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5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5

    一个人走在长廊上,这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只有少许的月光倾泻进来,可那光亮实在太少,不足以照明,她小心翼翼的走着,却觉得这廊道越走越长,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忽然听到远处有一阵阵声音传来,万意侧耳倾听,竟像是人的哭声,一阵又一阵。

    全身颤抖的厉害,她虽然不信鬼怪,可经历了穿越再到重生,总对这诸天神佛存有一丝敬意。不由得更加加快了脚步,可是那声音却像是尾随她而来,越来越近,隐隐的竟然听到了人的脚步声。

    莫名的想起了“一双绣花鞋”的鬼故事,深夜里一双绣花鞋紧紧的跟在人的身后,却只有鞋子,而没有人……

    武裎冉脚步刚落地,就见一人急匆匆的向她奔来,本来只想暗中偷窥的,却没想到如此被人抓了个现行,正尴尬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却见那人连看也不看她,一直的掠过她往前跑去,前面可就是院墙了。

    不会要撞墙自尽吧。

    想不到她竟然是如此贞洁烈女,武裎冉心里吓了一跳,赶紧踮起脚尖追去。

    万意不敢睁眼看,可是那脚步声却越来越近,突然撞到了什么东西,她颤颤巍巍的伸出双手摸了摸,下面硬邦邦的,上面软软的……

    这是什么东西?

    还热热的?

    传说中的鬼打墙。

    武裎冉现在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万意摸了她的肚子,又摸了她的胸,因为刚刚沐浴更衣过,她只披了见黑袍,里面并没有穿多少,不像百日里,里三层外三层,十分华贵。万意的小手抵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只觉得痒痒的。

    下一刻,就变得惊慌失措,本想着太黑的缘故,她可并未束胸啊。

    作者有话要说:  武裎冉狮虎:子让,可有勤加练武?

    武裎冉:徒弟夜夜翻墙,如今武功大有长进,尤其是轻功。

    武裎冉狮虎:你给我滚~

    ☆、吾父爱女心无尽

    不行,必须撞破这个鬼打墙,否则就永远出不去了。

    万意打定了主意,后退了几步,口中历声道:“我不管你是哪里来的孤魂游鬼,我可是从阎王殿里逃出来,死过一次的人,我可不怕你。”说着就要使劲儿撞去。

    本来武裎冉对于万意说的话有些奇怪,什么叫死过一次的人,有人想要她死吗?她还是个小姑娘,什么人这么狠心。突然看到万意一副撞破南墙的架势,吓得她立刻上前去拉住了她的胳膊。

    被“那东西”缠上了胳膊,万意瞬间如惊弓之鸟,来回挣扎。

    武裎冉不得不出声阻止她,“万意,你看清楚,是我。”

    万意听这声音有些熟悉,睁开眼来,眼前的人眉眼如画,剑眉浓密高耸上挑,眼睛细长而有神采,鼻梁高挺从眉骨蜿蜒而下,如一道细长高耸的连绵山脉,曲线柔和散着点点月光,薄唇微抿,侧脸犹如削过的山峰,纤细却又不失棱角。

    好像回到了从前,那人披着黑色鎏金长袍来接她了。

    此次一去,若能大胜而回,我必封你为后。

    “王爷,您回来了。可是大胜了。”

    万意欣喜的扑进武裎冉怀中,武裎冉鬼使神差的揽住了她的腰身,心中却有些酸涩。她口中的王烨是谁?可就是她那一直要等的人?

    不对,不对。她不会回来,她一定是知道了那日她撞见了她的秘密,对,她是女人,不是自己要等的良人,她会杀了她。她一走便派人杀了她,她是武裎冉,那个立誓要做千古一帝的女人。

    万意忽然将武裎冉推开,继而愤恨的用力踩在她的脚上。

    怀中人突然离去,还来不及带走她的余温,脚下却传来一阵钝痛。

    武裎冉怒道:“你疯了吗?”这个万意反复无常,莫非真的天生阴阳脸。

    “你三更半夜出现在这里,做什么?”

    这……武裎冉无话可说了,有些尴尬,她能说她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来偷窥她的吗?顺便看看她有什么特殊之处,令自己连连噩梦。

    这话一定是不能说的,三更夜半之时,偷偷潜入女子宿处,这不是摆明的心怀不轨吗?

    不过武裎冉瞬间就找到了借口,“我本在外散步,忽听得此处传来女子尖叫声,故而来此查看。”

    万意却不依不饶,“哦?不知王爷半夜三更,还有闲情逸致在一女子卧榻之地闲来散步?”

    武裎冉难得红了脸,只是此时天黑,恰好替她做了遮掩。“古人喜好秉烛夜游,本王又有何不可”

    “不知烛在何处?”

    “你……”不要得寸进尺,面对咄咄逼人的万意,武裎冉觉得她这个姑娘实在是太不会办事了,有些过于伶牙俐齿了,难怪不讨人喜欢。自从她来到河内,听到的大多是她不好的传闻,就没有一句说她好的,看来这也是有原因的啊。

    万意正说着,就闭了嘴。因为她看到武裎冉突然变得面色苍白,嘴唇没有一丝颜色,抱着肚子,就蹲了下来。看起来极为痛苦的样子。

    “你……你怎么样了?”

