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37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37

    “小老二是这尤府的管家。”

    “万小姐你要多少钱直说,求您放过我们尤府。”

    万意:……

    她是来要人的,不是来打劫的!

    怎么整的跟她是个女土匪一样!

    她可是个纯洁善良的好妹子啊。

    万意笑了笑,脸上如沐春风,可这笑容却让老头不自觉的抖了抖,“老人家别怕,让你们大少爷出来,一切都好说。”

    结果老头转身就拍门,把尤府大门拍的哐哐作响,“快开门啊,快开门。”

    万意想不通,她看起来有那么可怕吗?明明说话都很有礼貌,脸上还带着笑容的啊。

    果然大门又开了一条缝,老头挤了进去。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尤府都再没有了回应。

    万意不得不让人在尤府门外搭了几个草棚,还煮了几锅绿豆汤,做好了长期的战斗准备。

    万意躺在躺椅上,青芽给她扇着扇子,万意嘴里吃着糕点,还不停的吐槽,“你说这尤府是个什么意思,行不行,让人回个话啊,这整的不是浪费大家时间吗?”

    就连武裎冉都领了一碗万家好心赠送分发给大伙儿的绿豆汤。

    武裎冉喝了一口绿豆汤,眼睛忽的一亮,甜的,竟然是甜的!

    万意竟然这么大方,舍得在里面放糖。

    这糖可并不是什么人都吃的起的,更别说分给众人了,这万家不亏是财大气粗。看热闹的也都是普通的老百姓,平日里不是过年过节根本吃不到糖,这会儿万家免费提供带糖的绿豆汤,一个个倒也舍不得走了。

    于是过了大半晌儿,竟然没有一个人离开,反而人数越来越多了。

    尤府家丁趴在墙头观察了一会儿,见竟然没有一个人离开,于是赶忙又回去禀告了。

    不多时,那个老管家颤颤巍巍的站在梯子上,趴在尤府墙头传话出来:“万意,你要多少钱随便说,但是逸致他是我们尤府的人,是绝对不会交出去的。”

    随后,老管家又补充道,“这是大老爷说的。”

    万意觉得尤逸致可能已经遇害了,她搞这么大的阵仗,即便是为了息事宁人,尤府也应该派尤逸致出来与她辩解一二,可是这一不问“债从何来”,二不问“有何凭证”,反倒是一副做贼心虚,连门也不敢出的样子,真令万意忧心忡忡。

    还是晚了吗?

    要不要破门而入?

    可这私闯民宅……

    ☆、第35章 王爷狂帅酷霸跩

    正在万意为难的时候,却突然瞥到墙角好像有一个人很熟悉啊,万意一直盯着那处看。武裎冉见万意目不转睛的一直盯着这边看,不一会儿大家都往这边看来,她有些不好意思,隐于众人中,窥伺一隅,的确不是她这个王爷该干的事。

    咳咳。武裎冉整了整衣冠,不疾不徐从墙角走了出来。

    众人见此,有人认出了武裎冉连忙跪倒在地,给她请安。

    万意见大家都跪了下去,她不好特立独行,只好磨磨蹭蹭的减慢下跪的速度,幸亏武裎冉有眼色,在她下跪之前扶住了她。

    万意抬头看武裎冉,武裎冉也看着她。

    然后,一群人看着她们。

    阿三咳了咳,武裎冉会意,赶紧道:“万姑娘,我们比邻而居,不必多礼。”

    众人:哦,比邻而居啊。

    万意有些无语,武裎冉说的好像她们很熟似的。

    不过,这个时候武裎冉还是很有用的,于是万意眼睛一转,说道:“王爷,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武裎冉听到做主,心花怒放,“说,你说,本王一定为你做主。”

    这一下,万意倒是有些说不出来了,武裎冉实在是太热情了。

    还是万青牛替万意解了围,“王爷,是这样的。我们怀疑,尤家对尤大少爷动用私刑。”

    刚才对万意笑意盈盈河内王听到尤逸致的名字,立马黑了脸,仿似刚才那个满脸笑容的人都是他们的错觉。

    这一世的武裎冉从来就没有正常过。

    于是万意解释了一句:“尤大少爷是我的合作伙伴,他……”

