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47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47

    武裎冉转向万炜问道:“伯父……”

    万炜总觉得武裎冉不地道,什么时候偷跑进了他们家后院,如果不是他自己跑出来,他很有可能就被骗了。这会儿又叫什么伯父,谁认识你啊,连伯父都叫上了。万炜暗自想着,便又恶狠狠的瞪向万意。

    万意缩了缩脖子,不敢发声。

    武裎冉无视万炜的怒视,接着道:“恕在下直言,不知万伯父可是经商时得罪了元国人?”

    万炜道:“我一直待在河内,哪有那么大本事去得罪元国人。”不过,刚说完这话,他便想起了什么,他们家还真和元国有点渊源,于是看了万意一眼,见万意也是凝眉深思。父女俩个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

    万意接着问道:“王爷,您是说那是元国人?”

    武裎冉将他们父女两个的动作暗自记在心里,道:“这次由我接待元国使者,我与他们接触的时间最长,却是知道他们元国人颧骨突出,眼凹深陷,鼻梁高挺,身材也较大曳人高些。应该是元国人不错。”

    万意点头道,武裎冉毕竟在上京长大,对于此地的了解总要多过他们父女。“那剩下那一拨人马,王爷可有什么头绪?”

    “剩下的身材矮小些的便是大曳本国人无疑,可却不是上京本地人士。我看他们虎口处起了一层厚茧,想必应该是什么府邸的私兵。”

    万意忽然想起了,万炘与那个人渣口中所喊的“大人。”

    “这上京城,藏龙卧虎,府邸藏有私兵的人家又何止千千万,再加上这些人又无户籍可查,要想弄清楚他们身份,多半十分不易。”

    “即便,明日来了衙役,恐怕也查不出什么来。到最后也肯定是以你们钱财外漏,遭人眼红,深夜抢劫富户定案。”

    武裎冉说的有理有据,不得不令人不相信。

    万意迟疑了下,从怀中掏出一件令牌来,这是从万炘那里得来的,应该就是那位“大人”留下来的东西。万意偷偷找人调查过,可却没人认得,只有一个人也是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只是指了指北面。

    大曳北面便是上京,因此万意跟随万炜来到上京,也是看河内要事步入正轨,想来调查一番,早做准备。

    “不知,王爷可认得这件东西?”

    武裎冉接过万意手中的令牌,看了看,脸上的表情变得很奇怪,“这是魏府的令牌,你从哪里来的?”

    “从那些人身上搜来的?”武裎冉问道。

    万意连忙摇头,“不是,你就说那个魏府是怎么回事?”

    “魏府是宫里的大太监魏和在宫外的府邸,不过那里却住着他的女儿魏红还有她的赘婿。”武裎冉解释道。

    万意一脸惊悚,“太监也有女儿吗?还招了上门女婿?”

    武裎冉笑道:“那魏红是魏和进宫前生下的女儿,原本魏和的妻子嫌弃他太穷便带着女儿跑了,魏和受不了刺激便入宫做了太监,据说他做太监之前也是读过几年书的。不知怎得得了陛下青睐,才一路升到现在这个位置。”

    “他得了权势,便命人找到曾经的妻子,将她沉入河底,只留下一个女儿养在宫外还给她招了婿,给他们魏家传宗接代。”

    能把太监当成一种职业来做,还走向了人生巅峰,有女儿有女婿,这个叫魏和的大太监也算是人生赢家了啊。

    就是不知道那给太监做女婿,还是上门女婿的那人,心底到底是和想法。

    不对啊,万意摇了摇脑袋,一不留神就想歪了。既然是魏府的令牌?那岂不是是那个一直陷害他们的“大人”竟然是一个太监?

    可是,他们万家远在河内怎么会和这宫里的太监牵扯起来,有过节?不应该啊?以她爹万炜那烂好人的性格,应该不会给自己惹上如此大的麻烦。

    “万意,万意。”

    “啊?王爷您叫我。”

    武裎冉看向万意幽幽道:“我提醒你,这上京城可不是河内。有些人一定少惹为妙,就比如说这魏和,他可是陛下身边的红人,随便说上一句话可能就能要了你们父女的命。”

    “这令牌不论你从何处所得,能忘了就尽快忘了它,以免给自己带来祸患。”

    武裎冉还是那个人,只是说话做事的方式好像变了一个人,难道这上京皇城真有这么大的魔力。随随便便就能改变一些人。

    既然好不容易查到了这里,她又怎么会轻易放弃。再说,即便她不动手,那位大人也不会放过她们万家,前世今生都是明证。

    万意并不接受武裎冉的好心,而是讽刺道:“王爷,您怕了吗?怕我给你带来麻烦。”

    武裎冉却笑了笑,道:“不,一两只老鼠本王还不放在心上。只是处理起来,难免要脏了手。”

    “本王言尽于此,你们好自为之。”武裎冉说完,对外面喊道:“阿三,咱们打道回府。”

    万意想,武裎冉这是怎么了?一口一个本王。这变化也太大了吧。

    武裎冉心中则想,你们父女来回使眼色,当本王眼瞎,看不到啊。既然不把我当自己人,我好意提醒,还不领情。再待下去也没必要了。

    武裎冉想了想又回过身,道:“对了,昨晚多谢万姑娘的好意收留。本王铭记在心。”

    武裎冉大步走了出去,万意却不知怎的追了上去。道:“王爷你放心,昨晚的衣服,是我给你换的。”

    “哐当”一声,好像有什么掉在了地上。

    万意听到远处传来阿三担忧的声音:“王爷,您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就被绊倒了,是不是身体还没有好,头还晕着。”

    万意嘴角扬起得意的笑容,一回头就见万炜死死盯着她,道:“念儿,你说什么?为父好像没听清……”

    ☆、第45章 通敌叛国一家人

    魏府的柳明诚忽然一拍脑子,他想起来那个小药童像谁了?

