中,更为奇怪的是,每次那张面容一闪而过之后,她就梦见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高处向下看,并且之后就是快速的坠落。

    像是从高空失足跌落,那种速度,快的惊心,每次都能让她从梦中惊醒。

    “公子?可是出了什么事?”大侍女瑶琴在门外轻声细语的问道。

    武裎冉擦了擦头上的汗渍,却是再没了睡意。“来人,打热水来,我要沐浴更衣。”

    公子不像其他皇子那般高高在上,对着她们这些下人也总是“我,我”的自称,虽然瑶琴听后心中一阵感动,可她毕竟是宫中女官出身,还是不免出言道:“是,公子。您虽体恤奴婢们,可是以后还是莫要再自称我了,被人听后难免有损皇家威严。”

    “嗯。”武裎冉心不在焉的映衬了一句,也并未在意。她现在脑子里,想的全是白天那个万家姑娘,难道她是对自己下了什么蛊毒吗?当真可恨。

    万意沐浴更衣之后,穿着黑色鎏金祥云黑袍坐在书桌旁,点着一盏昏黄的小灯,翻看着一本民间志怪话本,书中说苗疆有一种蛊毒种在人身上,便让人对种蛊之人神魂颠倒,日思夜想,夜不能寐,难道是真的?

    “可恶!”万意突然从木椅上站起,右手握成拳头重重敲在木桌上,木桌上放置的一应文房四宝皆是从书桌上滚落下来,声音如此之大,守在门外的瑶琴顾不得礼数,推门而入。今夜的公子实在是太过反常,令她有些担忧。

    “公子,怎么了?”

    “滚,谁让你进来的。”

    瑶琴一愣,公子从不曾对她说过如此重话,毕竟她是元太妃赏赐给公子的,公子一向敬重太妃,便也对她高看了一些。瑶琴立即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公子,息怒,是瑶琴逾越了。”

    武裎冉看了一眼瑶琴,乍看之下,吃了一惊,瑶琴已是满头鲜血,赶忙走过去,扶起瑶琴道,“瑶姐姐,你快别磕了,刚才是我心情不好,迁怒起了。”

    瑶琴却不这么认为,她从小就在宫廷长大,后来到年龄了就被分给了那时还是贵妃的元太妃,元太妃注重宫廷礼仪,她自是从小便谨遵尊卑本分,从不曾逾越。“不不不,主子您责罚奴婢,向来都只是奴婢的过分,哪能让公子您认错。您若是再这么说,瑶琴便只能磕头以死谢罪了。”

    武裎冉刚才也不知怎么的,实在是心情烦躁,这下被瑶琴一弄,更加烦闷了。瑶琴什么都好,只是太守规矩了,以前在冷宫的时候就是如此,宁愿一个人挨饿受冻都不肯与她同食一桌,同榻而眠,明明都饿的只剩一层皮包骨了,冻的全身冻疮。

    固执的人向来如此,武裎冉摆了摆手,也就不再管她了。

    瑶琴默默的跪在地上为武裎冉捡起地上散落的毛笔烟台纸张,武裎冉觉得有些意兴阑珊。她们同甘共苦,一道从冷宫走过来,可她却始终与瑶琴亲近不起来。

    看着那跳动的火苗,那张小脸又重新出现,武裎冉轻叹一口气,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瑶琴说道:“子不语怪力乱神,什么鬼怪神志,都只是心在作怪。”说着就将那本志怪话本撕了个粉碎。

    继而对瑶琴说道:“那万家小姐,如今可在意园。”

    瑶琴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武裎冉,现在已经是夜半三更,实在是不知公子为何会提起万家小姐的名字,便低头回道:“按您的吩咐,把她安排在了东窗阁。”

    反正也睡不着觉,也许见了本尊,就不会再想那么多了。

    万意突然起身道:“别收拾了,陪我……本王到外面转转。”

    瑶琴也知道武裎冉今天心情实在是不好,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夜半不游的扫兴话,而是拿了披风跟在武裎冉身后。

    武裎冉走了半晌,只觉得这意园实在是大的离谱,怎么也走不到头似的,曲曲折折,路径崎岖,白天还好说,晚上就真的有些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咳了咳,道:“这意园可真大啊。”

    瑶琴回道:“是啊,连奴婢都差点迷路呢,真没见过这么大的园子。”见武裎冉对这意园十分好奇,瑶琴便继续说道:“听说这园子原本是万家主送给女儿的生辰礼物,从万家小姐出生时便开始修建,整整耗费了十六年,穷尽天下能工之巧匠。”

    “万家小姐?可是今天那姑娘?”武裎冉问道。

    “是啊,她是万家的二小姐,名叫万意。这园子也因此而得名。”

    说者无意,听着有心。武裎冉惨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右脸,白天那一巴掌可真不冤,这么大一座园子,刚建成就被自己给夺了,怪不得那万小姐那么大的火气。只是那样刻骨铭心的恨意又是从何而来?就仅仅只是为了这座园子?

    “那东窗阁在何处?”武裎冉装作漫不经心的随意问道。

    瑶琴不疑有他,便低了低头,挑着夜灯快步走到前面领路。

    几经周转到了一处朱漆木门之外,瑶琴准备上去轻扣门栓,武裎冉去挥了挥手,“夜深了,你先回去睡吧,我再转会儿。”说着不等瑶琴反应,便抢先抬腿离了那院落。

    瑶琴自知武裎冉看起来宽和可骨子里却异常执拗,一旦决定的事便不容其他人多加干预,虽然心中有些担忧,可她毕竟只是一个下人,下人就要紧守自己的本分,对于主子命令只能唯命是从,不敢多加顶撞。

    于是将手中的披风递过去要给武裎冉披上,武裎冉却推据了,只拿过手中的夜灯,便一个人走在了那寂静无人的深夜中。

    瑶琴看了看那紧闭着的院门,不知为何公子到了却不进去,又要离开。

    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也转身离去了。

    武裎冉走了一段路,偷偷瞧了瞧后方,果然已经没人了,瑶琴应该已经走远了吧。武裎冉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总觉得自己故意支开瑶琴的做法有些不地道,可是可是……怎么脸颊越发有些发烫了。

    想到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心口也有些微微发烫。

    师傅教我武功是为了强身健体,以备不时之需,绝不是为了飞檐走壁偷窥她人的。

    我这样做的话,是不是会令师傅她老人家寒心?

    不不不,我只是……只是……

    只要不被师傅知道就可以了。

    今生只做这一次。况且我并没有其他心思,只是看一眼,对,没错。看一眼,便能死心,那些乱七八糟的感觉就都会消失的一干二净。

    武裎冉匆匆再次走到东窗阁外,只是这次却是走到了一侧院墙外,将手中的长灯吹灭了烛火,悄悄掩藏在院墙外的竹林里,然后提气运功,借力墙壁的力量,一个反弹转身便落尽了墙内。

    万意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是她醒来后,周围就是一片漆黑了,她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叫了两声没人应,便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门。

    这里屋子很多,可每一间屋子都黑漆漆的,她出了门就忘记了自己原来住的是哪间屋子,随意打开一间,里面空荡荡的吹来一阵冷风。万意心里越来越不安,总害怕那么多屋子,说不定打开一间就会从里面冲出一只怪物来。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4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