    搞了半天就是个做生意的伙伴啊,原来是万意的新招的工人,嗯,这个可以有。武裎冉瞬间心里平衡了,她不等万意说完,就回到:“这有何难?你们不就是想见到人吗?随本王来。”

    怎么觉得武裎冉跟变了一个人,意气风发的样子有那么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令人安心呢。

    武裎冉大刀阔步的在前面走,万意跟在了后面。

    武裎冉到了尤府二三十尺的地方,突然站定。

    阿三低头,上前叫门:“河内王在此,还不快出门迎驾。”

    不一会儿,尤府大门便打开了,一种尤府人马鱼贯而出。

    万意:这也可以……

    特权阶级真讨厌……

    当然如果她也成了其中一员,就一点也不讨厌了。

    武裎冉领着万意他们进了尤府,见过尤太公直接道:“本王曾与府上大公子有过一面之缘,不知可否出来相见。”

    “这……”尤太公吞吞吐吐,有些为难,“致儿他生病了,如今重病在卧,恐唐突了王爷。”

    武裎冉大手一挥,“无事,本王正好带了精通医术之人,让他给令孙看一看。”

    尤太公怎么也推脱不了,只好屈从。

    万意想,武裎冉真能瞎掰,她怎么没看见精通医术之人,话说武裎冉今天出门就带了一个人了吧。结果,万意刚吐槽完,就见武裎冉身边的阿三上前一步道:“王爷,属下精通医术,这就随尤太公上前为尤公子诊治。”

    万意眼角不禁抖了又抖,真是及时雨啊。就你这五大三粗的样子,你跟我说你精通医术?精通杀人还差不多吧。

    显然尤太公与万意是一样的想法,他的胡子不停的抖啊抖,可是王爷都这么说了,他还能怎么办。

    阿三跟着下人去了一趟后宅,过了一会儿才回来禀告,他在武裎冉耳旁嘀咕了一阵,武裎冉忽然变了脸色。武裎冉看了万意一眼,见万意一脸担忧,于是暴怒道:“好一个尤家,竟然敢私设刑堂,残害我河内百姓。”

    尤太公见武裎冉说的如此严重,再加上这本就是尤家家事却到处被人指手画脚,心底本就不悦,于是不甘示弱道:“王爷,老朽敬你是一郡之守,可你莫要把手伸的太长。”

    “尤逸致是我尤家的子孙,他是生是死还轮不到外人来指手画脚。”

    万意一听就知道尤逸致肯定已经遭到迫害了,可是她也无能为力啊,于是第一次不自觉的带了点求助的目光看向武裎冉,希望武裎冉给力点吧。

    武裎冉接收到万意的目光,还不容易万意露出这种表情来,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能退缩。

    武裎冉彻底暴怒了,他一拍桌子,大声道:“大胆。”

    “残害人命有违国法,你一口一个家事,欲将我大曳国法至之何地?”

    “我来问你,国法家法,哪个更重?”

    “这……”尤太公傻眼了,国法家法哪个更重,这几乎是一个无解的答案,自古家法国法掺和在一起,无人说的清楚。有时候家法要凌驾在国法之上,可这种事情也就是大家心知肚明,却从来不肯放到明面上说的。官府对于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民不告官不究嘛。

    可你现在却突然问他,“家法,国法哪一个更重?”这不是为难人嘛。

    他敢说家法大嘛,这不是挑战皇权威信,国家法度。可要是说国法大,这不是承认自己知法犯法吗?

    这个河内王不简单啊。

    竟然令他无处辩解。

    “老朽……”

    武裎冉再次大手一挥,下令道:“阿三,去尤家祠堂将尤公子救出来。”

    “是。”阿三躬身一礼,大步踱去,尤府众人竟无一人敢拦。

    阿三扛着奄奄一息的尤逸致出来,武裎冉便告辞离去了,“本王这就回了,下次再来叨扰。”

    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不思进取的逆子被人救走,尤太公立刻就晕了过去。

    河内第一才子尤逸瞿看着武裎冉万意一行人远去的背影,恨恨的咬牙切齿,“河内王欺人太甚,置我尤家尊严于何地?”竟敢入府,强行抢人。可恨,可恨。

    随即对身边一小厮说道:“你去红风歌告诉琉玲儿,就说河内大比我应下了。”到时候定叫那那清越坊名誉扫地,尤逸致这个草包无脸在河内立足。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37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