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7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7

    武裎冉将手臂从眼睛上移开,眼前已经没有了那人的踪迹,心中说不出的怅惘来。“各自安好,两不相交。”

    武裎冉将手中的暖袋紧紧的贴在小腹处,细细感受那股蔓延全身的暖意,随后笑了起来,只是配着她苍白的面色,说不出的诡异感。

    她心中难受,愤而出口道:“你算什么东西?各自安好?你好了,就真的好了吗?我是堂堂一国王爷,你只是一个小小商女,我要见你,你敢不见?”像是一句安慰话,武裎冉反复不断的在心中说服自己,她也没什么特别的,既然敢如此对待她,就要敢于承担这样做的结果。

    竟然大言不惭的敢命令她。

    虽然口吐恶言,却更加抱紧了怀中的暖袋。

    一个声音从心中莫名响起,“真暖和啊。”

    万意出了院子默默的呼出一口气来,她差点就要被武裎冉蛊惑了,武裎冉那副虚弱的模样,那样哀求她。她竟然差点就心软了,武裎冉……以后要离她远点,再远点,绝对不能再被她蛊惑,再被她欺骗。

    想到父亲,万意又重新抖擞了精神,她还有父亲,父亲还在等她。

    万意在侍女的带领下,走入前厅,就只是静静的站在门外,看着厅中那个来回走动的中年男子。按理说,河内第一富豪,应该是个大大的胖子,有着大大的啤酒肚,肥头大耳,一看就油水很足。

    可是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却清瘦异常,整个人站在那里似一根麻杆一样,硕大的衣袍穿在他身上,竟然连连走风。

    万意再也忍不住,眼泪汹涌而出。

    上辈子她刚穿越到此的时候,因为害怕被原主的父亲看出破绽,一直躲着不见他,万炜却以为是女儿万意仍然记恨他,不肯相见。生意上正好遭逢其他对手的联合挤兑,再加上女儿又始终不肯见他,万炜瞬间苍老了起来,勉勉强强支撑了几年就去世了。而他临终前一直都念叨着万意的名字。

    可那时,万意正被囚禁在王府,自是没能见他最后一面。

    后来万意才明白,万炜对她的好,是真心疼到了骨子里,只是她心中一直存有一个疙瘩,竟然到最后都没有再叫他一声“父亲”。

    万炜为了她能在王府里过的好点,一直无偿资助王府。

    这个男子明明才刚到中年却苍老如暮年,更是一直带着遗憾离开人世。

    万炜看见万意先是欣喜,后见她满面泪痕,瞬间就慌了,忙跑过来,连连问道:“我儿,可是受了什么委屈?”

    万意红着鼻子,说道:“爹,你怎么会这么瘦?”

    万炜听到女儿终于肯叫她爹了,瞬间老泪纵横。“爹以后一定多吃肉。”

    万意再也忍不住,扑倒在万炜怀中失声痛哭。

    作者有话要说:  万意:还望今后,各自安好,两不相交

    武裎冉:你想的美。

    武裎冉:以后就缠着你了,怎么的。

    万意:你……流氓。

    武裎冉:我就流氓了。

    万意:你无耻。

    武裎冉:我就无耻你了。

    万意:心塞塞……

    武裎冉:快进本王怀抱,本王好好安慰你。

    ☆、东床佳婿在哪儿

    万意离开前又看了看那意园,万炜还以为她是舍不得,出言安慰道:“念儿,你放心,为父再帮你建一座更好的便是。”念儿是万意的小名,只有家中长辈和亲近之人才可如此唤她,是万炜亲自所取,有思念之意。

    万意摇了摇头,建的再好还是会被人夺去,没有足够的力量永远守不住自己的东西,既然注定不属于自己,还不如不去费那些心力。

    万意不知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父亲,那东窗阁是什么地方?为何取那样的名字?”

    万炜今夜有些开怀,一来是因为女儿终于表示原谅他了,二来则是河内王的总管不但没有收下他送去的财宝,还隐隐流露出想与之交好的意味。那可是一国的王爷啊,又是河内郡的太守,以后有他照弗,想必万家的生意会更上一层楼,只要明日那些人得了消息,就定然会对他有所忌惮,那这些日子以来万家生意上所遭遇的困境定然可以迎刃而解。

    压在万炜身上的包袱突然被卸了下去,万炜只觉一身轻松,便笑着为万意解释道:“那东窗取自东床之谐音,当然是为父希望你日后能有一东床快婿了。”

    万意上车的动作突然顿在了那里,“父亲,你是希望我将来能够召婿吗?”

    万炜讪讪的摸了摸衣袖,有些吞吞吐吐,“这……父亲当然是希望你能够永远陪在为父身边,可你若愿意……不论你最终选择了什么样的人,为父都不会反对的。”万炜赶紧解释到,生怕万意生气。

    对于嫁娶之事,万炜显得格外小心谨慎,轻易不敢在万意面前提起。

    因为之前父女两人的矛盾,便皆是由此引起。万炜虽然身为万家的嫡长子,可却子息稀薄,一生只得了两个女儿,并不像他二弟三弟那般子息绵延。再加上大女儿万慧早年与人私奔,至今没有音讯。他如今身边就只剩下了一个万意,因此对万意多加宠爱,从不敢多说一句重话。

    万慧大了万意整整七岁,再加上万炜妻子早逝,万炜又决心不再娶妻。万意可以说是万慧照看长大的,两人虽然是姐妹却情同母女。万意一直以为万慧的离家出走,是万炜不同意万慧嫁给自己喜欢的人,才逼迫万慧不得已与人私奔的,因此与万炜产生了矛盾。

