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64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64

    两人十分有默契的同时停了手。

    万丘尼:“我妹妹找我,回来再跟你一较高小。”

    万慕言:“哼,我等着,有种儿你就来。”

    万意:两头熊孩子,终于露出了熊熊的本色么?

    万慕言先去洗了手脚,又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才跟万意汇报道:“念儿,寨子里已经多了两条小船了,只是造船用的材料居多,一时补不齐全,火匠人已经停了工,让我来催催。”

    “还有,寨子里的人越来越多,住的地方都不够了,粮食也不多了,看这天相,说不定还会有暴雨将至,到时候……”

    万意也刚回到万府,刚解决完万家的事,又一直忙着救灾事宜,一下子捐出去那么多粮食,账本什么的都要重新核对,这才没有时间管翠金山的事。

    今日,万慕言亲自上门,她就知道一定是遇到了难题。

    另外运送物资上山也绝非易事,需要有船,有人,还要经过东城门,而且这么大的车队,一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和怀疑。这才是万意一直犹豫不决,烦恼的来源。

    万意也一直暗暗计算着翠金山的用度,知道拮据也就是这几天的事,也一直在想办法,没想到万慕言竟然亲自找上了门,看来是到了山穷水尽,势在必行的境况了。

    否则,收了那么多难民又不让人吃饱,不但不能得到感激,反而会造成仇怨。若是有人再将翠金山的事抖漏出去,那可就不妙了,这件事看来很棘手啊。

    万意叹口气,问道:寨子里还能再坚持几天?”

    万慕言想了想回到:“少则三天多则六七天。”

    万意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也累了吧,先下去吃点好吃的,再休息会儿。剩下的我来想办法。”

    救灾工作已经有条不紊的展开,万意知道若是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尽可能多送人出海,那就必须要在救灾结束前这段时间。各个地方官府衙门都将注意力放在救灾的时刻,也是管理最混乱的时刻。

    否则一旦恢复了秩序,再做那事,就非常显眼和容易发觉。再加上人口都已登记在案,忽然少了那么多交税的,更是难以隐瞒了。

    现在的来往大部队,不被人怀疑的,也就只有运粮车队了。

    万慕言走的时候,万意还在考虑,食指无意识的敲击着桌面,想了很久,突然才想起来武裎冉还在府里等着她,她怎么把她可忘了。

    于是,万意决定先把武裎冉给打发走吧。毕竟在她眼皮底下作案,她还是有些心虚的。

    武裎冉等了好久,不见万意回来,左等等不到,右等也不来。

    时间长了,不免有些无聊。于是想起了怀里的小本本,新出的珍藏本呢。反正那罪名已经落实了,不如再坐实好了,武裎冉一不做二不休,光明正大的拿出来翻看。

    不亏是万家的印书馆,竟然都变成多彩的了。不亏是有一枝大家啊,这线条,这神态,画的可真传神。

    不过,怎么这画上的人物,到处透着熟悉的感觉呢。

    好像那日在万家花船上见到的两人啊。

    不过也就是匆匆一瞥,据说后来她们跟了万意。

    武裎冉边看边想,忽然翻到了下一页,看了一眼,又迅速合上了,太劲爆了有木有!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啊,辣眼睛。简直神了,比上次在万意在小竹楼看到的还要劲爆。

    不愧是珍藏本。

    本王受教了。

    “武裎冉,你在看什么?”万意见武裎冉撅着屁股趴在桌上,一副认真又惶恐不安,还带着点想入非非的样子,就连她进门了都不知道。

    万意的声音吓了武裎冉一跳,武裎冉见到万意心脏砰砰直跳。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说道:“念儿,你知道曼妙馆那两姐妹吗?”

    万意点头,“当然知道了,曼香曼玉吗,前两天还刚见过。”

    武裎冉暗暗抽了一口气,声音都开始抖了,“那你知道,她们两个的事吗?”没想到万意身边就有这样的人,她们还如此奔放,那是不是说万意也全然不在乎。

    万意不明就里,她们两个能有什么事。自从隐下去后,就已经很少在人前出现了啊。

    武裎冉知道自己很期待万意的回答,她的心跳声越来越大,犹如疾行的春雷阵阵,震的她头晕眼花。

    “知道吧”。

    武裎冉听到万意回答。

    她暗暗压下心头的感动,道:“那念儿,你想不想试试?”

    万意更加糊涂了,武裎冉这是什么意思,她怎么越来越听不明白,这跟曼玉曼香两姐妹有什么关系。还试一试,试什么?怎么试?“试什么?怎么试?”

    武裎冉再也掩盖不了心中的激动,等万意回答之后,甚至话还没有说完,她一把将她拉进了怀里,俯身吻了下去。

    脑子里乱哄哄的想着:果然和想象中一样柔软,美好,不对,比想象更加美好。

    她喜欢吃甜食,却从未吃过如此美味的甜食。

    真甜啊。

    不够,还不够!

    多一点!再多一点!

