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61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61

    外面阿三找武裎冉已经找疯了,全府上下都找不到,话说王爷应该是收拾完了难民才不见的,阿三把眼光对准了万府,可是溜达了一圈还是没找到。也只有一个地方没搜了,可那是万意的闺房,他肯定是进不去的,就算能进去,她也不敢进啊,王爷知道后绝对后扒掉他一层皮,可就只有这一个地方了啊,这都中午了,再找不到王爷,那些官员们就要闯进王府了……

    于是,阿三紧紧的盯着万意的房门,就准备找出些蛛丝马迹。

    可还没等他发觉武裎冉的踪影来,就被万丘尼发现了,于是与他大战三百回合。就在这个期间,武裎冉成功躲避了所有人的视线出了万府。

    阿三一身伤痕的回到王府,却见武裎冉正闭着眼睛傻笑,“王爷,您怎么突然出现了?”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武裎冉睁开眼睛,一脸不悦,“本王一直都在这里。”

    武裎冉见阿三脸上竟然青了一块,大吃一惊,阿三可是府中除了她以外,武功最好的了,还有谁能伤的了他,“你这是怎么了?”

    “偷吃被人发现了?”

    阿三很无语,还不都是王爷害的,“是万家的那个黑泥鳅。”

    武裎冉瞪大了眼睛,不会吧,那个小子进步竟然如此神速。

    武裎冉刚到衙门处理了一会儿公务,就又不得不火急火燎的跑回了万家,她最近去万家比自己的王府还多。平常都是跳墙翻窗,今天突然走了正门还有些不太适应。嗯,正门的风景不如外墙的那颗大槐树啊。

    不过,今天是有急事啊。

    武裎冉风风火火直接闯到了万家的客厅,万意姗姗来迟,“王爷,您这死怎么了?这么急。”下人禀告河内王闯进来的时候,可吓了万意一跳,这还刚走没多久呢。

    “万意。”武裎冉刚喊了一句,见万意瞥了她一眼,自觉自己嗓门好像大了些,便降低了些声音,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是在发怒,“万意,富春街的擂台是怎么回事?”

    “现在正是多事之秋,你突然搞出这么大的声势……”也太任性了吧。还散出那么多钱财,这不是召人眼红,给自己惹麻烦。

    万意静静的听着武裎冉的抱怨,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还小小呷了一口品味儿。看来武裎冉得到消息还挺快的吗?

    怎么能不快,大早上的又是敲锣又是打鼓的,还在富春街那等权贵聚集区,一到中午竟然连擂台都给垒起来了,更可气的是围了一匹下民,这让那些权贵们怎么受得了,一早上开始找武裎冉抱怨了。不过,那时,武裎冉正在睡觉,没找着人。

    万意可不想跟武裎冉吵,并且她现在可全靠武裎冉支持呢。于是万意说道:“我正好想到一个救灾的好办法,你要不要听?”

    武裎冉:“什么办法,快说。”

    万意一转口,又说道:“你说那个擂台赛啊,那是……”

    武裎冉早就看透了万意的小把戏,不过她情愿上当,在正事方面,一个小小擂台算得了什么,于是她截住了万意:“先说正事,那个稍后再说。快说,你又什么办法?”

    万意笑了笑,武裎冉真上道。看她这样猴急的样子,那就直说吧,“你上次就说,即便把灾情告诉了朝廷,上面也发不来救助。我们离开的时候,也看到了上京那边正在大旱,自己的粮食都不够用,怎么会拿的出来多余的?”南涝北旱就是大曳现在的状态。

    “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就只能自救了。”

    武裎冉静静的等着万意说下去,还亲自给万意倒了一杯茶,趁着万意不注意,自己抿了一口。“现在我们最缺的就是钱粮,这么多难民,支撑不了几日。可河内真的没有粮食了吗,显然不是,不说粮仓里堆的那些陈年旧粮多的要生虫。”没个地方官府都有储备粮,就是为了预防灾情。

    “就说,士绅之家,也多有存量。河内的粮食可以说大部分都藏在富人之家,只要他们贡献出了一点就可以解决河内的危机了。”

    万意说的这些武裎冉也都心知肚明,就说前些日子她查抄了那个魏和的家,不说主宅了,就连一个偏远的庄子上,藏着的金银珠宝,以及粮食都够一个县的人吃上一个月了。

    可问题的关键是,这些人比狐狸还精明,她早已经派人征捐过一次了,各个哭爹喊娘的,才征了那么一丁点。

    万意看武裎冉皱眉,就知道,她一定是遇到难题了,于是万意说道:“所以嘛。这事还得你亲自出马才能办成,他们那些小官怎么对付得了那些老狐狸。”

    武裎冉:“原来,你是想我亲自去征粮?”

    万意笑道,“非也,我是想让你带着整个河内的大官去征粮。”

    “你带着人敲锣打鼓声势浩荡,要让整个城的人都知道,就先从布衣巷开始,一家一户亲自登门。”

    武裎冉迷惑了,布衣巷住的明明都是普通民众,怎么去那里征粮?