    看着万炜那般小心翼翼生怕自己生气的模样,万意叹了口气,过去她实在是太混蛋了,就为了远离万炜,而生生将一个纵横商场的精明男子吓的如此小心谨慎。她只顾活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为了那份不安,而忽略了一个父亲的心情,日日折磨着这样一个爱女心切的父亲。

    万炜现在正站在万意身边,甚至伸手为万意掀着车帘子,天下间的父亲谁人可以做到这个地步。万意看着朦胧的烛火下,清瘦的万炜,心中十分酸涩。其实这个男人也不容易,早年的万炜是远近闻名的才子,后来更是考取了秀才,可以说是整个万家最有前途的人。

    可是他却为了一个乡下女子,选择与她私奔,直到八年后万意的母亲生万意时难产而死,万炜为了将来女儿们有个好出身,才带着万意姐妹俩重新回到了万家。

    明媒正娶方为妻,奔为妾。

    万家一直不承认万意母亲柳氏的地位,将其视之为妾。

    尽管万老太爷怎样的不情愿,可万炜却坚持自己一生只有万意母亲一个妻子,更是为了万慧万意嫡女的身份,坚持与家人作斗争。以至于最后,万意的祖父差点将万家传给二儿子,万意的叔叔,万炘。

    万慧与人私奔的时候,万炜当年的事又被人搬出来说道,人人嘲笑他,说“万慧有乃父之风”有其父必有其女。就连身边唯一的小女儿万意也埋怨他,疏远他。

    万意握住万炜掀着车帘的老手,“父亲,念儿会永远陪在你身边。”

    万意将万炜让上了马车,自己也上了车,坐在万炜的旁边,一路上紧紧的握着那只大手。

    马车在寂静无人的道路上幽幽的前行着,万意此时心中却有些害怕了。

    这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怯吧,明明之前那么渴望着想要早点回家,现在却又有些不敢进万家了。

    路再怎么漫长,总有尽头。

    漂泊了再久,也有回家的时候。

    万炜已经下了马车,却见万意仍然坐在马车中,不由得出声喊道:“念儿,到家了。”

    “嗯。”万意小小的应了一声。便有人掀了车帘子,拿了矮凳,伸手扶万意下来,万意握住那人的手,抬头看去,“你是青芽?”

    青芽笑了笑,露出两个小酒窝,“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进了一趟王府,倒不认识青芽了。”

    万意呼了一口气,她怎么会不认识青芽呢。上辈子直到死时,她都对她留有愧疚,一直觉得对不起她。原本青芽是万意的贴身小丫头,从小两人一起长大,可自从万意穿越过来后,就以莫名其妙的理由赶走了她。

    却没有想到青芽竟然一直留在万府不肯离去,最后还做了她的陪嫁丫头。在王府时,青芽想方设法的通知她阮青榕不怀好意,她却一点也不肯相信。却还以为青芽是因为被自己赶走而心怀恶意,所以污蔑自己唯一信任的心腹丫鬟阮青榕。

    万意紧紧的握住青芽的手,她怎么那么愚蠢,只到死过一回方能看清楚谁对她好。她一直害怕被人看出破绽,看出她不是真正的万意的事实,却从来没有意识到,不管万意变成什么样子,他们都只会包容她,爱护她。在万炜眼中,万意就是他的女儿;在青芽眼中,小姐永远都是小姐。

    他们从没有怀疑过她,反倒是万意生生将这些真正爱自己的人都赶走。

    万意一路上拉着青芽的手进了万府。

    刚进了大门,就见万府灯火通明,远处还有喧闹声传来。

    就算是为了等她回来,也不会点起如此多的灯笼吧,将院子照的如同白昼。明明已是深夜,前厅却还吵闹不断,万意十分不解。

    “父亲,家里为何如此吵闹。”

    万炜见万意问起有些羞愧,女儿一回家就让她遇到这样的场面。况且他感刚刚与女儿和好,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才好。

    万炜还没有来得及回答。

    大厅里便走出一个大胖子来,人还未到,声音却传的极远。“大兄你可回来了,你快说说你做好决定没?到底选哪个小子。”

    “要我说我家三小子最合适,今年才十三岁就已经考取了童生。要不六小子也行,虽然年龄小些,可人长得机灵啊。”

    大胖子身后又匆匆走出十余人来,其中有一个男子走在最前头,只是他脚步虚浮,一看便知是长期亏损所致,他紧紧接在胖子后面叫嚣道:“大兄,你可别听信二哥的话,他那六小子的生母可只是一个大脚丫鬟。”

    万炜还没有说话,那两个人便吵了起来,“老三,你给我住嘴。”

    “二哥,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

    “万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让大哥选你家老大,以后继承了万家,你好继续胡吃海喝。”

    “二哥,你这话就不对了,你家老六生母低微是人所共知的,这样的人怎么可以过继给大哥。”

    万炘被万焰捉住了痛脚,立刻高声辩驳道:“老三,你不要忘了那柳氏也是个大脚妇。”柳氏便是万意的生母,万炜曾经与之盟誓私奔之人。

    万炘刚说完这话,自知说错了。谁不知道那柳氏在万炜心中分量极重,果然就连万焰也住了嘴,不再与他争辩。

    万炘看了看万炜,见他唇角紧抿,一脸不悦。这才看见他身边站着的万意,便讨好的笑了笑:“大哥,你回来了。”

    万炘见万炜没有搭理他,又对万意说道:“哟,侄女你也回来了,我还以为王爷会留你过夜呢。”

    听到万炘口不择言,对象还是万意,万炜这才出声道:“万炘,你给我住嘴。”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7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