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43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43

    又有人认出那小船上的女子,剩下的那一半竟然也与曼玉相同,这……“两个曼玉,两个曼玉,这是怎么回事?”

    曼玉竟然也在船上,并且还突然冲出,这倒是令万意有些诧异,恐怕阮青榕是为了多一个见证她的成功才将曼玉带上船的吧,而曼玉许是听到了曼香的歌声,一时控制不住冲了出来。

    远处的“曼玉”控诉阮青榕的暴敛。

    近处的“曼玉”控诉阮青榕一朝得势狠毒残忍。

    两个“曼玉”带来的效果无疑是恐怖的,霎时间人群中犹如炸开了锅。

    时刻注意着场上动静的万意,刚喊道“青山,快去救她。”却已经晚了,曼玉失魂落魄跌进了滚滚的河水中,“香儿,你来接我了吧”。

    这可让她怎么向曼香交代,本来还准备趁曼妙馆空虚帮她就出曼玉,谁知道曼玉竟然出现在了这里,还跳了河。

    一眨眼的功夫,歌声渐渐消散,那小船忽的消失了无影无踪。好似从来没有来过。

    阮青榕还在高台上,却不似刚才那般得意,众人嫌弃的厌恶的口水都能将她喷死。

    “啊!”阮青榕忽的大叫一声。

    万意还弄不清楚情况,却又紧接着听到那处传来接二连三的惊叫声。

    “怎么了?”好想知道啊。

    万意想,反正下一个也该她们了,便说道:“把船靠过去。”

    阮青榕身边的丫鬟侍女们尖叫着逃走了,船一到岸,万意大着胆子看过去,“我次。”妈呀,太可怕,地上一地死蝶衣不说,阮青榕的露在外面的皮肤迅速的变红,还起了许多疙瘩,密密麻麻一层又一层,比啦□□还丑。

    万意后悔了,她不该好奇心太旺盛,这下好了,这心里阴影可能要留一辈子了。

    万意怀疑她是不是那个什么“体香”过敏了,怎么的?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曼香毁了半张脸都够吓人的了,她倒好直接全身毁容啊。

    显然,众人也都发现了阮青榕的变化,夸张点的开始呕吐,坚强点的直接就开始朝她扔烂菜叶,“快把她带走吧。”

    “曼妙馆的人呢,快把她拉下去呀。吓着我家孩子怎么办?”

    墙倒众人踩,前一刻能将你捧得高高的,下一刻就能把你拉下来,摔的更惨。

    变成了如今这样一副人人憎恶的模样,阮青榕大概也知道自己活着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可她又没有曼玉跳河那样的勇气,她忽的瞥见万意的花船,急忙道:“你们不能抓我,我是万府的逃奴。”

    “小姐,小姐,我是青榕啊,是王爷亲自赐名送给您的。您不能不管啊。”

    都这个时候了,还能奋力抗争,这个阮青榕大概是万意见过最“死皮赖脸”的人了吧。

    “你想让我怎么救你,关进疯人塔可好?”

    万意的一句话,结束了阮青榕的大喊大叫。其实连那些曼妙馆的打手都不愿碰她,现在的阮青榕简直就跟一个□□精,怪物一般,免费送人钱都没人要。

    于是曼妙馆就有人说,“万小姐,既然是您的人,那就给您带回去吧。”

    当初收留了阮青榕来跟她作对,现在人成了烫手山芋了,就往她这里仍,哪有这等好事,万意轻启朱唇道,“你们要是不把她送进疯人塔,我就告你们私下收留逃奴。”

    “看什么看,还不赶快,把你们留下的烂摊子给我收拾好了。我们清越坊还要献艺呢。”

    ☆、第41章 一眼看她楼塌了

    不久,乐声重新响起,只是比之前更加激昂,从清越坊的花船上走出了一群少女,她们都戴着银色面具,画着浓妆,一样的装束,使人分不清哪个是哪个,好似全都是一模一样的人。

    她们簇拥着拥入高台,忽然乐声一转,少女们四射开来,露出中间一修长的身影来。

    她傲立群芳,虽不知面容,却忍不住令人身心向往之。

    她忽的动起,和着周围激昂的乐声,让人心里打起了鼓,眼球跟着她的身影来回转动。她旋转着,不停的旋转着,身下的裙摆四散开来,一层又一层叠叠辉映,仿似花瓣一层又一层快速的盛开又盛开,永不凋零……

    “小姐,那人是谁?可真美啊。”这是青芽今日第二次发出赞叹,这一次明显比上一次带上了许多痴迷。

    万意心中突然有些不好受,她有想过武裎冉跳起这舞会很美美到令人窒息,可却没有想到她竟然能够令所有人都为她颤抖。我怀中虽有宝物明珠,却不想与一人分享,明珠虽亮,只照我一人即可。

    万意不知道这股嫉妒从何而起,只是那舞跳的再美,她心中亦是没有了刚开始欣赏的兴致。

    武裎冉还在不停的旋转,万意心中却暗暗希望她停下来,即便输了这场比赛也无所谓了。

    世人皆喜爱追求美好的事物。

    美丽的脸蛋,绝妙的身姿,善良的内心。

    万意也不例外。

    而,这些武裎冉似乎全都有……

    万意忽的起身,在那舞跳的最热烈时,敲想了船头的铜锣。这是停止的讯号,只要她一敲锣,先前那些女子便会重新拥挤上去,将当中那一人护送回来。

    “哐~”一声响,声乐停止,舞女尽退……

    “小姐,你这是做什么?还没跳完呢?”青芽急急的催促道。

    万意没有回答,固执的继续敲着铜锣。

    武裎冉早在第一声锣响的时候,就停了下来。随着众女一同回了花船,她想不通万意怎么喊停了,难道是自己跳的不好,她不满意?应该不会啊,昨天晚上她可是在万意的指导下练了大半夜啊。

    拍子,旋转,应该都没有错啊。

    难道自己没有跳舞的天赋,跳的太难看,至于于给万意丢人了?

