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14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14

    青牛此时一脸大汗,显然是之前来回奔走的缘故。青牛见万意远远走来便立即迎了上去,“小姐,你果然神机妙算。”

    那万炘果然留有后手,“说吧,怎么回事?”

    “据三老爷透漏,二老爷前面领了人去向老爷提亲,到时候老爷定不会同意,之后他再让三老爷请祖老们过来,以老爷得罪了大官为由逼老爷就范……”

    青牛说到这里,看了看万意脸色,见万意脸上并没有露出特别的情绪来,才小心翼翼的说道,“到时候,就逼迫老爷嫁女与过继子之间二选一……”

    不管选了哪一个,对于万炘而言都是一场巨大的胜利,可以说是一石二鸟,不,应该说是一石三鸟之策,因为就算到时候万炜不愿妥协,也会被祖老们所埋怨,落下了怨言便是矛盾争端的开始……

    如此心机,真是好计谋。

    这万炘何时变得如此精明了……

    万意知道万炘一直看他们父女不顺眼,认为万炜抢走了本该属于他的一切,如果当初万炜不回来,整个万家都将会是他的,而不是如今只落下部分产业。可万炘的聪明,却只属于那种小聪明,或是有点奸诈,平常做生意缺斤短两的什么的,如此完美的计谋,他是想不出来的。

    那……会是谁呢?背后为万炘出谋划策的人……或许是早就已经有人打入了万家内部……

    万意的坚决阻挡了他们和平演变的“过继”计划,所以现在才不得不改变策略,图穷匕见。

    万意想不到,原来万家内部就已经有着如此严重的危机。

    或许,上辈子,万炜选择与武裎冉合作,将整个万家依附于河内王是不得已之举?

    万意突然想起,武裎冉曾说过,答应你父亲的事我一定会做到,那么她出嫁前,万炜与武裎冉到底说了什么呢?

    青牛见万意忽然流下泪来,有些惊讶更多的则是慌乱,他从没有见过万意哭泣,小小的万意一直是冷漠无言的,这使人忘记了她的年龄。他对于万意一直是敬佩的恶,敬佩她不同于年龄的冷静睿智。

    可如今看到她无声的哭泣,眼睛里一滴滴好似雨珠般落下泪珠儿来。青牛的心有些酸涩,好心疼她,小姐儿,这般年纪的小姐儿应该如花一般灿烂微笑,而不是如此……

    “小姐,上刀山下火海,只要您吩咐一声,青牛我决不推辞。”这时的青牛说话没有了平时带着的那些讨好意味,而是如男人一般,郑重承诺。

    君子一诺,重于千金。

    古有豫让愿为知己者死,荆轲刺秦王一去不回,要离一诺杀妻断臂。

    他万青牛不是壮士也没有那么大的胸襟,他就是一个万姓家奴,一个马夫的儿子,可是万意愿意信任他,重用他,更重要的是,他得对得起她。

    “青牛你说,是不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小姐,您说什么?”青牛不解万意话里的意思,他怎么有些听不懂,怎么突然的就可怜又可恨了呢?

    万意已经擦干了眼泪,不管前世如何,今生都要活个明明白白,不管幕后隐藏的是什么人?庞然大物也罢,妖魔鬼怪也好,她万意决不妥协。

    万意一改之前的惆怅,看着青牛严肃的问道:“青牛我问你,三老爷怎么说?”

