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49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49

    武裎冉你终于想起正事了吗?

    不过,武裎冉好像迷迷糊糊的眯起了双眼,她这几日想事情想的太多,又见了好多人,虽然很累,可是又不肯甘心睡着,现在她却觉得昏昏欲睡。

    万意静心等着,听武裎冉口中的要事。

    结果,好像没声了。万意挣扎了一下,听见武裎冉说道:“念儿。你喜欢后抱抱,还是前抱抱。”

    万意:说好的正事呢?

    我特么的哪个都不喜欢。

    ☆、第47章 峰回路转又一转

    万意半夜醒来了一次,见武裎冉还在,便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到再醒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人了,听说他上朝去了。万意想武裎冉大概是唯一一个从大牢里直接去上朝的王爷了吧。

    *

    近来朝廷银粮严重短缺,于是有人给武原出主意,说之所以会导致现在的这个局面,皆是因为那些管钱粮的大人们不精通此道的缘故,他们做官钱都是些五谷不识四体不勤的学子们,怎会管理好国家的钱粮。武原觉得这话很有道理,于是特地在上京举行一场加试,不比四书五经,就论这生财之道。为了被那些清流大人们攻击,武原特地给这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国计民生”。对,陛下我此举,乃是为了天下百姓,绝不是因为自己感觉钱不够花。

    昨天,太监来报说是五皇子求见,武原有些愣怔,差点想不起来他竟然还有一个五皇子。想了半晌,对了,就是前些日子奉命回来接待元国使者的那个。不过,元国使者都走了大半,怎么?他还在上京,没有离去吗?今天是来辞行的?那就不用见了吧。

    “陛下,五皇子殿下说是久不见陛下,特来进献孝心的。”

    这话引起了武原的注意,献孝心?他那河内郡,偏僻又穷困,他能有什么好东西?不过,总不能驳了他的孝心不是?

    “让他进来吧。”

    武原真的没有想到这个他近乎遗忘的,远在角落的儿子,竟然如此大手笔,要献上河内五成的收成,要知道现在他可是最缺粮啊。能够急人之所需,武原第一次抬眼看了看这个儿子,这一看竟然异常的陌生。不过交出这么多粮食后,河内是否够用,就全然不在武原的考虑之内了。

    不过,作为帝君还是要假仁假义的问候一下,“你那河内百姓……”他本来想叫武裎冉的名字的,这样显得亲切些,不过突然想不起来了,于是便直接问道。

    武裎冉也并未在意,皇帝在看到他之后那一瞬间的迟疑,便直接道:“父皇,莫要担心,我河内有一能士,他精通算术之道,又生财有方,最重要的是,于农桑之事也十分熟悉,若能有他相助,河内必定能度过此次……故而,儿臣才有此底气,又见父皇忧心国事,儿臣无能不能帮助父皇解忧,也只好献上绵薄之力。”

    “可那人近日来了上京参试……,儿臣……儿臣有些为难……还望父皇能体谅一下儿臣的苦楚来……”

    其实武裎冉冠冕堂皇的说了一大堆话,可武原却早就已经听不到了。他现在心里对武裎冉的好感忽地降到了最低,怪不得他如此大方献粮,原来是来求人来的。既然藏着如此能臣,不举荐给朝廷,还想着从朝廷手里夺人。既然人已经到了上京,还参加了比试,那他可要多注意一下,人到了自己手里,哪有再放回去的道理,就算是儿子来求也不行。

    “你下去吧,朕困了。”武原下令撵人了。

    武裎冉一脸欲言又止的苦哈哈模样,武原全当看不见,武裎冉只好无奈离去。

    刚出了宫门,武裎冉脸上便换了另一副表情。想要什么,不要直说,这人都有一种劣根性,你越是想要的,他越是让你求而不得,这样心里才有一股隐秘的得意感。显然武原也是如此,他占有欲强,特别喜欢掌控所有人的感觉。

