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46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46

    万意想起了刚才策马而去的人,“我是看到有人刚刚骑马过去……”万意刚说了前半句,阿三便告辞离开了。

    万意想了想,对马夫道:“调转车头,跟上去。”

    万意的马车跟着他们出了城,马车不比单骥跑的快,过了一会儿才追上去。

    阿三与他的那匹棕红马远远的跟在一人一黑马身后,这会儿雨下的很大,天地之间笼上了一层珠帘,看不清楚远处的情形,就连这百尺之内都看不清,这里又出了城很远的地方,马夫有些担忧,已经催促万意早点回去了,“小姐,这再走就上官道了,雨又这么大,老爷他们一定等急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你先等一下,我遇见了一个熟人,给他送把伞就回来。”万意拿了两把雨伞,匆匆下了马车,青芽在后面为她打着伞,忍不住劝道:“小姐,雨这么大,我们还是先回城吧。”

    万意走到阿三那里,见他已经被雨水淋的浑身湿透,递给他一把伞说道:“阿三,你怎么不上前去?”

    “多谢万姑娘的好意了,王爷还在淋雨,阿三又怎么能够打伞。”阿三死活不肯接万意手中的雨伞。

    万意看了看前面那个模糊的样子,武裎冉一个人孤零零的跪在官道中央,整个身形隐没在大雨里,似乎要以一人之力,凭借那柔弱的肩膀扛起这个天地的大雨。

    任凭雨水冲刷在她身上,却一动不动。

    那画面像是带了雪花的老式黑白电视机,让人看了莫名心酸。

    那么孤独,又那么倔强。

    “武裎冉,她这是怎么了?”万意问道。

    阿三也没有在乎万意口中的说辞,为什么直呼王爷姓名,他整个人也有些恍惚,道:“元太妃走了,王爷他昨日去冷宫中求见太妃最后一面,太妃却不肯相见。王爷在宫外整整跪了一夜。”

    “直到累晕过去,醒后知道太妃已走,便策马追来……”

    “可是……太妃始终未曾见他一面。”

    “那也不能就让她这么跪在雨里啊,身体肯定会吃不消的。”万意急道,昨夜跪了一夜,今日又淋了大雨,就算是铁打的人也会生病的啊。

    *

    远处官道上一行马车正幽幽的走着,忽然降下大雨,不得不停下来整顿。

    其中兵马环绕着的一辆华贵的马车中,传来一阵阵交谈声,隐没在雨声里,听不清楚。

    “太妃,您看刚出城就下起了大雨。”

    元太妃看了看车外大雨,道:“你说,是不是她也舍不得我?”

    宫女赶紧将掀起的车窗帘子放下,以免大雨泼进车内,使得元太妃染了风寒,还没有走出上京城就得了病,这以后的路可就难走了。

    看元太妃深情落寞,宫女忍不住道:“太妃,这都走了,您为何不见见王爷,我看她在宫外跪了一夜……”

    元太妃渐渐的闭上了眼睛,她回忆起整个一生,包括刚来到大曳的时候。她是元国的长公主,父皇母后早已仙去,一心只为了呵护幼弟登基继位,偏偏保持朝政的太皇太后不是她们的亲奶奶,为了弟弟她做出了无数努力,甚至不曾嫁人只为了能留在宫内照顾他。却没有想到她的做法早已令太皇太后不满,她们要把她送去和亲,她并无怨言,只是她们明明知道大曳是女帝在位,仍是将她送了过来,这其中的羞辱意味不言而明。

    更可恨的是他那个弟弟,碍于太皇太后的雌威,竟然连问都不问,就同意了这事。那倒也是,自古外嫁和亲的必是女儿,多么荒谬的理由?

    可恨她这一生虽有长公主之名,却无长公主之实,连个正式的封号都没有。

    大概大曳也知道她是个不受宠的长公主,来了那么久连皇帝的面子都没有见到,礼数到是周全。

    她久不出门,一日出门,恰好遇到有人落水,在水中为她渡气,救了那人便匆匆离去。却没有想到,被救的人没有先爱上,救人倒惦念上了。

    宫女叫了两声太妃,见没有人回答,再一看,元太妃竟然已经睡着了。

    见元太妃睡梦中嘴角带笑,不知梦到了什么快乐的事,便轻轻为她盖上毯子。

    *

    不行,不能放任武裎冉就这么跪着,万意拿了伞就要上前,阿三道:“万姑娘,替我好好劝劝王爷。”虽然王爷吩咐过,不准任何人近身,但是阿三想为了王爷,他就违命一回吧,事后王爷要打要罚,他都认了。

    地上的积水已经很厚了,万意的鞋子早已湿透,就连裙摆都湿到了膝盖那里。万意匆匆跑上前去,为武裎冉打起伞。

    头顶突然没了落雨,武裎冉抬头,便看到了正在为她遮雨的万意。

    武裎冉忽的起身,打掉了万意手中的雨伞。大叫道:“太妃走了,连见都不肯见我一面。”

