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17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17

    再说,那意园是在武裎冉未到河内之前就被官府征收了的,只是恰好给了武裎冉居住罢了。虽说那些官员早就存了送给武裎冉的心思,可武裎冉好像并不会因此而愧疚吧,就因为这样的小事而亲自登门道歉?

    “王爷说笑了,那意园既然归了您,便是您的了。”就算没有武裎冉也会有其他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嗯……”万意没有感恩戴德,令武裎冉有些失望,那是不是她还是没有改变她在万意心中的印象呢?此计……失败了。

    “那个……”

    “呃……”

    武裎冉吞吞吐吐的,这就更加令万意疑惑了,这个武裎冉是谁假扮的吧,那个一本正经冷漠严肃的河内王跑哪儿去了。万意脑海突然响起一首歌,“我的严肃正经一去不回来,别的那哟哟,别的那哟哟~”

    万意摇了摇头,不行,在这样下去她也会变得不正常的。

    万意立刻打断武裎冉,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武裎冉看了看厅外,左右无人,便靠近万意在她耳边道:“咳咳……我……我不是奸|夫”

    在万意发怒之前,又立刻分开了身子,远离了万意,道:“那个阮傅蓉,我之前只见过她一面。若不是那日,我早就不记得她了。”

    武裎冉就为这事一直纠结着,特意跑来告诉她,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好像刚刚那股甜味扑在耳边,好浓郁啊。

    “咳咳……”一不小心就多想了,不行,这一定是武裎冉的计谋,她不能再中计。

    万意道:“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武裎冉急了:“你不是说我……奸……”呃,这种话,自己最好还是不要说出来。

    万意其实很想笑,可是她忍住了,“我可什么都没有说过。”

    武裎冉:“你……”

    万意一脸好意的规劝道:“王爷还是多多关心正事要紧,那才是河内之福。不要天天想东想西,胡思乱想,时间久了,听说会得癔症。”随后一脸惊恐的样子道,“哎呀,那可就不好了呢。”

    武裎冉咬牙切齿道:“多谢万姑娘关心了。”

    作者有话要说:  PS:万意:武裎冉生气的时候,我觉得好有成就感~

    作者:(右斜眼)你离精分也不远了。

    *

    论偷吃被抓是怎样的一种感受?在线等~急!

    武裎冉:你好,好的很。本王生气,我要走了。

    万意:等等~

    武裎冉:怎么?舍不得本王?

    万意:不是,你能先把嘴擦干净吗?

    武裎冉一抹嘴,“OH。MY GOD ”掩面而逃。

    *

    PS:武裎冉:为什么感觉我咸咸的鱼生中充满了淡淡的忧伤~

    作者:(左斜眼)你离精分也不远了。

    ☆、攻心为上罪女谋

    “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我可什么都没有说过。”

    “王爷还是多多关心正事要紧,那才是河内之福。不要天天想东想西,胡思乱想,时间久了,听说会得癔症。”

    她是在关心我吗?

    武裎冉坐在椅子上,右手支着下巴,表面看起来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脑子里却思绪乱飞,一直回味着今日与万意在万府的对话。

    一遍又一边,百遍不厌。

    回想她说的话,回想她说话的神态,回想她眉眼弯弯的样子……

    “念儿。”万炜临走前是这样叫的吧。

    念儿是她的闺名吗?是她的爱称吗?

    “念儿。念儿。”好好听的样子。

    “王爷,王爷!”阿三提气大吼一声,然武裎冉仍旧无知无觉。

    阿三惊恐了,王爷……他……不会失聪了吧。

    那面带微笑,眼神放空的样子好诡异啊。

    阿三不得不提气再次呼唤武裎冉,“王爷。”

    武裎冉回过神来,转过头默默的看了阿三一眼,虽然面无表情的样子,可阿三却感到莫名的寒意,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阿三硬着头皮,不自觉的哽咽了一下,说道:“王爷,叶先生已经恭候多时了。”叶荇之的地位比较特殊,说主不主,说仆不仆的,因此有人管他叫荇公子,有人唤他做叶先生。

    叫他荇公子的当然带了那么些尊重,是将他当做尊贵的客人或是俨然半个主人来对待。而叫他叶先生的,便是仅仅将他当做了府中的谋士的,这河内王府的老人多唤他做“荇公子”,而阿三却只尊称他一声“叶先生”。

