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20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20

    (是我表达的语意不清楚吗……)

    ☆、舌灿莲花乱情迷

    武裎冉你难过了吗?你也会这么彷徨,这么无助吗?

    “对于王爷,民女实在是爱莫能助。”

    “只要您振臂一挥,有多少人愿意听您倾诉。”

    “何必拿我来开玩笑。”万意再一次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武裎冉,看着手中空空如也,这比心中的空寂更令人失望。

    武裎冉出口道,“你又何必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她只是想与她亲近而已。

    这一次万意没有令武裎冉失望,只见她停住了脚步,反转了身子,一步一步逼近武裎冉,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那样凌厉的眼神竟然令武裎冉有一种望而却步的感觉。

    在武裎冉下意识的想要躲闪,逃避那视线时,忽听得耳边人开口道:“王爷您难过了,还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跑进别人家里求安慰。那我呢?我难过了,该去找谁说?”

    “王爷,您难过了,我就一定要听你说话吗。我也有难过的时候,我难过的时候,一丁点也不想听人说话。”

    为什么听万意说起这些话来的时候,她的心里酸酸的,涩涩的。我也可以……陪你……这话大概永远都说不出口了,因为万意已经离开了。

    武裎冉站在竹楼上,看着下面的万意一步又一步渐渐远去,与远处天边霞,近处林中竹,逐渐融为一体,化作一副美好的画卷。总觉得这样的背影莫名的熟悉,像是很久很久以前,这个人就已经离她而去。

    结果,还是又剩下了她一个……

    *

    万意十分无语的看了看天,很好,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到。可是,他爹万炜已经起床背了一个时辰策论,这会儿已经收拾妥当坐着马车赴约了。

    有一个“学霸”爹,简直就是对她这个“学渣”的藐视啊。

    她昨天夜里抄了半个时辰的账单,当然是将之前重金叔回忆着,她记着的东西整理了一遍,这会儿瞌睡的不行。

    青芽见万意人虽坐在床上,眼睛却是紧紧闭着,便劝道:“小姐,您要不再睡会吧,天还早着呢。”

    万意拍了拍脸颊,让自己清醒些,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不了,你把昨天准备好的那套男装拿过来吧。”

    看着镜子里的人,头戴玉冠,腰坠流苏青佩,手执白骨折扇,一席白衣飘飘,好一个英俊潇洒的……正太啊。

    万意有些失落的低下了头,这张脸真是拉分啊,怎么长都长不大。

    万意在青芽面前转了一圈,还作势扇了两下手中折扇,问道:“青芽,本公子帅吗?”

    青芽冒着星星眼,道:“小姐,您不冷吗,大早上扇扇子。”她可是穿了三层呢,小姐竟然一点都不冷,太强悍了。

    万意摇了摇头,“朽木不可雕也”。果然审美这种事,还是要找一个懂得欣赏的人来才好,若是能早点结束,她就去看看江倾。

    万意算好了时间,偷偷摸摸的尾随在万炜身后进了意园。

    万意这边刚进去,那边就有人禀告给了武裎冉,“王爷,她真的来了。”武裎冉摆了摆手,那人便退下了。武裎冉百思不得其解,万意来这里凑什么热闹,希望她不要闯什么乱子才好。

    为什么万意穿着男装还被人认出来了呢,大概是她的请柬太不寻常了。应邀而来的人出示的一应是红纸请柬,而万意却拿了一块玉佩这么大摇大摆的过来了。

    那玉佩自然就是那日武裎冉说要归还意园并允许万意随意出入的凭证,守门的一眼便认出那是王爷的贴身玉佩,自是不敢阻拦。

    万意进了园子便大胆的穿梭在各种各样的才子中间,毫无一丁点自觉,竟然还被她交到了几个“好友”。

    万意前世在王府可是恶补了许多知识,作诗什么的当然难不倒她,四书五经什么的自然也能说得上话。

    只是,前世那般拼命学到的东西却一次也没有用上,今生倒是用上了,难免有些唏嘘。这是不是应该感激武裎冉呢,万意自嘲的笑了笑。

    “我等俱是河内名士,怎可与你一介铜臭商人同席而坐。”喧闹声传来,万意知道好事要开场了。

    “万炜,你竟然也敢来。”

    “大宗师的面岂是你能见得。”

    “王爷只不过说说而已,你倒真是厚脸皮的过来了。真是不知羞耻。”

    这边喧闹声不断,终于引起了武裎冉身边谋士的注意,等到主家一到,众学子便道:“我等羞与之为伍。”

    万意看着万炜孤身一人站在人群中被众人指责,唾弃,心中怒火焚烧,什么狗屁的名士,不过俱是一匹眼高手低的无用书生罢了。

    这时候,一人的声音尤为清亮,“诸位,诸位稍安勿躁。王爷既然请了万先生来,我等同为客人,应是莫论主家是非才好。”

    “尤逸致,你读书读傻了不成,我们哪里议论王爷了,明明只是就万炜而就事论事罢了。”

