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22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22

    虽然万意刚刚维护他的举动,令万炜很感动。可这里毕竟不是万家,不是万意一个小姑娘可以随心随遇的地方。更何况,万意突然翻出陈年旧账不免令之前与万家有过交集的官员人人自危,说他们万家为富不仁斤斤计较倒还是小事,若到时候他们整个联合起来对付万家,那才是真正的灭顶之灾。

    破财免灾,破财免灾,为商之家大多都是如此行事,富户最容易招人记恨,他这几年为河内修桥铺路,捐银捐粮也大抵是想要买个平安喜乐。

    万意今天的做法太过偏激,恐怕容易引起不良的后果。

    万炜一边向众人赔罪,一边将万意拉在自己身后,“小女鲁莽了,打扰了今日诸位的雅兴,实在是万某的罪过。”

    这个时候,还是没有人发声。

    沉静了那么几瞬后,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阵指责,“满身铜臭,有辱斯文。”

    “张口闭口全是钱钱钱,真不愧是商贾出身。”

    “这样的女子简直是钻进了钱眼里,以后谁还敢娶她。”

    欠债还钱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怎么被他们说成了有辱斯文?真教人心里不痛快。万意想开口反驳,万炜一个眼刀子丢了过来,万意立刻犹如惊弓之鸟,闭紧了嘴巴。父亲大人发怒的样子,好可怕。

    谁知道万炜自己却幽幽开口道,“养我女儿一辈子,我万家还做的到。就不劳诸位费心了。”

    万意暗暗给父亲点了个赞,正得意着的时候,万炜又瞪了她一眼,赶紧敛眉肃目。

    这场宴会被万意弄成了这个样子,万炜也呆不下去了,估计在场诸位也没人再想看到他们父女。万炜就准备带着万意闪人了。

    万意跟着万炜走的时候,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突然回头对众人说道:“对了,忘了告诉诸位,我们清越坊今日就正式闭坊装修,等哪天装修好了再开门迎客,到时候诸位可一定要来捧场啊。”

    这武裎冉举办的河内盛宴简直就是给她准备的盛大新闻发布会啊,平时还聚集不了这么多人呢。这个时候,一定要趁机打广告。不能让机会白白溜走。

    有人有心想反驳,结果看到万意朱唇微启,我的妈妈呀,她不会又要背账单吧,立刻就吓的闭上了嘴巴。

    万意对众人的表现很满意,不错,都挺懂得审时度势的。

    万炜来时小心翼翼尽量将自己隐藏在人群中不被发现,走时却是大步向前,众人瞩目。也许是他们这样张扬的姿势惹恼了场中一位一直没有说话的中年男人。

    只见他忽的摔碎了手中的杯盏,立刻从四面八方涌进了一批侍卫,侍卫们习惯性的摸了摸腰侧的佩刀,却发现进园之时早已经被武裎冉的人给收缴了。

    他们阻挡住了万意与万炜的去路,将他们两人团团包围在其中。

    “本官刚到河内,就遇上有人拦路告状,本想按兵不动彻查清楚再说,没想到你们万家父女如此张扬,看来此案已成定局。”

    “来人,将万炜先行羁押。”

    万炜不亏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此时他并未惊慌失措,而是先躬身作礼道,“敢问,这位大人是何要职,又以何名义羁拿在下?”

    那中年男人站起身来,走近众人面前,“本官姓郭,奉命巡视河内。”

    众人恍然大悟道,“原来是郭巡按,早就听说有巡按驾临,却迟迟不见动静,原来是早已经轻装简行进了河内,微服私访来了。”

    郭巡按一副不怒自威的架势,道:“现本官怀疑你与一起‘组织暗|娼案’有关,特将你羁押。”

    暗|娼?何为暗|娼?那是比妓|女还要不如的勾当,妓|女最起码是明码标价,官府承认的,可暗|娼却是私底下经营的,她们隐藏在百姓之中,有可能是良家妇女,也有可能是官家小姐,总之范围之大,危害之广,这是被官府明令禁止的。

    万炜一听到这儿,气的昏昏欲倒,这还了得,只要与这种东西粘上了,名声可就全毁了,就算日后查明与他无关,那也于事无补。本来他这商人身份想要重新致学已经极为困难,若是再惹上了这种官司,那以后他再参加科举,主考官们一提起他便想起这事,自然是不会再录用他的了。老天爷,难道他今生真的就与科举无缘,不管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是于事无补。

    谁这么狠毒,他岂会……做出这等勾当,又为何要如此陷害他?

    万炜有些站不稳身子,立刻强言争辩道,“郭大人明示啊,我怎么会做出那种事?到底是何人诬告我?”