    在武裎冉迷惑的眼神下,万意继续说,“然后再去富春街的官员家,之后再去富户人家。”

    武裎冉:“为什么要去布衣巷,最后才是富人那里?”普通百姓生活已经十分不易,怎可与民争利。

    万意瞥了武裎冉一眼,“你想,你们每次都要富户拿钱拿粮,普通百姓看热闹,时间长了,人家也不是软包子,怎么任你们揉搓。既然出事了,就要大家一起扛,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钱少的少拿些,钱多的多拿些,唯有什么都不出,才让人气愤。”

    “连圣人都曾说过,‘不患寡而患不均’,而河内则是‘不怕掏钱就怕你什么都不出。’只有人人参与了,大家的关注才会多。你想了,连普通百姓都捐粮了,那些官员怎么会不捐,不怕吐沫星子被人淹死?你再想,你这一路走去,攀比也罢,羞愧也罢,那户户捐的肯定会越来越多,只比前人多些却不敢少了的。等到了富户捐粮的时候,肯定是已经被拉的很高了。再加上以前官员与富户勾结,只要送些钱财,就能少捐粮,那些大人们也睁只眼闭一只眼。”

    “可如今,连官员自己都捐了粮的,你这富户那么多粮,却捐那么少,那些官员心里难免不痛快。大家都不捐的时候,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可这个时候,会有无数捐过的人盯着他们,我们捐了你怎么能不捐?那些官员也只有看到别人捐的更多,比他们还要大出血,心里才会痛快。啊,那谁谁,比自己还倒霉,心里大概也就畅快了。”

    “这有了垫底的,总好过互相安慰。也便闹腾不起来了。”

    万意说的多了,有些口渴,便拿起桌上的茶盏一饮而尽。武裎冉本来正在想事情,越想越惊讶,这万意对人心的把握也太通透了,怪不得以前听人说这商人卖的便是一个“人心。”武裎冉正暗暗心惊,忽然见万意拿起她喝过的那杯茶水,便猛的咳嗽。

    咳嗽过后,紧紧盯着万意的红唇看。

    万意喝了那杯茶水,她刚刚也喝过。万意没有发现……

    “所以说啊,你走这两条街下来也够河内的存粮了,你可真是个聚财童子啊,不知道到时候该有多少人看见你就躲呢?那也是,王爷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你都亲自出马了,谁还不敢捐……多少是要给点的,况且,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呢?一想到他们不得不捐,肉疼的样子,我……”

    “武裎冉……”

    万意正说着说着,见武裎冉一动不动跟雕像似的,盯着自己看,叫了几声也没回答。

    “啊。”武裎冉回过神来,见万意已经不说了,正准备问起,你说到哪儿了,忽见万意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赶忙收回自己的视线,嘴里说道:“好啊,好啊,此计大妙。”说着的时候,又不自觉的瞥向万意。

    万意有些生气,“我好心好意给你出主意,你怎么还走神。”太不尊重人了吧。

    武裎冉:万意说话的嘴唇还沾着茶水,好滋润啊。

    肯定很软。

    武裎冉忽的起身,端起万意还没有喝完的茶水一饮而尽,“本王,这就去收粮了。”

    武裎冉急匆匆走了,比来的时候还匆忙。

    万意在后面喊道:“武裎冉,那是我的杯子。”

    不过,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万意自己站在那里,嘀咕:“还有,是征粮,不是收粮,收粮多难听啊,跟万|恶的地|主一样。你是土匪吗?”

    万意忽然意识到,她这个法子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她们家才是那个最大的富户啊。岂不是说,武裎冉一路走来,其实坑的是她自己。天啊,那她得捐多少啊。

    哎呀,万意气的直跺脚,怎么就把自己给忘了。

    现在去拦武裎冉还来得及吗。

    青芽气呼呼的跑了过来,“小姐,小姐。”

    “河内王,他又来做什么?”

    万意正在独自哀愁,“别闹,我正难受着呢?”

    青芽上前去,安慰道:“小姐,您受苦了。青芽都明白,青芽不问了。”她就知道,武裎冉来准没好事。以前还觉得河内王人还不错,现在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万意:“你怎么知道,我受苦了。”好委屈。自己下绊子把自己给绊倒了。

    青芽眼里蓄满了泪水。

    ☆、第60章 不叫的狗才咬人

    “小姐,马车备好了。”

    “嗯。”下人来报,马车备好了,万意便准备了一下上车了。本来准备让万丘尼的妹妹万冬儿跟在她身边的,可是那个小姑娘好像和谭大夫混在一起学医,不愿意离开。所以,万意便让她拜在了谭大夫门下学医去了。

    青芽刚刚又再一次泪奔而去,万意这才感觉到自己身边的侍女还是太少了,看来得再添几个了。青霜不错,可以考虑考虑。

    万意的马车刚到了富春街就走不动了,还是青牛亲自来将她接了过去。

    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人来观看,不过人越多越好。

    万意刚坐上青牛早先给她备好的位置,就听见一阵喝彩声,“说的好。”万青牛一看,便道:“小姐,我还要去主持呢,就先下去了。”

    万意点头示意他忙去吧。

    就看见台上,竟然是一位老农在与一青年学子辩论。

    那学子刚开了个头,道:“国家以农为本,农业乃国家根本……”就听见那老农呸了一口,“还以农为本呢,我们都快饿死完了,你们就是这样看重我们的,我老人家种了一辈子田,结果还给孙女买不起一个拨浪鼓,儿子干了一个月零工就买了两个……”

    “现在没饿死的几乎都是给人打工的,经商做小买卖的。人家商人怎么了,又没偷你们的额,抢你们的,不但自己能挣钱,还能让我们跟着挣钱养家。”

    “什么与民争利,与民争利的都是你们这些高门子弟。天天不种田,不下地,好不经商,就会到处游玩,连秧苗都分不清。”

    “我三儿子原来在一家瓷器场做的好好的,结果说什么就给征收官家了,回家种田也养不起这么多人,上山打猎就被大虫给吃了……”

    “做买卖有什么不好。活了这么大岁数,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读书人说的再好听,不如给一个铜板,一个铜板还能买半个个炊饼……”

    那书生被说的哑口无言,掩面而去,那老农便欣喜的去领了赏银。像这样的情况越来越多,大多是书生们上台挑衅,然后被商户,农民,三教九流的给说的还不了口,到了最后,竟然打起了骂仗。

    不过,骂赢了也给钱了。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61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