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35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35

    万意怎么还是没有动静,她话都说到这份上了。

    武裎冉瞬间垮了下来,好吧,她永远斗不过万意。“你们清越坊,请人了没有,你看本王怎么样?”

    万意一脸奇怪的看着武裎冉,说道:“不好意思啊,王爷,我们已经请到人了。”

    这下子轮到武裎冉惊讶了,“什么,怎么可能?你们怎么能请到人?”

    万意立刻冷了脸:“王爷,请慎言。我们清越坊怎么就请不到人了?”

    武裎冉自知失言,也没有多说,一脸落魄的告辞了。

    武裎冉刚走,目睹了全程的青芽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姐,这河内王,王爷她也太逗了吧。”

    万意瞪了青芽一眼,青芽立刻蔫蔫的不敢说话了。

    谁知道下一刻,一阵大笑声传来,万意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刚刚武裎冉那一脸委屈,小心思没得逞的样子真搞笑。

    青芽幽怨的瞥了万意一眼,不让我笑,你干嘛笑的那么开心。万意权当没看见。

    “老爷,回来了。小姐,老爷回来了。”

    “什么,爹,回来了。”

    听了下人禀告,万意也不笑了,提了裙子便跑了出去。

    “爹,你终于回来了。”虽然万炜出去的时间并不长,可万意却思念的紧。万炜好像更瘦了。

    万炜见了万意却没有笑出来,“念儿,我经过西街的时候,见到你二叔的店铺怎么被查封了。”

    当初万炜与万炘他们分家的时候,万炘分得的店铺最多,虽然后来没有万炜会搭理,变卖了几间,但还是剩下了几间。而万炜出于兄弟友爱,也大多会帮忙照看一二。

    万炜从外地回来,会经过西街看到这事,万意一点也不惊讶。

    “爹,您不在的时候,我听说二叔他贩卖假货,被苦主状告了。”

    万炜看起来有些难过,“你二叔他还被打断了腿?发配到了矿场?”

    万意没想到万炜一回来就打听的这么清楚,“爹,你怎么会知道?”

    万炜忽然咳了起来,“念儿,你二叔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万意宁愿被万炜责备,埋怨,也不想让她知道万慧的事情,想必这样的心情与父亲前世不想让她知道的心情是一样的吧。“父亲,远在千里,我如何告知。”

    万炜提高了音量,“念儿,你不要糊弄我。有人说你二叔曾来向你求救。”

    万意眼神闪烁了一下,该死的长舌妇。本来就是她找的人,她还会帮他。

    “爹,二叔他售假卖假,我们做生意一向诚信为本,他这样子不顾道义也是自讨苦吃。”

    “你……你……咳咳”万炜又剧烈的咳了起来,万意赶紧给他端茶倒水。不小心碰到万炜的手,大惊失色道:“爹,你怎么会这么烫?”

    “你感染风寒了?”

    ☆、第33章

    古代可没有抗生素什么的,感染风寒可是大事,一个小小的感冒就能要了人命。》

    这次跟着万炜出去的万两金,也是府里的老人了。

    把万炜扶上床,万炜喝了药就睡着了,万意这才问道:“两金叔,我爹他这是怎么了?”万炜这次回来,万意明显感到了他意志消沉。

    万两金叹了口气,才说道:“小姐,本来这次小考老爷是名利前茅,赫然在榜的。可不知是谁把二老爷的事捅了出去,那主考官说,老爷对兄弟不慈,还说老爷身上利气太重,不适合读书。读书人是修身养性,老爷生性不正,书读的再好也没用。”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是她失策了,万炘再怎么混账,在外人眼里也还是万家的人。

    “是我害了爹。”

    “所以,爹他是被取消了考取举人的机会,再想进考就要等三年后了。”

    怪不得万炜如此低落,任谁榜上有名最后空欢喜一场,谁都受不了啊。

    “一定是那些人排挤老爷。”万两金胡子一抖抖,恨恨的说道。

    “两金叔你也累了,先去休息吧。我会好好劝劝爹的。”

    晚间的时候,万意拿了汤药和一些清淡的吃食去看万炜,万炜已经退热了,只是还有些虚弱,没有力气。

    万炜听到声音,连忙做了起来,“是念儿吧,进来吧。”

    “爹。”万意喂万炜喝了药,之后又喝了点粥。

    万炜却突然要起身,万意怎么都拗不过他,便一路跟着万意到了祠堂,“爹,怎么想起来祠堂了。”