    阿三是武裎冉的贴身护卫,又曾救过他叔叔,在他心中武裎冉最大,其他一切人都要靠边站。

    他来王府时日并不久,也是近几年来才跟随武裎冉的,并不清楚这位“叶先生”以前的事迹,又为何在王府“如此特别”。仅仅是因为他与王爷一同长大吗,阿三觉得事情并不是这简单,不过他也没细想,毕竟他只要保护好王爷就可以了。

    这府中坚持唤叶荇之“先生”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这阿三显然是其中的一个。

    阿三的父母双亲早年间就被饿死了,是他叔叔一直照看他,半大的小子吃穷一家人,虽然他们家只剩下了他与叔叔两人,可还是活的无比艰难。在阿三|十一岁的时候,他与叔叔饿的只剩下皮包骨了,眼看活不下去了,他的叔叔那天夜里抱着他哭了好久,眼泪泼洒在他脸上就如雨水洗脸一般横流而下,阿三第一次知道原来有人可以哭的这么伤心。

    之后,他叔叔就消失不见了,找人给他捎回了三两银子,据说是进了宫。等到阿三再长大一点的时候,他就去报名进了皇城预备军,一路拼命训练,让自己变得优秀再优秀一些,只为了距离那皇宫更近一些。

    他百般打听,用尽了所有银子终是没有再寻回叔父,只有那一捧井中枯骨。若不是五皇子仁慈,他叔父将成为游魂孤鬼,来生也不得投胎转世。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将他好生安葬。”

    可对于阿三来说却是天大恩情,至少叔父能留下一具全尸,而不是横尸野外,或是千年古井,面目全非……

    这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在这样的世界中他看不到光明和未来。

    以前听村里的老先生说过,“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生声,不忍食其肉,是乃仁术也。”虽然到现在都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可阿三心里明白武裎冉就是那个君子。

    在那个残忍的皇宫中,唯一帮了他叔父一把的人。

    那黑暗中的唯一一点亮光。

    宫里来人说要为五皇子配备侍卫的时候,所有人都唯恐避之不及,只有他一马当先抢先报了名。

    所有人都说他傻,跟着武裎冉没有任何前途。

    可只有他自己明白,他要的并不是前程,而是心安。对于叔父的愧疚,对于武裎冉的感激,是他一生的执念。

    “阿三……阿三……”武裎冉默默摇了摇头,当初宫里说要给她配备侍卫的时候,她就不知道不会有人愿意的,只是不知为何这个阿三却要抢着来。阿三对她异常忠心,武裎冉也愿意用他。

    只是不知道他有着怎样的过去,有时候会像今天这样莫名的发呆。

    阿三从没有告诉武裎冉关于他的过去,关于他叔父的事情,武裎冉只知道他是一个曾经差点活不下去的可怜人。

    正如他当初最简洁的介绍那样,无父无母,贫苦出身。

    “王爷,听说上京那边正在查处‘四皇子落马’一案,我们这时候收留叶先生是不是……”阿三是真心为武裎冉着想,才出言劝道。

    武裎冉摆手,阻止阿三继续说下去,虽然她也曾经怀疑过,这事是否与叶荇之有关,可想想又否定了,叶荇之与四皇子并无多大交集,可以说是从未相识,至于如今才到河内怕也只是一个机缘巧合吧。

    再说上面发下来的通缉文书中也并未有叶荇之的画像。

    他回来这么久了,也该是见见他的时候了。

    “王爷最近好生繁忙啊。”凉亭内,叶荇之为武裎冉倒了一杯酒,才嬉笑道。

    “第一次为一郡之官,掌管着全河内百姓生死大事,我当然是慎之又慎了。”武裎冉回到。

    这两人一来一往,语中锋芒毕露,似乎并没有“青梅竹马”间的两小无猜与故人相逢的喜悦,气氛反而诡异的很。

    叶荇之笑了笑,“难道去万府也算是王爷的一件大事?”

    武裎冉奋起,踢倒了案几,桌上的酒水洒了一地,“叶易木,你少管我的事。”易木是叶荇之的字。

    叶荇之慨然不惧,“武裎冉你不要忘记了我们现在的处境。”

    “你以为你可以一辈子躲在河内,做一个清闲王爷吗?”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17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