    尤逸致,万意记下了这个名字。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原因,能为父亲说话,这个人情她记住了。

    又有一纶巾儒衫之人从人群中匆匆赶来,对着万炜便破口大骂,“万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起来火气不小啊。

    万炜一脸蒙圈,忙道:“江大人,你这是……”

    见万炜一脸茫然无措,毫不知情的样子,江岭工更是火大,他的女儿被人拐进了那种地方,这几日来不知有多少人嘲笑她,指着他的脊梁骨唾弃。而这个罪魁祸首竟然还敢若无其事的来参加河内盛会,这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吧。

    这可不能让父亲背了黑锅啊,万意从一侧挤进人群高声道,“诸位此言差矣。”

    这个当头除了尤逸致那个书呆子还有谁敢替万炜说话,他这次可是一举得罪了江家与张家两大家族啊。众人寻声望去,一看竟然是个毛都没长齐的“乳臭小子”。

    万炜看到来人,突然睁大了眼睛,身体也开始抖动了起来,不是激动的,而是气的。万意,念儿,她女儿怎么跑到了这里。

    万意却浑然不知的对着万炜眨了眨眼睛。

    不过,众人可不敢小瞧这个小子,刚刚春夏秋冬四首连诗一出,谁还敢小瞧他,连王伦这个当世大儒都隐隐流露出欲收他做弟子的意思来。

    之前万意结交的那几个好友有人好心拉了拉她,“贤弟,我等读书人还是不要掺和这种事情为好。”

    万意却笑道,“从前,屠夫要吃肉,就准备杀猪,圈中牲畜无一发声。后来屠夫胃口大了,就准备尝试不同的肉味,他杀了羊,圈中的牲畜还是沉默。以至于他胃口越来越大,今天要宰牛了。于是牛哭着留下了一句遗言,‘他杀猪的时候,我沉默了,他杀羊的时候,我还是沉默,直到今天他准备杀我了,就再也没有其它牲畜为我说话了。’”万意虽然是对着那学子说的,可是在场的所有人就都听到了。

    一时间,一股唇亡齿寒的悲戚感萦绕场内。

    “你们是否觉得刚才那四季连诗其妙无穷,那我告诉你们那诗不是我做的,就是今天这个被你们鄙弃的小小商人做的。”

    “怎么样,被自己瞧不起的人的学识所打败的感觉很不爽吧。”

    见众人隐隐有被说服的迹象来,有热血青年竟然高声叫道“我辈读书人当敢为天下先,不做那最后待宰的牛羊。”一人赶紧张口呵道:“住口。你这个毛头小子,竟然敢在这里大放厥词,大言不惭。蛊惑人心,谁借给你的胆子。”

    万意一看,老熟人啊,张冲裁这种小人什么时候也混了进来,难道是再想找准机会“展露”一下自己的学识,好被一个名士相中,借以翻身。

    “不用谁借给我胆子,我自己有胆子。”万意轻飘飘的回到。

    “此乃河内盛会,你有什么资格为万炜出头。”这是江岭工。

    这话倒是问到万意心口上了,万意笑了笑,忽然跳上那矮小的案几,拔了头上的玉冠,一时之间青丝飘扬。

    她站在高处,犹如神祗睥睨道:“我是万炜的女儿,当然替他说话了。”

    竟然是个姑娘,宴会里竟然混进了一个姑娘来。

    众位名士蒙圈了。

    犹如滴进热油中的沸水,众人大吃一惊,嘈杂声不断。

    站在远处的阿三也被万意的勇气和风骨折服,更别提武裎冉了,她近乎痴迷般的看着那个“无法无天”的人儿,她那么风轻云淡的站在案几上,享受着所有人惊怒的目光,阳光从她身后洒进来,就像是她整个人都在发光一样,那般耀眼夺目。

    武裎冉感到心潮起伏,气血上涌,紧张的握紧了拳头。

    这……就是她想要做到的事啊。

    那么无拘无束的肆无忌惮一回。

    可是……她做不到的,万意做到了,那个比她还小,比她还柔弱的小姑娘做到了。

    武裎冉深呼了一口气,心脏越跳越快,她做到了……

    肆意欣赏着那些人惊恐的面容……

    万意……武裎冉激动的紧紧拽着自己的袖口。太刺激了……

    “王爷,我们要不要去……制止一下。”阿三出言道。毕竟今天这场盛会干系重大,万意这样做,会令武裎冉很为难吧。

    武裎冉突然也想任性那么一回,不,应该是现在的万意的样子太美了,令她不忍心打扰,能令这样的美景停留那么一时三刻也是极好的。

    原来她最爱她无法无天的样子……

    “就静静的看着好了。”武裎冉的眼神依旧火热,看着远处那人,有说不完的意乱情迷……

    作者有话要说:  武裎冉:万意,万意。我是你的脑残粉~

    我最爱你胆大包天,无法无天,无理取闹,肆无忌惮的样子。

    万意:这几个词,有一个是夸人的吗?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20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