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32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32

    只一味的道,我们都是女人,所以做什么亲密的举动都没有关系。

    武裎冉恍恍惚惚的闭上了眼睛,也睡着了。

    在梦里她们相拥而眠……

    “哒哒哒”的脚步声,惊醒了武裎冉,她暗道一声自己大意了,怎么能睡着呢。那脚步声由远及近,想来一定是万意身边的丫鬟请了大夫过来。

    武裎冉迅速的翻身出窗,好吧,最近这招是越来越熟练了。

    可能是因为那大开的窗户,带进来一阵微风,吹淡了空气中淡淡的香味。万意左手无意识的摸了摸旁边的位置,空空如也,可那席面却还温热着。万意睁开朦胧的睡眼,大把的阳光从窗外射进来,刺的眼睛生疼,只好赶紧闭上,一股凉风吹来,瞬间头脑清醒了许多。

    黑暗中,除了视觉,其它感觉变得敏感了许多,鼻尖无意识嗅了嗅空气中浓郁的香味。

    万意突然睁开眼睛,“青芽。”

    青芽跌跌撞撞跑了进来,“小姐儿,你醒了,王爷呢?”

    万意耳朵自动过滤了“王爷”二字,却摆着臭脸,道:“我不是说了,我房间不点香炉。这香味是怎么回事?”

    青芽看了看旁边被万意踢倒的香炉,里面的熏香刚刚燃尽……

    更令万意气恼的是,这香炉明明是白天趁她不在的时候点上的,等到她晚上回来就寝的时候便灭了,这样子屋子里充满了香味,而她昏昏入睡时也不会发现屋里曾经点了香。

    若不是今日中午突然心血来潮,回来小憩,窗外那股凉风适时的吹进来,她还不可能发现。她早就明确表示不喜欢熏香,她的屋里不能点香炉,底下的人却明知故犯。

    青芽见万意发怒,喏喏回了一句,“小姐,您前日不是住进了竹楼,回来的时候我才发现为你屋内洒扫的奴婢换了人。可能她不清楚您之前的吩咐……”

    青芽见万意没有说话,便大着胆子道:“小姐,我看你这两天总是休息不好,还是找个大夫给您把把脉吧。”

    “正好,谭大夫就在门外。”

    万意看了青芽一眼,她什么时候思虑这么周全了,还知道给她请大夫,其实万家就有自己的大夫,那老大夫是万意花了大价钱请来给万炜调养身体的,他前些时日身体透支的太厉害,最近又为了读书早起晚睡的,这样子可不行。

    青芽所说的大夫是外面请来的女大夫,附近的妇人千金生了病也爱请她过府看病,毕竟女大夫进内宅看病能省了不少麻烦,这个女大夫医术很好,人也很年轻,她父亲就是个有名的郎中,只是可惜父亲重病,她相公也不幸去世了,家里还带着两个儿子,这才不得不出去给人看病赚点钱养家糊口,。

    万意以后少不了要和她打交道,毕竟清越坊里那么多姑娘,可是妇科病集中高发区,不请个坐诊大夫真不行。“那,好吧。”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见一见这个闻名已久的女大夫。

    万意觉得有些闷热,青芽去给屋子开窗通风,走到床前的时候,却突然问道:“奇怪,这窗户怎么自己开了。”难道风这么大,给吹开了。青芽脑袋探出窗外来回看了看,她记得走前是关着的啊。

    那女大夫刚迈步进屋,就直言不讳说道:“以后你这熏香还是不要点了,我闻着味道不对。”

    众所周知中医看经验,西医看设备。据说古代优秀的大夫,仅凭着气味就能辨别那味药材。

    听了女大夫的话,万意脸上冷意更甚。

    她在清越坊看到的那个背影,是不是就是那个人呢?

    ☆、第30章 城

    万意做了一个梦,这个梦无比清晰。

    仿佛以前睡梦中的那些模糊片段,被精心擦拭过一般,变得清晰透亮。

    她发现她回到了王府,回到了前世,她隐藏在门后,看着远处武裎冉与阮青榕在交谈。

    “王爷,您请回去吧,王妃她这几日心情不好,不想见任何人。”

    武裎冉离开后,阮青榕之前满面的愁容忽然散尽,忽的漏齿一笑。她脚步轻快的回到内室,见万意正躺在床上,要睡不睡的样子。

    万意起身问她,“青榕,王爷她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看我?”