    ☆、第62章 思慕卿卿念如狂

    有些惊慌,有些失措,不知不觉间,万意竟然也沉浸其中,有些痴迷了。

    “王爷,上京那边传来消息了。”门外阿三的声音忽的响起。

    惊醒了两人,万意猛地推开武裎冉,有些羞恼。武裎冉不自觉的舔了舔唇,暗道一声可惜。

    万意觉得自己一定是中了魔咒,否则怎么会任由武裎冉胡作非为,她羞愤的抢先夺门而出。

    门开的时候,差点撞上阿三。阿三见万意匆匆而出,正想打个招呼,却见万意的嘴唇更加艳丽,好像有些红肿,不经脑子便问道:“万姑娘,你的嘴唇怎么了?”

    万意瞪了阿三一眼,急匆匆走了。阿三有些莫名其妙。

    随后武裎冉也从屋内出了来,“王爷,万姑娘是怎么了?”刚问完这话的阿三,瞬间明悟了,王爷和万姑娘在一间屋里,万姑娘的嘴唇……

    阿三觉得他一定是做了和小五一样的蠢事,果然抬头便见武裎冉同万意一样一脸不悦的看着他。阿三默默的低下了头,喉结不自觉的滚动着。“王爷,上京那边传来消息。”

    “嗯。”武裎冉嗯了一声,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怎么身边竟养了一些没有眼色的,哪儿像万意身边全是人才啊。自己还是不如万意有眼光,不过也是,万意的眼光一向是极好的。

    武裎冉从阿三手上接过纸条,匆匆浏览过后,一脸惊色,竟然是叶荇之传来的消息,大皇子病重,二皇子流连佛寺一月有足,怎么会突然这样。

    这样一来,上京的局势变得很不妙啊。大皇子怎么突然就病了,难道是叶荇之捣得鬼?武裎冉随意摸了一下,却察觉出那纸条有些凹凸不平。便知这肯定是一封密信,真正的内容应该要沾过水才会显现出来。这是一种常用的密信形式,先将明矾溶解在水中,用它写信,纸干后便什么也看不见了,只有再次放进水里才会显示出原来的内容。

    武裎冉最后看了一眼那屋子,道:“回府吧。”

    半晚阿三替武裎冉来送东西给万意的时候,傻眼了,万意竟然用手帕蒙了面,只遮住了眼睛一下的半张脸,这是怎么回事?

    万意见阿三惊讶的眼神,也没有辩白什么。

    她只是实在忍受不了类似下面的问题,才决定以逸待劳,彻底解决后患而已,省的他们又问:“小姐,你嘴唇怎么了?”今天一下午,她已经听得够烦了。

    青芽:“小姐,你嘴巴怎么肿了?被虫子咬了吗?”

    万管家:“小姐,你这是吃辣椒了。”

    万慕言:“你嘴唇怎么了,不行一定得找大夫看看。”

    青山&青河&万丘尼等一众人。几乎每个见她的人都要问上一遍。

    万意见阿三托着一大大长长的木盘子,还用红绸布盖着。不经有些好奇,“这是什么?武裎冉送来的?”

    阿三表示这是王爷精心准备送给万姑娘的,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只是吩咐他亲自来送。

    万意心道:这个武裎冉知道做错事了,来讨好的。武裎冉打开盖着的红绸,竟然见里面是一块雪白的棉布,手中摸起来软软绵绵的,十分舒服。可是这个时空的大曳应该还没有棉花吧,她是从哪里弄得棉织布?

    “这是棉布?”

    阿三看了一眼,也有些惊讶,没想到王爷竟然还有如此家底。他以前毕竟曾在宫中任职,只见过一次,也不知道说的准不准。“如果,卑下猜的没错,这应该是“吉贝布”。

    “是一种高大的树,花败后的白絮织成的。”

    阿三这样一说,万意倒是知道这是什么了?应该是黎锦,也就是他口中的吉贝布,而那种高大的树则是木棉树,木棉花败后会结成白絮。

    那木棉花絮若想织成一匹布,既耗时又费力,一匹布价值千金,权贵争相抢购,后来听说有个皇帝怜惜百姓曾下令民间禁止再用木棉花织布。其实早在棉花传入中国之前,中国就已经有了棉织布的工艺。

    没想到这样珍贵的东西,武裎冉竟然会有。

    阿三见万意十分喜欢,便道:“王爷说了近来天气有些转凉,万姑娘该做些厚点的衣服了。这也是王爷压箱底的东西,也就仅有这一匹。王爷自己都舍不得用。”

    万意看了一眼阿三:你不是说不知道是什么呢?怎么这会儿介绍的如此清楚,生怕我不领武裎冉的情似的。

    阿三:我一定要在万姑娘面前多替王爷说好话,以弥补今日打扰了王爷好事的愧疚。

    否则,武裎冉绝对会一直记恨他的,他就会像小五一样脸上蒙着老管家的臭袜子静静的思考人生,据说小五只思考了半柱香的时间,到现在还吐着呢,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去。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64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