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40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40

    万意是向着太阳跑去的,她追随者着光明,光明普照着她。在朦胧的雨幕里,她们像是齐手奔向光明。

    雨好像越下越急,当雨水从头顶流下,看不清远路的时候,武裎冉才放下她心里的旖旎,反手拉起万意飞速的前进。

    周围没有什么遮挡物,两人只好找了一块大石头避雨。

    因为天色并没有完全暗下去,再加上淋了雨,夏天那薄薄的衣襟濡湿的粘在武裎冉身上,她的身材一览无余。

    两人挤在一块倾斜的大石头下侧,虽然如此还是有雨会泼进来,万意不动声色的瞄了一眼武裎冉的身材,嗯,还可以,就是胸有点小。想必一定是长期束缚所致……

    “你在想什么?”一股热气吹进万意耳朵里,暖暖的,痒痒的。

    万意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这么鬼使神差的把内心的想法给说了出来:“我在想,你的胸为什么那么小。”

    万意说完后,才明白过来自己办了什么蠢事,一脸惊悚的看着武裎冉。

    武裎冉的眼神幽静而火辣,她幽幽的看着万意,竟然令万意有片刻的失神,“你早就知道了吧,万意。”

    “知道什么?”万意顾左右而言其它。

    “我见到过你写的字,竟然与我一脉相承。那么多奇妙的巧合组合在一起,我甚至怀疑,你和我是否早已相识。看着你,我竟然看到了自己的一部分,仿似我们两个千百年前就是一个人。”

    万意的心扑通扑通直跳,不是旖旎是惊吓,要知道上一世她的死因就是因为无意中发现了武裎冉的性别,这样关乎她性命的天大之事,武裎冉会怎么做?怎么对她?

    “万意,你怎么看?”

    “啊?”万意惊慌道,她完全不知道刚才武裎冉说了什么。

    没有得到回应,武裎冉有些落寞,可心底的喜悦要大过之前的落寞,因为万意这样子的表现不是不打自招了吗?

    她果然知道。

    可万意为什么一副这么惊慌失措的模样?

    武裎冉扳过万意的身子,让她面对着自己,“你再挪就挪到外面去了,就要淋到雨了。”

    “你放心,我不会怎么样你的。”

    武裎冉竟然对着万意笑了笑,“我知道这种事情瞒不了多久的,总有被人发现的时候。如果那个人是你,我一点都不介意。”

    万意不解的看着武裎冉,可她脸上真诚的笑容不似作假。

    万意不禁迷惑了,上辈子武裎冉真的会因为那样的理由杀她吗?

    一直以来的恨,一直以来的怨,到底究竟是为了什么?

    万意想到了阮青榕,想到了她的欺上瞒下?

    突然觉得自己上一世的一生就是个笑话,就是一本笑话书,活在别人的笑声中……

    “万意,你怎么了?”武裎冉见万意神色不对,担忧的问道。

    “武裎冉,你怎么可以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接受呢?你不担心吗?不担心我会说出去?”万意大声质问道。

    武裎冉回到:“因为是你,我才不担心啊。”

    武裎冉的话灼伤到了万意,这算什么?

    这一副“我无比信任你”的模样算什么?

    “你不懂,你什么都不懂?”万意对着武裎冉咆哮了一声,之后便孤身一人跑进了雨里。

    “万意,你干什么去?”武裎冉叫着追了出去。

    万意疯狂的在雨里奔跑,“万意,等我回来,一定要等我回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脑海中又飘起上一世武裎冉离开前的声音,那么软绵绵,那么缥缈……

    哪怕全身被雨淋湿了也全然不顾,只要这大雨能够洗刷一切,冲刷尽一切污垢……

    还大地一个亮丽风景。

    可,谁来还她内心一片净土,一片朗朗晴空……

    雨水跳进眼里,裹挟着一大片悲哀争先恐后的喷涌而出……

    可没有人能够分清楚,那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

    “小姐,小姐。”青芽,青牛,万家众人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冲破雨幕飘进了深山里。

    竟然还有武裎冉府上出来寻武裎冉的声音,“王爷,王爷您在哪儿。”

    “小姐。快看,小姐,在那。王爷也在。”青芽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万意抬头看见了前方一大群前来寻找她的下人们,一回头便见武裎冉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一步一步跟随着……

    眼见,众人欢天喜地的跑了过来……

    万意却忽然转身跑到了武裎冉面前,抱紧了她。

    笨蛋,被人发现了怎么办?武裎冉现在全身都湿透了,你胸口的起伏简直不要再明显。这个傻子,竟然也不遮挡一二,被大家发现了怎么办?