    阮青榕直言不讳道:“我的小姐啊,王爷他日理万机,又初次执掌兵权,哪里能腾出时间来。您是王妃,更应该理解他才是。”

    “娘娘,您有时间还不如想些好法子帮助王爷,让他也能轻松些。她轻松了有时间了,自然就来看你了。”

    万意皱了皱眉,“我实在是想不出什么来了,对了上次你让我写的‘训练方法’,武裎冉怎么说?有没有帮到他?”

    阮青榕的脸色顿了一下,一丝诡异从她脸上稍纵即逝,万意并没有看清,嘴上含糊道,“哪能次次都有用?”

    “不应该啊。”万意争辩道,明明都是她能记起的后世总结出来的精华,怎么可能帮不上忙。

    阮青榕见万意有疑惑,赶紧说道:“王妃,您昨晚画图不是画到很晚,不是累了吗?那就赶紧休息吧。”

    “你不是说,武裎冉急着要吗。”万意一遍抱怨着,一遍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

    好像听到窗外有人说话,“青榕姐姐,这是王爷赏赐给您的东珠吧。可真漂亮。”

    “不知道您从哪里来的那些奇思妙想,真是了不起呢。”

    “青榕姐姐是阮太傅的孙女,当然学识见识都是不凡的,哪像我们。”

    “听说,外面都在传您是王爷的副将,第一谋士呢。”

    “是啊,您献给王爷的方法策论虽说想法大胆,但是效果却出奇的好。现在整个王府上下,谁不服你?”

    场景一晃,就到了花园中。

    武裎冉拉着万意的手说道:“念儿,你终于愿意出门了。”

    “我把阮青榕从你身边调走可好?”

    “武裎冉,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明明知道,我父亲已经去世,我身边只剩下了青榕一个,你果然像他们说的那样对我无情无义了吗?”

    “我……我没有。”

    “那,为什么,万家没有了……”

    “武裎冉,你为什么不说话。”

    “武裎冉,你为什么不和我同房。”

    “念儿,你不是想要一个文武双全的英俊男儿做你夫婿吗。我……还没有达到你的期许。”

    “怎么会没有,你不是文武双全?”

    “可我……”

    “你这都是借口,都在骗我对不对。”

    万意气冲冲的离开后,无意返回却又听到,花园中有人仍在自言自语。

    “我曾经问你,如果当初太妃和祖母在一起会如何?你那一脸惊悚的表情,让我怎么说出口。”

    画面来回翻转,没有开头,没有结尾,那样乱七八糟的拼接在一起……万意熟睡中眉头也紧紧的皱起,好想努力想去明白这一切,在纷乱复杂的场景中理出一个头绪来,却越想脑子越重,忽而一阵甜味窜入闭口,好熟悉,好熟悉,便再也使不动脑子,沉重的睡去。

    *

    谭大夫已经走了,那香炉也被撤了下去,武裎冉拿着桌子上的一块糕点,却迟迟没有放进嘴中,她在发呆。

    “小姐,这都凉了放着别吃了,我让厨房做些热的来。”

    万意忽然想起,某人好像极其喜欢吃甜味,却总是假装着不喜欢的样子。

    耳边,青芽还在唠叨着,“王爷,也真是的,都凉了还拿来给小姐用。”

    万意忽然问道,“你说谁?武裎冉,她来了?”

    青芽:“小姐,您怎么又直呼王爷名讳。”

    万意又想起那个梦来,恍恍惚惚,总觉得那是曾经发生过的事,也许被她忘记了。就像是曾经深爱过的东西,因为已经失去,便假装着不在意,时间长了,终于久到不曾记起。却在某一个瞬间,忽然想起,泪流满面。

    “小姐,小姐,您怎么又发呆了。”

    “那个贱蹄子竟然敢在您的熏香里掺杂其它药材,我不会放过她的。”

    万意看着正在撸|袖口准备大干一场的青芽,赶紧拉住她,“好了,好了,不是已经让青山区抓人了吗?”

    不多会儿,青山便带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过来,万意愣了一下,没想到比自己还小。

    万意怕青芽多说话,说错了嘴,便把她支开去厨房了。

    “每天是你在打扫我的房间?”万意这几天有些困倦,精神头又不好,现在说起话来也轻飘飘的,让人捉不住重心。

    “原来是三婶子打扫的,她这几天回家了,就临时派了我来。”小姑娘摸不准万意要做什么,说话的时候,磕磕绊绊,强装镇静。可还是有一丝的颤音泄露了出来,她此时内心的紧张不安。

    “那她就没有告诉过你,我不喜欢用香。”

    “小……小姐。我不知道。”

    “哦?我闻了那香味恶心,那香是从何处得来的?”

    小姑娘期期艾艾的道:“是,是府中统一订购的。”

    万意见她仍然执迷不悟,“把重金叔请过来吧。”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32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