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23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23

    既然万炜不在了,万意也随后匆忙的离开了。

    可是等到万意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被一人给截住了,“万小姐请留步,我家王爷有要事相商。”

    她与她能有什么要事,万意想她本就与武裎冉无话可说,她偏偏还要在这样要紧的关头截留她,真是不知所谓。

    “我可不知我与你们王爷有何要事?”

    “我爹还在大牢,我可没闲工夫与你们胡搅蛮缠。”

    阿三挡在万意前面不闪不躲,万意不禁吼道:“快闪开。”

    阿三好心劝道,“万小姐,稍安勿躁。王爷的确有要事相商。”

    万意拗不过他,只好跟着阿三走了回去,谁知道阿三竟然将她引至了意园的东窗阁。

    “万小姐,你先坐会儿,王爷一会儿就到。”

    听到这话,万意的脸更黑了,还偏偏发作不得。

    万意焦急的来回踱步,走着走着不知走到了哪里,只是大概清楚的知道,这里仍属于东窗阁的范畴。

    这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有一面花格窗,虽是一面巨大的窗户,又像是一面巨大的画框,将花园美景统统罩了进去。

    花格窗顶部不知被谁挂上了一条小小的布条,万意上前去将那布条取了下来,摸了摸是上好的料子,剪裁的又很工整,并不像是无意丢在这里。倒像是故意系在上面,谁这么无聊系一根布条在窗户上?万意又在四周随意的走动,果然又让她发现了其它的布条,那另一根布条就挂在高墙上开的一个小小的圆形窗户上。因为太高了,万意就没有取下来。

    一阵清风吹来,布条搅动周围的空气,发出一阵怪异的声音,呜呜呜……就像是妇人的哭泣声。

    万意瞬间就变了脸色,她终于知道这布条是干什么用的了,那还是她小时候,家中遇到一个道士说万家宅院不好,有女鬼作祟。那时候吓的整个万府人人自危,夜里还能听到呜呜的哭泣声。

    万炜并不信邪,一日夜里便寻那哭声而去,最后发现只是系在通风窗上的一根布条惹的祸,夜里风大,那布条来回摆动,就能发出这样的状似哭声的响声。万炜将那道士报了官,用刑之后,那道士才招供说那布条是他买通府里的下人系上去的,大多道士们都依靠“此秘法”来扰乱人心,以便能够挣口饭吃。

    这次也是他倒霉,遇上了万炜这么个死脑筋的人。

    子不语怪力乱神,万炜坚信文有文气,读书人存浩然正气于天地间,夜晚文气如璀璨星辰,光明四射,妖魔鬼怪并不敢近身。

    万意笑了笑,这样的小把戏可真难不倒她,看来这河内王府也不太平啊。只是突然想起,她那日初次住进东窗阁的时候,便被那“哭泣”声吓了一跳,难道这是专门为她准备的?万意不经被这个猜测吓了一跳,怎么可能?她难道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到哪里都招人记恨。

    想及如此,万意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好笑的很。

    万意正在想事情,突然一声惊叫连招呼也不打的就闯入了她的耳朵里,“万姑娘,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万意抬头看了看来人一眼,眯了眯眼睛,该死阮傅蓉怎么来了,原来武裎冉还真的把她给带了回来,万意无意识的撇了撇嘴角,毫不掩饰的表达着对阮傅蓉的厌恶。

    “万姑娘,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讨厌我。”阮傅蓉好像很委屈的样子。

    “可我弟弟是无辜的,我祖父为了大曳殚精竭虑了一辈子,如今只剩下这一个孙儿,延续我们阮家的血脉,可你为什么就不愿意放过我?”

    万意十分无语,你弟弟关我鸟事?你祖父?我认识吗?对付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现在那么忙,时间那么宝贵,哪有闲工夫去对付你?

    看万意一脸不在意的样子,阮傅蓉咬了咬牙忽然就跪了下来。

    “万姑娘只要你放过我,救我弟弟一命,以后当牛做马我都认了。”

    万意此时还并不知道,武裎冉就在旁边看着。

    万意一脸白痴的看着阮傅蓉,这家伙脑子进水了吧,不对是进shi了,要不然怎么忽然跑来对她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你有病吧,有病得治,可不能拖,虽然知道你已经病入膏肓,可苟延残喘那么一下还是可以的。”

    万意的话让阮傅蓉愣住了,这个万小姐果然说话不按常理出牌,并且还极尽讽刺呢。不过,没关系,她越是这样说,越是能够让王爷认清楚她的丑恶面容。

    没事的,恶毒些,再恶毒些吧。

    让王爷看看你真正的样子。

    让她看看谁才是值得她牵挂的人。

    “你说完了吗?说完了就赶紧滚。”万意说着就准备走了,在这里看见阮傅蓉真是令人反胃,她以后再也不来了。

    “不,我知道是你不同意,王爷才不肯娶我的对吧?”阮傅蓉见万意要走,就慌乱的喊了出来。

    万意听见这话,果然停住了脚步,回过身来,冷冷的盯着阮傅蓉,道,“你说什么,武裎冉要娶你。”

    万意的样子太过凶狠,阮傅蓉愣是没敢回答。

    后来,她想到成败在此一举,硬是顶着万意吃人的目光,辩驳道:“我不敢托大,只要能在王爷身边做个小小的王姬就可以了,到时候王爷娶了你,我就一起伺候你们。”怎么样,够善解人意了吧。