    自从上次万炘带着万焰来闹了一回,万意就防备着他们再有下次,于是特意去拜访了一下万焰,“三叔,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我爹打算过继一个孩子,怎么样也轮不到你的。”

    “你如今不过是替二叔他做嫁衣裳而已。”

    “我可听说,我爹每个月都要接济你好几百两银子。你若是一心一意只认二叔,不认你那个大哥了,那我可不会同意再让我爹把银子打水漂了。若你还认我这个侄女,我就做主从自己的例银里再多划给你一百两。只要你还是我三叔,有我在一天,有我爹在一天,我们就一直养着你,可你若是胳膊肘往外拐,那就说不一定了,二叔那人怎么样,你也知道。”

    “三叔,你可好好想清楚了。”

    万意一直都知道万焰胸无大志,平常最喜欢逛街吃花酒,若不是如此也不会早早就掏空了自己的身子,他跟着万炜闹也就是一个玩票性质,说白了就是捡漏的,万家到底谁当家他都不在乎,有钱花就行了,反正他是老三,怎么也轮不到他。

    若想打败一个敌人,显然内部瓦解是最快速也最有效的法子。

    只要万焰不跟着胡闹,万意不介意养他们一家子一辈子。

    果然她的“慰问”有效了,今天万焰就送她这么大一个礼物。

    “青牛,你带着三叔先稳住那些祖老们,任他们吃好喝好,把他们伺候的舒舒服服的,最好都能全须全尾的送走了,走的时候也不要忘了送些‘小礼物’。”万意知道那些什么个祖老,说白了也就是活的长了点,可就只凭这些便可横行无忌了。你万家谁当家他们根本不管,只要“意思到位了”,他们也就满足了。

    被他们闹过几回,万意也摸清了他们的脾气。

    这种人每次来都是连吃带喝走的时候还再顺走些,可却是说不得动不得的。

    “你去吧,我先去前厅看看……”青牛走后,万意也急匆匆走了。还不知前厅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万意并没有直接闯进大厅内大吼大叫,而是绕到了侧面暗中观察准备伺机而动。

    隐隐约约听到大厅内有声音传来,“这是张举人,今日来为主薄大人的二儿子提亲。”

    万意透过缝隙看到厅内一绿衣衣袍留着八撇胡子的男子高高在上的坐在厅内主位,而自己父亲则小心翼翼的陪在下首,那万炘更是点头哈腰别提多么狗腿,就差跪下跪舔了。

    万意心中有气,却发不得。

    “万家主啊,那主薄可是县衙内的一把手,就连县老爷也尊敬三分呢。你女儿嫁给二公子也是她的福气,若是你不晓得人情世故,难保主薄大人要亲自找人来教一教你。”

    威胁……

    赤|裸|裸的威胁。

    主薄在县衙内权势极大只手遮天,这万意倒是清楚,毕竟上辈子耳濡目染也知道一些,县令与主薄是分开管理财政的,县令虽官大一级,可主薄才是管着全县米粮钱财的那个人,因此就连县令对主薄也是能忍则忍。毕竟主薄不点头,县令也取不出一分钱来,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这个张举人是哪里冒出来的,万炘又从哪里勾搭了一个举人出来?举人再进一步便是进士了,即便退一步那也是预备官员,怪不得万炘如此趾高气扬。

    万意脑子飞速的转动着,突然却听得厅内吵了起来。

    “张冲裁你不要欺人太甚,什么二公子,你当我不知那只是个庶子。”庶子虽说也是儿子可却没有丝毫地位,且不能继承父业,说白了活着就得看人脸色,嫡子一不高兴就能将他撵出去,那念儿嫁过去不是跟着受气,就是跟着受苦。

    “大哥,你怎么说话的。张举人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再说你家万意不也是个庶女吗?我看合适的很?”

    父亲好像与万炘吵了起来,“混蛋,谁说我家念儿是庶女了。柳氏是我三拜九叩娶进门的,是我唯一的妻子。”

    “聘为妻,奔为妾。名不正言不顺,庶女就是庶女,万家是不会承认的。”

    ……

    “万子仪,你够了。”张举人忽的大叫一声,摔了手中的杯子。子仪是万炜的表字,这张冲裁既然叫得出来,显然也是认识万炜的。

    万炜久不被人唤过表字,这会儿突然听到,一时有些愣怔。

    张冲裁也是心急口快,这会儿却是有些后悔了,即便同窗学过艺,可现在他已经贵为举人,而万炜不过只是一个小小商人,哪儿值得他如此唤他。

    一想到求学那会儿,先生总是对万炜赞誉有加,对自己却不闻不问,这万炜每次大比小考总要压自己一筹,即便后来出了那事,先生也总是连连可惜,好似心中并无自己这个学生一般,难道只有万炜才是他心中的得意门生?