    “念儿,你……”武裎冉激动的声音都带着喜悦轻盈的调调。

    “被人发现了怎么办?”万意回到,随后又说道:“刚才多亏你救了我,我帮你,就算还了你的人情。”

    众人走到跟前,才发现万意竟然紧紧抱着河内王。

    这下子大家都有些尴尬了。

    “咳咳咳……”咳嗽声此起彼伏……

    “王爷,可终于找到您了。”好吧,有一个没眼色的老头竟然假装看不见万意的样子,直接上前去和武裎冉请安。

    老头从下人手里递过来一披风,“王爷,赶紧披上,可别着凉了。”

    武裎冉单手接了披风,披在万意身上。“念儿,赶紧披上,可别着凉了。”

    老头:……

    然后,武裎冉大手一捞,竟然打横抱起了万意。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打伞。”

    “哦哦。”然后就有下人赶紧拿了雨伞,来为武裎冉打上。

    这么多人围着她们两个。

    万意有些脸红,明明武裎冉披了披风就可以了,干嘛还拿她做“挡箭牌”。

    “武裎冉,你得寸进尺了。”万意偷偷的掐了武裎冉一下,武裎冉龇牙咧嘴的笑了笑。

    武裎冉抱着万意往上颠了一下,吓的万意立刻紧紧的圈着武裎冉的脖子,“哈哈哈哈……”武裎冉似有无尽力气一般,大步向前走去。

    不小心瞥到青芽青牛他们目瞪口呆一脸吃惊加惊悚的样子,万意觉得无比不丢人,只好把头埋在了武裎冉胸前,“眼不见为净”。装起了鸵鸟,你们看不见我,你们看不见我……

    在武裎冉身后,叶荇之忽然把手中的雨伞扔掉,看着武裎冉抱着万意的背影恨的咬牙切齿,一不下心竟然咬破了嘴唇,殷红的鲜血即刻从他嘴角流出,却又立刻被雨水冲洗干净了,“万意。”

    ☆、第38章 文

    看到万意他们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才从草丛中走出来一行三四人,赫然就是之前围堵万意的那几人。只是又多了一个八|九岁大的孩子。那孩子看着万意的背影一时呆愣了起来。

    之前的那孩子以为他在伤心,便安慰道:“小言子,你不要伤心了,我看他们是真的想找你回家呢?”

    “之前,那个姐姐收到纸条二话不说就追了出来呢。看的出来她是真心的。”

    那少年,也就是万慕言,冷着脸没有说话,“如果她是真心又怎么会让人暗中尾随?”万慕言很小的时候就被人贩子几经转手,好不容易遇到了同为破落军户的三兄弟救了他,那三个老军户是结义兄弟,一个残了一只胳膊,一个瞎了一只眼睛,还有一个腿脚有问题。他们一生无儿无女,待他很好,还收了万慕言做徒弟。

    老军户因为残疾从战场上被淘汰了下来,抚恤金又被上官们贪墨,回到家乡之后无以为生便上山起了寨子,直到一年前遇到剿匪,一同离世,万慕言带着寨子里剩下的老弱病残偷偷躲藏在山中,免了那场灾祸。只是从那后,他又重新沦为了孤儿,漂泊无依。

    老军户临死之前,让他带人逃生之时曾告诉过他的身世,说他是河内首富的外孙。这并不是万慕言真正关心的,他真正关心的是,再没有粮食的话,寨子里又要饿死人了。

    前些日子,无意中听一群北上的行商说过,万家正在寻找一个叫万慕言的孩子。这才让万慕言又想起那事来。因此今日为了寨中生计,他才不得不决定试一试万家的态度。

    也许是被转卖的次数多了,万慕言对人总是充满了不信任,变得冷冷的。他甚至已经记不清他母亲的容貌,只是对那时的记忆,充满了本能的排斥,听老军户说过,他刚到寨子里的时候夜里总是能被吓醒。嘴里吵着,“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娘。”

    有一个喝醉酒的大汉总是在他脑海中模模糊糊的出现,却又总看不清那人的样子。

    老军户说,他的家人总有一天会来找他的,因为就没有见过会有那么狠的人,在他的背上刺了“万慕言”三个字,肯定是为了将来能够找到他。

    可是万慕言对这话却是不信的,如果是这样那当初又为什么会把他卖掉?连亲生孩子都可以出卖的父母,这样的父母,万慕言宁愿从来没有过。

    “小石头,你别说了。过两天,我亲自去看看。”万慕言留下这句话,就一人打头走了。

    *

    万意越看武裎冉身边的老管家越是觉得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猛然想起,这不就是跑到清越坊寻求“美白秘方”的老头吗?那不就是说,他其实是为……武裎冉求的?

    万意看了看武裎冉,呃……很有可能。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40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