    因此,武裎冉今日来,便反其道而行,只要能够引起武原的注意就行。到时候……说不定能够借此除掉那个威胁最大的人,有时候主动攻击也不是良策,因为攻击越猛烈,露出的破绽也就越大。

    第二日,上朝的时候,武原按计划接见了那些他寄予了无限希望的“才子”们。

    只是,“这其中为何不见一个名叫万炜的学子?”他记得那人文章做的极好,极为老练,遣词造句十分精准。更重要的是,这个人也是武裎冉想要的人。既然能够令他那个不成材的儿子举河内之力,来相求的人,必定有些过人的本领。

    皇帝怎么会知道万炜?不过是一个小人物?

    不过,既然圣上问起,这是又是他经手的,二皇子皱了皱眉道:“回禀陛下,那人有通敌叛国的嫌弃,已经被抓进大牢了。”

    二皇子刚说完这话,武原的脸就黑了,因为他想起了昨日调查来的消息,“陛下,五皇子说的不错,河内确实有这么一个人,据说还是河内第一首富。并且,此次参试也是头名之列。据说元国人也看中了他的才华,要将他带走,暗探来报,元国之人一年前就曾暗中联系过他。不过被他拒绝了,此人一路历经艰辛来上京参试,好像之前在地方考校中成绩也很优异,不过遭人嫉妒,没被考官选中上京参试,这才不得不辗转前来参加加试。”

    元国人联系过万炜不错,他也的确是落榜后才来上京参试。不过,元国人何事看中了万炜的才华要将他虏走了?还有为什么经过上面的排列组合,突然觉得万炜好励志,这整个一爱国人士的典范啊,让人听了热泪盈眶啊。

    武裎冉为了这几句话,可真是花了大价钱了。就差倾家荡产。

    太监们虽然奸诈狡猾,六亲不认,不过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他六亲不认只认钱啊,你只要给的钱多,人家就给你办事,不论你是不是不受宠的王爷,完全不歧视啊。还有就是,他们还有点功德心,收钱了就给你办事,没办成的话……当然咱家帮过忙了,钱是肯定不会退的。

    太监们是皇帝的耳朵,嘴巴和,眼睛。远在皇宫中的帝王,即便不出门也可疑拥有上千只耳朵和眼睛。并且,他只相信自己听到的和看到的。而有时候,相同的人不同的表述,所起的效果是截然不同的。

    只能说,武裎冉这钱没白花、

    因此,今日武原在殿上没有看到万炜不说,还听说他被下了大牢,心中所想便可窥见一二。他自然是不相信的。

    二皇子不知为何皇帝冷了脸,接着又听他问道:“通的何敌?”

    难道父皇只是因为听到了有人“通敌叛国”才如此生气,这下二皇子放心了,欢快的回到:“是元国。”

    于是武原又想起了那份简报,“万炜一家刚到上京,就被元国人袭击。只是为了害怕万炜被朝廷发现并委以要职。”这元国人当真可恶,不但要杀了他的能臣,还在万炜毅然决然凭借坚强毅力参加考试之后,眼见事情败露,又要杀人灭口。

    武原很生气,难道他看起来很昏庸的样子,分不清忠奸吗?

    二皇子见皇帝脸越来越难看,赶紧又加了一句:“父皇,那些元国人的尸首现在还停在衙门里。”

    二皇子:父皇,人证物证俱在。快夸我聪明吧。

    武原:这是死无对证啊。

    武原黑着脸看了二皇子一眼,二皇子则是对着他的父王,灿烂一笑。父皇,儿臣都知道,儿臣不会骄傲的。

    “把万炜带上来,朕要亲自审问。”

    大殿炸了了锅,这怎么行?

    不过,武原独断惯了,圣心已决。

    武原亲切的接见了万炜,问了他一些“国计民生”(怎样才能让国库里的钱变得更多),丝毫不提“叛国”之事,而后他对万炜可满意。

    这样的人才不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吗?