    张冲裁,这名字好生熟悉。

    这不就是那个在宴会上侮辱了父亲的人吗?

    他怎么这么早就出现了,现在的他还没有为官吗?

    在涉及到万意母亲的事情上面,万炜显然十分在意,坚决不妥协,“姓张的,我的家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万炘显然知道如何成功的激怒父亲啊,这会儿已经要吵起来了吗。

    张冲裁气急了,这是他成为举人以来,第一次被人看不起,第一次被人大嚎大叫,第一次被人如此对待,这人还是他看不起的万炜,还是他曾经以为已经超越了的人。

    张冲裁气急,口不择言,说道:“那柳氏就是个贱人,也只有你才能配的上她,她的女儿也是个小贱人。”

    万意听到这话,已经受不了了,他不但辱及先母,竟然连她也不放过,这是哪门子的举人老爷,还学子呢?我呸,心肠忒是恶毒,万意正准备闯进去,最好手里能有块板砖,能够把那个所谓的举人老爷的脑袋给砸个稀巴烂。

    可还没有等万意出手,那个张举人就被不知从哪里飞来的小石子给砸中了脑袋,瞬间额头鲜血横流,看起来好不狼狈。

    “你说谁是小贱人呢?”冷飕飕的声音飘进来,连万意都忍不住一阵颤抖。

    张冲裁捂着额头,“谁,谁敢偷袭我。”

    “我可是举人。”

    “万炜是你,是你对不对。”那鲜血流进了一只眼睛里,张冲裁看不清楚方位,只能大喊大叫。

    万炘被这突发情景吓愣住了,谁敢袭击举人老爷,不怕挨板子,那可是有功名在身的人啊?这会儿也已经反映了过来,看着张冲裁那副惨样,心中却隐隐有些兴奋,这下好了,万炜肯定吃不了兜着走,袭击举人这可是一件大事啊?首先一顿板子是少不了的了。

    万炘看似愠怒实则暗自兴奋,冲着刚刚进来的人喊道:“大胆贼子,你们竟然敢袭击张举人,都等着吃官司吧?”

    “哦?你们打算怎么对付本王,本王等着。”武裎冉一步一步从门外走来。还是那件月白的袍子,只是脸上好像更加黑了,白袍黑脸,衬得整张脸更加不好看了。

    真是一黑遮百美啊。

    明明那么清秀好看的五官,怎么脸就那么黑了呢,都显不出他们的清秀模样了。说来也奇怪,那脖颈明明还是白皙如玉,只是这脸却越来越黑。

    万意正疑惑的时候,武裎冉已经走进了大厅,万意止住了刚刚迈出的那只脚,又收了回来,她想再等等,看看。武裎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于武裎冉的突然出现,万意是疑惑的,也没有想到。

    按说今生,她们的交集并不多,也只见过两面而已。而且,自己都明确表明不愿与她有过多交集了,怎么武裎冉上赶着要凑上来呢?

    难道是她刚开始打了她一巴掌,武裎冉上瘾了?

    难道武裎冉还是个隐性的m体质,那可真是大大的不妙了啊。

    在万意过度脑补的时候,厅内已经乱成了一片,“王……王爷……”

    “你们准备怎么对付本王呢?”

    “怎么想将本王抓进大牢收监。”武裎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令人不寒而栗。

    张举人已经傻了,跪在地上说不出话来。他面前的人可是王爷啊,随便一句话,动动手指头,就能让自己生不如死。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14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