    “是不是诬告,本官自会查明。”这个郭大人似乎全不在意万炜的生死。谁管你一个小小商人是不是诬告,他要的是政绩,政绩!只要查明此事,不,不用查明,只要有此事,那他就又为自己的政绩上增添一笔。

    本来嘛?做个巡按就够郁闷的,你到哪儿人家都不待见,虽然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却防他跟防狼一般,谁不把自家的事情捂得严严实实的,要想查出点什么真是困难百倍。就算有,这朝中官员错综复杂,没有足够的证据,他也不敢抓人啊,一不小心就得罪了哪个大官,等到自己回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啊,这巡按是最不好当的官啊。

    本来以为此次又要无功而返,没想到刚到河内,就有人拦路告状,牵扯的也不是什么大官,就是一个小小秀才,还是弃文从商的秀才,这就更好办事了。

    今日再怎么说是在河内王的地盘上,河内王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可没想到这万家突然就要闭坊了,你把清越坊给关了,我还怎么调查证据,于是不得不提前动手了。

    此时动手,还能卖江家一个面子,虽然这个江岭工不怎么样,可他家可还有一个御史在朝中呢。免不了要走动走动。

    万意扶着万炜,给他拍胸口顺气,眼角却瞅见张冲裁龇牙咧嘴的笑的正开心,这会儿已经跑到了那个什么郭大人面前点头哈腰,“大人,像万炜这等黑心贼子一定要法办以儆效尤。”

    万意对此冷眼旁观,怪不得他能够进来,原来是榜上了巡按大人。

    用脚趾头也能想明白是谁告的状了。

    蠢材,真是蠢材,为他人做了嫁衣裳还不自知。

    他们终于是按耐不住了吗?提前启事,可不是那么容易成功的。

    “来人,将万炜带下去。”

    “且慢。”武裎冉可真谓是姗姗来迟啊。

    “参见王爷。”

    武裎冉眼睛看了一圈,才看到站在对面的万意。见万意脸上并没有惊慌失色,一如既往古井无波,暗暗松下一口气,说道:“巡按大人,抓人抓到本王这里,未免太不尽人情。”

    郭巡按脸色微微一变,随后做了什么决定一般,坚定的说道:“本官职责所在,还望王爷勿怪。”

    “大曳以法治国,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想必王爷定然不会教本官为难。”

    “哈哈哈……”武裎冉笑了笑,“大人多虑了。”随后有些愧疚的看了万意一眼。

    万意看也不看他,反而细心安慰万炜道,“父亲你放心,只要暂时忍耐一下,您就一定可以全身而退,不必太过在意。念儿一定会去接您的。”

    万炜有些吃惊的看了一眼万意,这样智珠在握的样子,倒比他这个父亲强多了,最起码他现在仍旧是一头雾水。“念儿,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万炜怕她做什么傻事,有些担忧的交代道,“念儿,你切不可鲁莽行事。还有,那份名单我不知道你是从何处得来,但此事休要再提。”

    万炜指的是万意刚刚还未念完的“账单”。

    他一旦下狱,万意再如此行事,势必会遭到反扑,到时候他不在身边恐怕鞭长莫及。

    “爹。”万意加重了语气,显然十分不赞同的样子。

    “您给他们留面子,他们何曾照拂过你的面子,当年受过您恩惠的人无数,就说进京赶考前借过你盘缠如今为官的人也有不少。可如今您下了狱,他们有谁真正为您说过一句话。当初借钱的时候千恩万谢,一转眼做了大官便抵死不认,甚至落井下石,这样的人有什么值得您去在意?”

    “我虽然知道这样做不讨好,可是那也得告诉整个河内的人究竟是谁做了白眼狼,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有哪些大官曾经受过我们万府的恩惠。即便以后老死不相往来,最起码也要让他们掂量掂量,在您落难之时不说相助,只求他们别害您“这位昔日恩人”便好。”

    万意是看透了这些人,向来锦上添花容易,别说雪中送炭,不落井下石就算好的。

    就说上辈子,万炜坐牢有谁伸过手援过声。

    既然都是一群无情无义的人,还有什么资格让她另眼相待?

    明明知道万意的想法有些偏激,可他却无从辩驳。万炜支支吾吾了半天,却也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念儿,那些许银子不必太过在意,只要你平安就好。”

    万意知道万炜心软,定然不会同意她这样的做法,要不然刚才也不会阻止她说话,“父亲,这样好了,我们来打一个赌。”万意忽然建议道。

    “就赌人心。若是您此次有难,那些人有一人出言相帮,哪怕仅仅只是一句戏言,或是去牢房中看望您一下,我就将那本账薄亲手烧掉,从此不再提起。”

    “可若是,无一人的话……那您就不要再阻止我了。”

    万意的建议令万炜很满意,他相信总会有人愿意为他说话的。

    看着志得意满的万炜,万意一句话也没有说,因为她知道她赢定了,尽管万炜仍旧没有认清楚现实。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把人带走?”郭巡按发了狠话,侍卫们上前拉走了万炜。

    万炜走前还叫着:“念儿,别担心,我有功名在身,他们不敢用刑。”

    万意摇头叹息,我的傻父亲,他们可以先斩后奏,先打了再驳了你的功名啊。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入V,人家的THE FIRST TIME  ,小天使们要来支持哦,爱你们,么么哒(*^__^*)

    *

    武裎冉:万意爹被抓了,看本王来英雄救……“岳父”?

    众人:王爷总是姗姗来迟。

    万意:你还能再晚会儿吗?

    要你有什么用?

    武裎冉:OH NO !总是被人嫌弃,怎么破?

    嘤嘤嘤555……本王总是不开森~

    ☆、第23章 有病得治不能拖

    众人之中,幸灾乐祸者居多。

    不过,万意现在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去欣赏他们丑恶的嘴脸。清越坊事发要比她预想中快了那么一点,她得及时调整策略,早做准备才好。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22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