    有了万炜=日后修不完的宫殿,花不完的钱。

    于是,在武原的一片嘉奖声中,朝会散了,万炜也从一个阶下囚变成了主管天下钱财的“大官”。

    众大臣:说好的通敌叛国呢?陛下您在逗我们吗?

    只是,朝会散了,人还没有走完。因为二皇子傻了吧唧的在朝会上出言不逊,“陛下,那万炜可是通敌叛国。”

    武原决定私下里教育这个不懂事的儿子。

    不过武原说了说去,也就是那个意思,元国使者来我们这里友好访问,还没有离开,你就说万炜通的敌是他们,这不是破坏两国感情吗?就算要通,那也是通的友人啊。

    既然,是友好合作伙伴,那就没有通敌叛国之说了。这件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此时,二皇子的心在滴血:父皇,您口中的“友好合作伙伴”可全都变成了尸体,静静的躺在那里啊。

    今日早朝,魏和听那二皇子一口一个咬定,万炜通敌叛国,还来回给他使眼色。他心中有些警觉,这和咱家有毛线关系啊。

    就算二皇子眼睛挤歪了,他也不能插嘴国事啊,他毕竟,也只是一个太监。

    朝堂之上,哪敢多嘴,即便再受宠都不行。

    可魏和却暗自记在了心底,于是下朝一问,才知道是自己那个女婿搞出来的事。那可得帮上一帮了,帮亲不帮理。

    于是,魏和趁着武原休息的一个当口,说道:“陛下,您千万不要被那个万炜蒙蔽了,他可是元国人。”

    武原大惊失色,这么复杂。这是神转折啊,不过他明明记得万炜一直都是河内人士来着。于是武原看向魏和的眼光变了。他一向很信任魏和不错,因为他是少有的太监中有文化的,不过今日早朝二皇子一直给他使眼色,武原也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魏和这么胡搅蛮缠,倒是令武原有些厌烦。

    魏和见武原变了脸色,忙捧出最新得到的密报。万家是几百年前迁移过来的,这里有河内的诸多县志,以及河内郡志,甚至河内大祖,尤家,江家的族谱记载为证。

    ☆、第48章 一举成名天下知

    突然拿出来这么多证据,武原也有些动摇了。不过,这事如果是真的,不是在表明他真的是个“昏君”吗,要知道他今日早朝可是力排众位大臣,刚刚任命了一个“逆贼”。正在为自己的深明大义洋洋得意的时候,就立刻有人来泼他冷水。

    恰好这时,武裎冉又来求见。

    武原用脚趾头也能想到武裎冉来是在做什么的,肯定是为了万炜被截和的事。不过,万炜竟然是河内人士,那就是武裎冉的人,如果出了什么事,那也是武裎冉“失察”的原因,那就见见吧。武原从没有这么想见到武裎冉的时候,这个五皇子好像最近特别合他心意。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这边,武裎冉得到消息说魏和已经拿到了那些“证据”,她便重新返回宫内,算着时间去“求见”皇帝。

    武裎冉刚得到召见,进去。一大叠书本便扔在了他的脚下,头顶传来武原暴怒的声音,“这万炜是河内人吧?”

    “你好好看看,还有何话说。”

    武裎冉诚惶诚恐的从地上捡起一本,小心的翻阅起来。

    没出事之前,争着跟他抢人,出了事,又急着撇清关系。武裎冉心中知道,武原的打算。幸好,这也早在预料之中,

    她昨日去大牢就是与万意商量对策的,她的计谋尽管能够使万家父女脱险,可仍是留下了一些端倪。而见了万意之后,万意的打算更加令武裎冉吃惊。她们一拍即合,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武裎冉不动声色,看完后抬起头来,一脸蒙蔽,显然是毫不知情的样子,那双纯洁的大眼睛眨啊眨。

    这下,武原看了也不知说什么好了。

    武裎冉:“父皇,儿臣不知要说什么?”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49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