    人在失落的时候就容易伤春悲秋,万炜也如此,更何况,他还在病中,就更容易胡思乱想了。

    “念儿,跟我来吧。”

    万炜虽然疼爱她,可一向是不准她进祠堂的,说什么传男不传女,要传给下一任家主,怎么突然就改变了想法。

    “念儿,世事无常,我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万炜刚一说这话,万意就打断了他,“爹,你胡说什么,你还能活很久,很久很久,我不许你瞎说。”

    万炜看了看那明晃晃的祠堂,和一众牌位,说道:“念儿,跪下。”

    万意虽然不知道万炜要做什么,可也不会拒绝。

    万炜也一同跪了下来,只不过是在万意前面,他说道:“我们万家人丁稀薄,尤其是到了我这代。当初你祖父就曾劝我再娶一妻,可我不肯。他也是看出了万炘和万焰没有守家之能,最后我承诺让你姐姐招赘延续万家烟火,他这才放心离去,将家主之位传给了我。”

    “也许是你二叔不知从哪里知道了这事……”

    万炜越说,万意就越是心惊,万炜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他记恨我夺了本该属于他的一切,却从来不知道就算没有我,爹也不会把万家交给他,心术不正怎么能守住那天大的秘密。”

    “万意。”

    “啊。”万炜突然这么正式的念到万意的大名,万意有些反应不过来。

    “现在我想把万家先交付给你,等到找到了慕言再由你交还给他。你愿意吗?”

    “父亲,有你在,哪轮到我一个小姑娘。”万意总觉得万炜有些不正常。

    “念儿,你会不会怨我。”万炜忽然轻声说道。

    万意知道他心中其实对万慧十分愧疚,所以才想弥补她的孩子,万意连忙道,“父亲,我怎么会埋怨你,我对你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万炜仿佛放下了一个重担,笑道:“这就好,在慕言长大之前,你就代他掌管万家吧。”

    什么跟什么啊,万意简直要被万炜给绕晕了。

    “念儿。下面我要说的事情,兹事体大,你要好好记着。”万炜一脸严肃的说道。

    万意心中忐忑不安,怎么整的跟临终托孤一样,万炜不会受的打击太大了吧。

    “爹,你说。”

    万炜忽然问道:“春秋齐国名相管仲,你可知道?”

    “我当然知道了,爹,这个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重典重商,推行了一系列有利于国家的改革措施,最重要的是他以前也是一个微贱的商人……”

    万炜却突然拦下了万意,“不,他最重要的功绩是创设了第一家妓|院,他是历史上第一家妓|院的老板。”

    万意:“……”

    “说起来,我们还是他的后人,正式受命在外开辟妓|院探听消息,后来隐姓埋名来到河内,因为怕被人查出来历,这才以齐仲称呼他。”

    “我们虽隐姓埋名,但却不能数典忘祖。”

    万意现在只想吐槽,“把人家姓氏都改了还不算数典忘祖,后来更是残忍的把自己的姓氏也改了。”这是什么狗血桥段,然而好像并没有结束。

    “早在一年前,为父就收到了关于元国本家的消息,他们好像在找一张什么地图,说是当初应该传回去而没有传回去,被人私自截留的重要机密。你也知道我们万家事百年前落居河内,想必他们迟早会找来。起初,我对这事并不挂念,毕竟都是千百年前的事了,谁会来纠缠。可直到你拿来的那木匣子,使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只怕,他们找的就是此物。万一,到时候,被曳国误认为,我们万家事元国派来的奸细,那这世上恐怕再无我万家容身之地。”

    “念儿,此事事关重大,你可清楚了?”

    万意:好像更加糊涂了……大概意思是,他们万家是史上第一妓|院老板管仲的后代,然后他们还有一个大本家在元国,而在大曳这一支不但人丁稀薄,还很有可能被本家给盯上了。最重要的一点是,那个什么地图,好像真的被他家祖先偷偷带来了河内,还藏到密室里,然后被她又给扒出来了。

    好复杂啊。

    不过,有一件事倒是可喜可贺,那就是被清流名士们厌弃的万家其实是他们最尊敬的名士之后,想想都带感啊。

    要是有一天被他们知道了,那脸上的表情肯定会很搞笑吧。

    “念儿,念儿。”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35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