    虽然刚开始不愿意上去,可是上了台,结果跳到半截被人喊停,还是令武裎冉有些郁闷。

    众人还沉浸在那曼妙的舞姿中没有回过神来,结果刚回过神来,人已经不见了,高台上空空如也。这种感觉就像是看一本小说看到最嗨的地方突然没有了,又像是看电影,好不容易看到重点情节,突然就拉灯了,这谁受的了啊。

    “怎么回事?你们清越坊什么意思?怎么突然就没了。”

    “我们要继续看啊。”

    “快把刚才那个仙子给叫上来,我们还要看。”

    像是这样的评论一波接一波,就差把台子掀翻了,就连那德高望重的大宗师都有些心痒难耐,遣人来问道:“这,怎么没有了,是不是没表演完?这才刚开始吧,刚才一定是热身吧?下面还有的吧?”

    万意冷着一张脸,顶着众人的压力,她今天非要做个恶人不可,“都说了是仙子献艺,仙子怎可在凡间久留?”

    “自然是那昙花一现,刹那芳华。”

    还有一句万意没有说,那就是“终身不得见。”

    有人这才恍然大悟过来,这该死的清越坊一定是藏着那等仙人,就等着他们去清越坊消费呢。就给看个开头,让人心痒难耐。奸商啊,真是奸商,就连这等献艺的大事都要给自家舞坊做广告,唾弃者有之,谩骂者有之。

    可是,也就是过过嘴瘾,骂完了继续去给人家投小红花,真是跳的太好了,不投难以纾解心中的悲愤啊。

    万意没想到她一时的小心眼反而刺激了消费,清越坊刚开坊就涌进去了一大群人,都是吵着要看仙子跳舞的,当然他们这一生也没有机会再见了。

    有些不死心得人翻遍了清越坊也没能找出那日的仙女。

    她仿佛是真的仙女,一时贪恋凡尘,下了凡尘,献上一支未完的舞蹈,又瞬间消失,一生无缘再见。

    这件事后来成了河内的一大奇闻,被载入了郡志。

    既然如此,只好进行下一项了,曼妙馆是没脸再参加大比了,连着他们的才子也无缘出场,便灰溜溜的逃走了。楚楚馆请来的也是河内有名的才子,只是相较起红风歌的河内第一才子尤逸瞿,却是弱了一筹,只得了六声鼓,而尤逸瞿也不负重望,得了七声鼓,虽然没有超越前人,也算是达到了顶峰。

    尤逸瞿很得意,便对万意道:“怎么,你们清越坊的才子还没有现身?怎么万家就派了你这个小女娃娃来坐镇,实在不行,派你爹来也行,听说他学问不错,只是不要怪我‘以小欺大’才好。哈哈……”尤逸瞿故意说成,以小欺大,并不是口误。

    万意连看都没看尤逸瞿,不过是小三上位,带着孩子也水涨船高,有什么可得意的。

    万意的态度激怒了尤逸致,可不等他说些什么,那念诗的声音已经响起,“梅花帐里笑相从……百媚生春魂自乱,三峰前采骨都融……花心柔软春含露,柳骨藏蕤夜宿莺。”

    一声响起,众人陷入了沉思。好吧,万意表示她为了胜利无耻的剽窃了后世无名氏的佳作,并且还骗了尤逸致说是他睡梦中所念,尤逸致一想,这诗是他的风格啊,于是就相信了他也有灵光一现的时候,同时更加坚信了他果然天生就适合做这一行。

    “好,写的好。”

    没想到尤逸致这诗竟然得了九响,那今天不就是清越坊赢定了吗?青芽激动的抱着万意的手直摇。

    不过,这鼓响过了之后,众人再一回味,花心柔软春含露,柳骨藏蕤夜宿莺。还花心……尼玛!这是一首艳|诗啊,还相当露|骨。不过,现在再反悔就有些来不及了。

    那三位大人的脸别提多搞笑了,他们竟然称赞一首艳|诗,还给了史上最高评价……

    我们特么的是德高望重的老人啊,清流啊,名士啊……

    尤逸致这家伙太坏了。

    尤逸瞿也反应了过来,大叫道:“我不服,凭什么一首下三滥的诗也能九响。”刚说完这话,尤逸瞿自知失言了,在座的哪一个不知道这诗什么意思,偏偏没有一个人敢说出来,他们傻吗,不。三位老大人做的评判谁敢否认,如果那样,只能说你自己心灵不够高尚,不够纯洁,跟人家的诗一点关系都没有。

    没看到三位老大人看着尤逸瞿的眼神简直要吃了他吗?

    这个姓尤的竟然敢当众给他们难堪……

    尤逸瞿欲哭无泪,他现在才知道什么叫打掉了牙只能和着血水往嘴里吞。

    “竟然敢质疑三位大人,这尤逸瞿还才子呢,我呸,思想如此龌龊。”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43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