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73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 作者:佑耳果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73

    武裎冉听万意这么说,十分惊怒:“念儿,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万意毫不在意:“我洗澡的时候,都是青芽进来添的水啊。”

    武裎冉瞬间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原来她一直求而不得的,竟然已经早早被那一个“天真”的贴身丫鬟看过了吗,她奋斗了这么久竟然还不如一个丫鬟。

    万意看武裎冉暴怒的样子,似乎要提剑去杀了青芽,心中有些好笑,没想到武裎冉反应竟然如此巨大,忙道:“好了,好了,我帮你得了。”

    仗着有伤在身,武裎冉吃饭要万意喂,梳头也要万意帮忙,就差如厕也要万意帮着脱裤子了。

    并且还时不时的在青芽面前向万意撒娇求安慰。

    青芽现在看向武裎冉的眼神,有点像是看白痴一样,这都是武裎冉第几次对着她挑眉了,还总是趁着小姐不在,对她连连撇嘴。这人有病吧?

    据说那王伦王洛父子本想逃离河内,结果还没出河内就遇到了一小股流民,被抢了车马财物不说,两人也惨遭罹难。

    万意听后也不甚在意,她更关注的是:万炜终于要回来了。

    自黄信一事后,武裎冉彻底掌握了河内的兵马及政权。天气已经到了深秋,灾情也已经稳定,灾民们也陆陆续续的返回家乡。

    河内看起来萧条,却也蕴含着盎然的生机。颇有百废待兴之感。

    终于在一个午后,万意迎接了刚下船的万炜。

    他一路风霜,看起来清减了不少。万意刚见到万炜,便忍不住泪眼婆娑。

    万炜本来从船上醒来颇有微词,心里十分不爽,可是见自己身边的老人都跟着,万两金不住劝他,说是天下大乱,万意思父心切,万炜想到了万意,既然是女儿把他接回来的,再说路程都已经走了大半,现在再回去上京也没什么意思。

    到时候,免不了一顿责难,再连累了万意就不好了。

    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思也不再抱怨,竟一路上欣赏起沿途的风景来。

    只是见沿途百姓生活艰难,不免生出一股子“山河破碎风飘絮”之感。好似自那张离篡位后,大曳就走了下坡路,百姓生活一日不如一日,他虽不信鬼神,也不免感觉像是被人生生砍断了国运一般。

    又听百姓中传得邪乎,说什么,“河内之地,必有真王。仁德贤君,蒙尘明主。”听得万炜也是一愣一愣的,河内之地,不就是说的河内郡吗?难道是河内王意欲……想到这里,万炜变了脸色,自古那位置就凶险万分,最主要的是,河内王好像真的对念儿纠缠不清啊,这可怎么办?

    万炜下了船,见了万意,本来是一件十分高兴的事,父女重逢,简直是天大的喜悦。可等到看到旁边立着的河内王武裎冉,万炜就笑不出来了。

    武裎冉虽说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可是仍旧喜欢着男子装束,一来是这么久了穿习惯了,二来则是男子装束要比女子利落许多,穿起来方便。

    看着武裎冉,万炜睁大了双眼,河内王比以前白多了,只是,整个人看起来怪怪的。到底是怎么个怪法,他又说不出个究竟来。

    只是看到他与万意并排而立,两人打情骂俏,多有互动,其它人尽然减不改色,浑然不觉。他心中的蕴怒可想而知。

    万炜冷了脸的,道:“河内王,你堂堂儿郎……”正准备想说,不宜如此孟浪,却见众人都一脸奇怪的看向自己,万炜蒙圈了。

    万意有些尴尬的拉了拉万炜的衣袖,低声在他耳边说道,“爹,武裎冉是个女的。”

    万炜睁着两只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武裎冉,是……是个……女……的!

    他久不在河内,莫非也如那上山砍柴的樵夫一眼已过百年。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就比如这河内王突然就变成了女人。

    又比如说,堂堂河内王竟然堂而皇之的待在了万府,本以为为他接风之后,武裎冉就要离去,谁知道她竟然一路跟着跟到了家里,还没有离开。

    又比如说,他们家和武裎冉家竟然被开了个门洞,连在了一起。

    万炜忽而又想到民间流传的那四句话来,再结合武裎冉皇女的身份,这便是正统真王,准备问鼎天下啊。

    谁知道更劲爆的事还在后面,万意竟然告诉自己,她在海外寻了一个无人小岛,还接了两三万人上去,自家还有四条大海船,十几只小船。

    那翠金山山寨已然被她打造成了万家的秘密基地,来往海岛由此周转。

    还说,等明年开春,就带他出海去看一看。

    这么多信息一股脑的涌进来,万炜只觉得脑子都要裂开了,十分不真实。真是一惊还比一惊高,疲累至极,已然昏昏睡下。

    此后,武裎冉将河内打造的固若金汤,便紧守河内,不问外事。日日练兵,勤政爱民。外面她父皇与三皇兄闹的不可开交,她却偏安一隅。

    天气转凉,万意便穿上了当初武裎冉送来的棉布,虽然舒服,可却只有少许,着实令人遗憾。后来说起那白絮,武裎冉竟然说到,她见过长在地上的白絮。

    万意一想那不就是棉花嘛,若是有了棉花,那冬天可就好过多了,急忙问道在哪见过,武裎冉愣愣说道:“就在意园啊。”