    “万意,你又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万意,你是不是,是不是早就想摆脱我。和太妃一样,离我而去……”

    “万意,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没用,所以才要离开。”

    “其实,你一开始,就什么都知道,却不肯告诉我。你一开始就在拒绝我。”

    “你从来没有想和我在一起过……”

    武裎冉失落落魄,喃喃自语道:“你们所有人……”

    ☆、第44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上京一处府邸。

    一中年文士正在练字,他虽已人到中年,却风度儒雅,令人好感倍增。

    下人吞吞吐吐,不敢打扰了老爷的雅兴,“老爷,河内万家,万炜父女昨日已抵达上京。”

    那练字的手忽的一顿,一副好字就这么被毁了。

    “万炜竟然出了河内,还以为他会一辈子躲在乌龟壳中不出来呢。”中年文士扔了毛笔,净了手,继续说道:“这人啊,就是不知所谓。看不见的时候,还能慢慢折磨,一想到他所受的痛苦,心中也能痛快许多。可是,一旦看见了,便不能再眼睁睁看他活的好好的了。”

    “待在河内多好,偏偏要来我眼皮底下蹦跶。”

    “以免夜长梦多,今夜就处理了吧。”

    下人有些为难,“老爷,河内传来消息,万炘死在了矿场。恐怕万家父女早已察觉,况且他们刚到上京,我们就出手,会不会有些鲁莽。”

    中年文士喝了一口茶,说道:“猫捉老鼠,确实有趣。可那老鼠如今不甘愿被逗了,总要做些无畏的挣扎,一不小心被他挠了脸,可就得不偿失了。”

    被那文士瞥了一眼,下人脸冒虚汗,嘴上连连道:“是是是,小的这就去办。”

    下人走后,中年文士才站起身来,看着屋中的一副字画道:“爹,你劝我不要记恨,这才令我最是记恨,既然他们非要出现在我眼前,我便再也无法忍让了。”

    *

    “万意。”武裎冉大叫一声,从梦中醒来。

    她说怎么好像看到了万意,万意又怎么会在上京城,果然是她做的梦吗?

    武裎冉忽然看到自己身上的衣物好像被人换过了,一时之间变了脸色,满脸沉重。环视四周,这里也十分陌生,她从未来过。

    这是哪里?这又是怎么回事?

    “吱”的一声,门开了。武裎冉赶紧跳下床来,隐藏在帷幔后面,悄悄向外室看去,一女子放了什么东西在桌上,忽然听到外面声音嘈杂,便转身跑了出去。

    那女子身影怎么看起来那么熟悉,好像万意啊。

    她肯定是多想了?

    这才多久,便见人,人人都似她。

    武裎冉走到外室,看了看桌上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还有一些甜点。

    “王爷,王爷,您醒了吗?”门外忽然传来侍卫阿三的喊声,看来是阿三把她送到这里来的。

    武裎冉开了门,语气有些严厉:“怎么了?我怎么会在这里?”

    阿三见武裎冉醒来,脸色轻松了许多,王爷没事就好。“王爷,这是万家的临时住处,昨日我们正好碰上万姑娘,您又淋了大雨,神志不清,我便做主与您暂住在这里。”不过,下一刻阿三不知想起了什么,脸色又重新变得凝重起来。“王爷,这住处闯进来两拨人马,如今正打的不可开交……”

    武裎冉的脸色,终于有了变化,“你说什么,万意在这,那她有没有事。”说完,武裎冉便抢先越过了阿三。

    “王爷。”阿三也紧追武裎冉而去。

    武裎冉到前院的时候,万炜和万意早已站在了那里。,两人俱是一脸凝重的看着地上的两排黑衣人。

    万炜先是看到了武裎冉,惊讶道:“王爷,您怎么来了?”忽而想到这河内王是从后院赶来的……万炜眼刀子噌噌直往万意身上扫,难道昨日万意的马车上竟然藏着的是河内王!

    “你们没事吧。”武裎冉虽然问的是“你们”,可眼光却一直盯着万意。

    万意有些不自在,“我们没事儿,这次跟来的都是府中身手好的,只是有几人受伤了。”

    武裎冉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尸体,上去检查了一遍道:“这……是两帮人马。”

    万意点了点头,“幸亏是两帮人马,他们互不相识,又是同时潜入,彼此都以为是万家的人,于是就打了起来。等我们的人发现的时候,他们已差不多两败俱伤。之后的也大多逃走了。”

    虽然万家有人受伤,可没伤了性命,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次可真是走了狗屎运了,万意想。否则该是多么的凶险。他们明明昨日刚进城,怎么会惹下这么多人,还俱是明刀亮枪,趁着夜深人静无防备时黑夜入府。不免令人心惊。

    万炜道:“已经报了官,估计明日才会来人吧。”

    武裎冉也是一脸凝色,抬头示意万意,她有话要讲。万意与万炜将武裎冉领至了厅中,屏退了下人,万意问道:“王爷额,我见你似是有话要讲。”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46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