    王爷一定能够明白她的苦心的。

    谁知道万意听后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你,就你。一个差点沦落风尘的犯官之女,也敢大言不惭的要做王姬。”

    “你还有脸在这儿跟我讨价还价。伺候我,看见你都觉得恶心,你还想天天在我身边恶心我啊。”

    “该说是你心大呢,还是脸大。”

    万意一步步走进阮傅蓉面前,轻轻的弯下腰,拍了拍她的脸颊。“这脸还真大啊,怪不得能说出这么不知羞耻的话来。”

    阮傅蓉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她咬了自己的舌头,吐出一口腥膻味儿的鲜血来,“我就知道是你在蛊惑王爷,不仅如此,你竟然还如此羞辱我。”

    “我就羞辱你怎么了,想嫁给武裎冉等下辈子吧,不,是永生永世你都没有机会。”万意诅咒道。

    本来觉得万意有些太过分了,这样对待一个姑娘家,准备赶来阻止万意的武裎冉呆住了,她说“不愿意我娶任何人。”

    是不是因为在乎我?

    像我那般瞩目她一样,关注我。像我那般在乎她一样,在意我。

    武裎冉被自己的猜测高兴坏了。

    沉浸在兴奋中一发不可收拾……

    万意心中却在想,你们两个一个比一个贱,蛇鼠一窝,竟然还想抱在一起,真令人不痛快。阮傅蓉想嫁给武裎冉怕是很久了吧,久到上辈子,以前竟然看不出来她存着这样的心思。也许自己死后,她们两个人就……只要一想到这种可能,万意心中有恨意勃发,你不是想嫁给武裎冉吗,我偏偏不愿如你的意。

    于是,万意说,“只要武裎冉同意了,我就去上京城揭发你们两个,你们永远也别想在一起。”

    阮傅蓉也快要被万意给逼疯了,这怎么行,这是她唯一翻身的法子,她还要重振阮家的声望,重新回到上京,重新成为名门望族,万意怎么会……如此狠毒?

    “不,你怎么会这么狠毒。你这个恶魔。”

    万意笑了笑,“狠毒?真荣幸能成为你心中狠毒的人,这一直都是我的愿望呢。”

    万意突然觉得阮傅蓉很可怜,她费尽心机的想要嫁给武裎冉,大概一直都不知道武裎冉其实是个女人吧,到时候若是她知道了武裎冉的秘密?会疯掉吗?就算不疯掉,武裎冉是不是一样会为了保住秘密而杀了她。

    这样想想,阮傅蓉还真是可悲呢。不过,也许她要嫁的只是“王爷”的名头,而不是武裎冉呢?

    人被逼到了一定程度,可能会暴起,兔子急了好咬人呢。第一次,万意差点把她扔进军营,这一次万意不但侮辱她,还阻挡了她最后翻身的机会,阮傅蓉恨万意恨到了极致。只见她突然暴起,冲向万意,“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只是人倒霉起来,真是喝口凉水都塞牙缝。

    阮傅蓉还没有冲过来呢,就被地上的一块小石头给绊倒了,万意看着她摇了摇头,真可怜,连上天也不再帮你了呢。

    武裎冉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扔掉手里剩余的小石子,暗道一声,“大意了。”真不该让这个女人再接近万意。

    竟然敢自不量力的伤害万意,此时的武裎冉再看向阮傅蓉的眼里便只剩下了冷漠,一丁点的仁慈都不剩了。

    还是万意聪明,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女人不是个好东西。她就没有这样的识人之明。心里禁不住有了些后悔。

    武裎冉哒哒的跑了过来,想要上去搀扶万意,“念儿,你没事吧。”万意臭着脸甩开了她,“王爷看戏看的还高兴吗?”

    武裎冉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还有,不要叫我念儿。”

    “那……万姑娘。”

    阮傅蓉一步一步的爬了过来,“王爷,这个女人那么恶毒,是她把我推到的,您要为我做主啊。”

    万意: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被石子绊倒的。

    武裎冉:明明是我用石子打了你的膝盖。

    武裎冉咳了一声,看着万意道:“你不喜欢她。”

    万意撇了撇嘴,我也不喜欢你。“说不上喜欢不喜欢,毕竟厌恶甚至是憎恶更多一些。”

    这是武裎冉第一次见有人如此明确的表达自己的憎恶,而不像其它人明明厌恶到了极点还表现出一副宽和友好的样子,武裎冉觉得这样的万意才更加令人着迷,从不掩饰自己的喜好。如此坦荡与纯碎。

    武裎冉大手一挥,“那好,那本王就把她交给你处置了。”

    武裎冉转身对着阮傅蓉道:“以后你就叫青榕了,是万家的奴仆。”她记得万家的奴仆这一辈是青字开头的,阮傅蓉已死,那就索性改了姓名吗?从今以后,这世间再没有阮傅蓉这个人,有的只是万家的奴仆,阮青榕。

    没想到阮青蓉终归还是做了阮青蓉,却是以这样的方式。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宿命?

    万意有些意外的看了武裎冉一眼,武裎冉怎么会这么做?又为什么这么做?这样做又有什么目的?

    “背主杀主的白眼狼,这样的奴仆我可用不起。还是留着王爷自己消受吧。”

    万意实在是不想再搭理这两个二百五,越走越快,身后阮傅蓉,哦,不,是阮青榕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一阵阵传来,“王爷,您不能这么对我,我是阮太傅的孙女啊。”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23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