    不错,有胆量,竟然已经查到了魏府,还有胆子上门来。他倒是小瞧了他们父女了。

    听说万炜是上京来参加二皇子主持的加试的,前些日子二皇子一直想通过他与岳父交好,看来是时候见一见二皇子了。

    *

    官府的确是来人了,不过也真的是如武裎冉说的那样,匆匆结案。

    万炜经过这一件事也吓的不清,觉得小心为上,又雇了一些护院来。之后,便匆匆赶去参加那个什么加试去了。

    万炜临走时,还小心谨慎的交代万意待在院子里等他回来,哪儿都不许去。

    可万意怎么闲的下来,好不容易查到了蛛丝马迹,于是万意变着法的要去那个什么魏府看一看。也是她运气好,正赶上魏红生病,她便买通了一个女医,扮作了她的药童,进入内院给魏红看病。

    万意没有想到的是,魏家的上门女婿竟然是如此俊美的一个帅大叔,风度翩翩,待人一片和煦,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优质男竟然会愿意与奸党同流合污。一定是那对父女逼迫的,强抢民男。

    魏府的赘婿,柳明诚看见大夫身边的小药童有一瞬间愣怔,总觉得她眉眼之间似曾相识。便出口问道:“你是哪里人士?”

    这下子可把万意吓坏了,“我……”支吾了半天没回答出来。

    正在这时,一阵声音传来,道:“柳大人,本王冒昧来访,还请勿怪。”

    万意快速的瞥了一眼,又迅速低下头,武裎冉怎么来了。见武裎冉与那柳大人谈论起来,她便赶紧溜走了。

    万意跟着那女大夫刚出了魏府,就被武裎冉拽进了马车里。武裎冉看了万意一眼,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死心。没想到你还真有本事,竟然跑进了人家家里。你以为魏府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却不知早已被人查清了底细。”

    武裎冉说完,万意便回头看了看车外,见果然有两个人正一脸懊恼的追着马车,万意转身对武裎冉说道:“你是说有人跟踪我?”

    武裎冉冷声说道:“你以为呢,要不是本王,你今日难以走出魏府。”

    “万意,赶紧收起你的小聪明来吧。”武裎冉忽的贴近万意在她耳边说道,正好马车被绊了一下,本来贴近的两个人就真的贴上了。

    万意将武裎冉从身上推开,武裎冉整了整衣服,说道:“你想知道的,本王已经为你打听好了。”

    万意默不作声的看着武裎冉,武裎冉道:“那魏和应该与你们毫无关系,他从未见过你们。倒是听说他府上的赘婿以前是从河内逃难来的。被魏红相中了相貌,这才入魏府为婿。”

    那个帅大叔?是这样的吗?

    武裎冉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万意说话,正好马车也停在了万家租住的小院处,武裎冉便道:“我近日有些繁忙,可能照顾不到你。我把小五留在你这里,你有什么要事就派他去通知我,不要再贸然行动。”

    万意下了马车,武裎冉掀开帘子又交代了一句:“记得你爹临走时的嘱咐,好好待在家里。”

    万意:……她怎么会知道我爹说了什么?

    马车继续走了,武裎冉在车里对车外随行的阿三说道:“怎么,那柳明诚的来历还没有查清楚?”

    阿三低头道:“王爷,并非属下无能,而是好像有人有意隐瞒,要查清楚他的过去着实不易,除非有认识他的人,或是跑到河内去调查。”

    武裎冉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她想起了叶荇之,自从他在王府留书出走后,好像有人在大皇子府邸见到了他。这令武裎冉不得不深思,他又想做什么了呢?

    是敌是友,她已经分不清了。或许这世间根本就没有朋友,如果不是大皇子和二皇子联手,元太妃又怎么会提出自愿回到元国,明明这几十年来,元国年年来请,她都不愿回去。

    元国使者一走,她就也不得不再赶回河内,再想回到上京就难了,除非有皇帝的诏书。所以,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必须在走之前做好部署。

    不管是什么人都要为自己所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

    武裎冉临时下榻的府邸,武裎冉对阿三道:“把那个江湖游侠叫过来。”武裎冉在上京这几年虽然没有交到多少权贵,可她也在早早的为自己所打算,就比如说他每年都会从大牢里救下一些罪不至死的江湖游侠,或是遭权贵陷害的普通百姓。数量不多,可这几年下来也积攒了不少人脉。

    武裎冉深知以自己的出身根本得不到那些权贵的另眼相看,所以她另辟蹊径,悄悄的拉拢那些看似不值一提的小卒子们,毕竟在他们心中武裎冉这个“皇子”的身份还是十分好用的。不管做什么都要出师有名,而有了这名正言顺的皇子身份,便是有“名”,哪怕再不受宠。

    能够在这冷宫中活到现在,不仅仅是元太妃的庇护,更多的要靠自己的筹谋。武裎冉虽无害人一心,却深懂趋利避害之道。可一旦安分的人不安定起来,便是最大的威胁。

    那游侠进来后,二话不说先给武裎冉行了一个礼。“王爷,您终于想起俺了,从那之后俺一直在南城打铁,就为了等一天您来找俺,俺……”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47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