    万意也是愣了下,没想到这么宝贝的东西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她却全然没有发现。那倒也是,当初万炜为了建造意园,可是便寻天下奇花异草,想必那棉花也是无意中被收到了意园。

    万意对这事比较重视,立刻巡视了意园,没想到还真又让她发现不少宝贝。

    这个冬天,万炜身体有些不好,万意便把火炕也搬进了这个时代,整个冬天都变得暖洋洋的。以前万意因着前世的惨痛经历,轻易不肯将那些穿越时代的发明创造展现出来,总是小打小闹。有句话说的好,穿越时代半步是天才,一步则是疯子。她可不想被当做妖魔绑在架子上烧死。

    不过,如今生活肆意,家庭团圆,又有武裎冉如此给力的靠山。

    她也有了底气,一时之间,活字印刷书,猪毛牙刷什么的也相继问世,除了蔬菜大棚,她实在是搞不出来,一般那些小零小碎的东西对她来说还是十分容易的。可这也足够世人惊叹的了。

    万家的生意越做越大,河内的百姓也有了许多营生,跟着沾光。

    在大曳一片风雨飘摇中,河内竟然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

    这个冬天就这么慢慢吞吞不疾不徐的过去了……

    春天万物复苏,人也精神了许多,这样舒心的日子极易使人心生倦怠,本来以为日子会一直这么慢慢腾腾的过着。

    万意却见武裎冉越来越心不在焉,好似愁容满面。

    万意终于看不下去,“武裎冉,你最近怎么总是新婚不宁?”

    武裎冉吸了一口气,道:“念儿,我知道你喜欢这样安静的日子,可是我毕竟是皇女,怎么能够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安稳度日,却看大曳百姓生死飘零。我心有愧啊。”

    “昨日传来消息,武原病故,将皇位匆忙传位给大皇子。众人都说武原是被三皇子他气死的,武原一死,三皇子也领着部下远走万里,蛮夷之地,表明永不回大曳。”

    万意想了想,武裎冉自小受到的教育与她不一般,大曳对武裎冉来说就是大业,因为皇女的身份她比谁都更有责任。况且,当初元太妃救下她,也就是为了等她复兴大曳的那一天,这是她自小就受到的教育,已经成为了她的信仰。

    “况且,此时又恰逢元国来犯。”万意这话一说出口。

    武裎冉瞪大了眼睛,“念儿,你都知道?”

    万意无语的白了她一眼,“我们万家做生意,最要紧的便是消息灵通。不要忘了重金叔可还在上京主持商社……”

    武裎冉在乎万意,万意自然也在乎她,同样的她也希望武裎冉能够开心快乐。

    “你年前便传出消息,河内之地,必有真王。若不是河内商社各种商人买东买西,遍布天下,消息怎么会传的那么快。”

    “你日日练兵,勤耕不辍。我又怎么不知你心意,否则万丘尼也不会被我赶出府去,从了军。”

    此时,武裎冉已经是说不出话来了。

    万意最后沉吟道:“元太妃还在等你去接她回来,莫要让她寒心。”

    武裎冉最后也只抱着万意痛哭不已,“念儿……”

    “念儿……”

    除了这一句话,却说不出其它话来。

    武裎冉一直待在河内一方面是为了休养生息,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积蓄力量,更多的则是,她知道万意根本不在乎大曳帝位什么的,否则她也不会千辛万苦的要在海外建立基业。不就是为了有一天大曳乱起来的时候,远盾海外,继续过着自己安稳简单的日子。

    所以,她顾着万意也不敢出兵,只想着她能开心。

    可是,想到大曳,想到元太妃,却也不能无动于衷,只好日日练兵,消减烦忧……

    直到,武原死去,二皇子出家为僧,大皇子虽继位,可却蝉联病榻,日不久已……元国又虎视眈眈……

    大曳危在旦夕,身为大曳皇女,怎能坐视不管?

    万意道:“你放心在外征战,我会在后方支持你。”

    仅仅一句话,便令武裎冉泣不成声。

    两次送武裎冉上战场,这次却要安心的多。

    ☆、第70章 喜结良缘度余生

    武裎冉一路领兵而来,没想到竟然十分顺利,简直是顺利过了头,有些令她不可置信。虽说这其中不乏有百姓的支持爱戴与后方充足的粮草供应。可,为何大皇子却无动于衷,任她任意施为?

    按理说,大皇子好不容易坐上了皇位,不是应该视之为禁脔,可为何不见他出面阻止自己。

    武裎冉兵临上京城下的时候,却见城门大开,百姓夹道而来,俱是欢迎她的。

    进了城,武裎冉才知道了真相,原来大皇子也死了。上京群龙无首,因此她才能如此顺利。

    等进到那鎏金宝殿,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

    意难宠gl_分节阅读_73

- 书包文 https://www.shubaowen.com