    看到武裎冉这个样子,万意有些害怕,武裎冉一向是以坚韧不拔示人,脊背永远挺得如雪中松柏,面容清冷。可此时竟然面色苍白,看起来虚弱不已,瞬间便倒在了地上,这样脆弱的武裎冉是她不曾见过的。

    立刻就心慌了。

    她刚才那一脚应该不重吧,不会踩到她的哪出死穴,隐疾了吧?

    “武,武裎冉,你可不能死啊,就算是死,也不能死在我身边啊。这要是让人看见了,我可怎么解释清楚啊。”万意有些慌不择言。

    武裎冉突然腹中绞痛,脸上冷汗连连,浑身冰冷,算了算日子,今天也应该到了,她竟然还大意的去洗了冷水澡,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更别提自己这虚弱的模样,还被万意给尽数看了去。

    她都快痛死了,这姑娘还在耳边不停的叽叽喳喳。说出来的话既不是关心她,也不是担忧,反而是怕她死在这里,毁了她的清白。没来由的武裎冉的心里也变得冷飕飕的,私有一阵寒风掠过,嘴唇也更加苍白了几分。“你,不要声张。”

    武裎冉抱着肚子,蹲在地上,却一动也不敢动。

    她感觉到自己下面已经湿漉漉了一片,那种感觉还越来越猛烈,似黄河决口一般,情形汹涌。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算算日子,足足提前了七日。并且腹中也痛得厉害,周身如坠冰窖。

    “你,你真的没事?”万意小心翼翼的问道。

    “死不了。”武裎冉实在是没了力气,感觉说一句话就要耗费好大的心力,本来没好气的一句话,硬是被她说的绵软不堪,像是示弱一般。瞬间武裎冉就闭上了嘴巴,不再言语。

    看武裎冉这幅模样,万意想她不是应该高兴的吗?自己的仇人如今虚弱的就像是一只待宰的雅雀,可为何心中却不开心,反而隐隐有些担忧。却原来还是她过于优柔寡断,她这样的性子怕是一辈子都报不了仇了。

    只是,这人是她懵懂的初恋啊,那时满心满眼全是她。

    即便最后落到那个地步,心中对她也还是念想不尽。这一刻,万意心中明白了一件事,她的恨全部都来自于她欺骗了她,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爱她。

    也在这一刻,万意决定了她这一辈子只要护好家人安全就好了,对于武裎冉,她永远伤不了她,就只能敬而远之了。

    再不见她,离得远远的。

    万意探身蹲下来的时候,武裎冉抬头看了一眼她,却只见万意的眉眼变得柔和了许多,本来就是一张巴掌脸,杏仁眼,樱桃唇的万意这时候倒顺眼了许多。看起来,总算少了那些凌厉,多了一丝乖巧。

    万意蹲在地上,对武裎冉说:“你等着,我去帮你叫人来。”

    虽然这话音没有了刚才咄咄逼人之感,也没有了那些锋利的爪牙,变得平淡如水。可武裎冉却从其中听出了一些疏远来。这声音平淡无波,却没有一丝感情。武裎冉心里有些烦躁,心中竟觉得这样的万意还不如刚才来的叫人放心。

    她这是怎么了?人家好声好语的说话,她竟然还不满了起来,什么时候她也染上了那等怪癖。

    “别走。”武裎冉猛然拉住万意已经半起的身子旁垂落在一侧的酥手。

    武裎冉心中十分清楚她这是怎么了,这是女人都会有的,她今天来红了。可是她却不能被其他人发觉,一个万意看到了也就罢了,如果被其他人看到……她从小就要强的自尊心会轰然倒塌。

    武裎冉虚弱的仰头看着万意,清凉的月光洒下,她伸长的一侧脖颈,纤细白皙,说不出的柔弱来。

    就连那平日看起来英武非凡的高耸的剑眉也耷拉了下来,横躺在那微微弯起的眼睛上,一颦一蹙,几多柔情。

    万意瞬间愣住了。

    清凉的月光洒在两人身上,一个微微起身,反身看着地上的人:一个蹲在地上,紧紧拉着另一人的手,扬起的侧脸,低含的下巴,如一副美景,静静的封印在时光的刻度里。

    “王爷,王爷。您真的在这儿。”紫棋的声音炸然响起,惊了一片静谧星空,万意赶紧抽出了自己的手。

    那边紫棋大叫着道:“瑶琴姐姐,快过来,王爷在这儿呢。”

    紫棋向来大大咧咧不知分寸,如此大惊小怪,武裎冉知道她这一叫,肯定会招惹来许多人,赶紧扶着万意的身子站了起来,只是大半个身子都快落到了万意身上。

    “你……”一阵甜味窜进万意鼻腔中。

    “你去赶走她们,千万不要让她们进来。”武裎冉吩咐道。

    “我……”

    武裎冉皱眉,伸手推开万意,压低声音道:“快去。”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多,“好吧。”万意转身向门口走去,边走边嘟囔道:“都这样了,还死鸭嘴硬。”

    万意到了门口,外面已经来了一群人,她挡在门口大叫道:“都住脚。啊不,是,都给我停下来。”

    “你们王爷说了,谁都不许进去。”

    瑶琴站在最首,看到万意拦下了她们,她抬头看了看东窗阁的门匾,问道:“可是万小姐。”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5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